河北景縣大法弟子孫連營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4日】河北景縣孫連營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大法,屢遭邪惡之徒迫害,幾年來,被邪惡之徒非法罰款八萬餘元,孫連營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三年,他妹妹孫連平被非法勞教二年,三弟連君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他二弟連峰被迫扔下兩個十來歲的孩子流離在外。他的父母孫書田、湯書芬被惡人非法抄家、勒索、侮辱、被逼迫說假話。以下是孫連營一家遭受迫害的遭遇。

* 苦難家庭緣結大法 得新生

孫連營,河北景縣人,1958年生。父親孫書田,母親湯書芬,孫連營是家中長子,下有三個弟弟,依次為:連峰、連君、連才,還有一個妹妹名叫連平。因孫連營母親身體不好,患有氣管炎、肺心病,有病做不了飯,孫連營八歲時,就學會了用鐵爐子、拉風箱做飯。而他又在11歲時得了急性腸胃炎,留下了後遺症,天天吃藥,苦不堪言。後來他父親孫書田又因胃穿孔做手術,結果留下了腸粘連的後遺症,每年要犯個十次八次的,犯病時,上下不通,嘔吐,肚子脹的像鼓一樣。其二弟孫連峰9歲時就患有心臟病、氣管炎、鼻炎,又伴有胃痛、風濕、經常感冒,上中學時一病不起,因而退學。孫連營32歲時患高血壓,四處求治無效,病情日重,只能靠吃藥維持。孫連營的妻子在生孩子時發高燒,通過搶救和用冰塊冰,總算活了下來,但從此以後手腳不管冬夏都是涼的。這一家人幾乎都生活在病痛當中,苦捱歲月。

1998年,孫連營的妻子下班回家後說心裏難受,頭暈,到醫院一檢查說是高血壓。這使她本來就不好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一家子病人,這可怎麼活啊?!就在這時,一個朋友給他妻子送來了一本《轉法輪》,告訴他們說:這書挺好的,讓他們好好看一看。孫連營的妻子原來練過好幾種氣功,都沒起甚麼作用,這次是照樣不相信。這樣,這本書在他們家放了一個月之久。一天,孫連營無意中拿起了這本《轉法輪》。孫連營看完後對妻子說,看看吧!這本書講得真好,和其它氣功書不一樣。就這樣,他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煉的大門。當他們一走進煉功場就有一種舒服感,煉了幾天,他妻子的高血壓就一天比一天輕。他們兩口子的病很快好了,身體一身輕,從此知道了無病的滋味。

於是他們把這高德大法傳給了家裏人,一家十幾口都走入了修煉中。不久,他母親的氣管炎、肺心病、他父親的腸粘連、他二弟的高血壓都好了。特別是他的一個姪女,先天性心臟病,也慢慢好了,這是他們連做夢都想不到的。從此他們一家沐浴在法光中。

* 大哥孫連營說聲「煉」 被非法勞教三年

1999年7.20,江氏邪集團發動了對大法的無理打壓,孫連營和功友一起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但信訪局戒備森嚴,進不去。孫連營回家幾天後,被景縣公安局政保股警察趙明廣拘留了7天,罰款1000元,並被逼寫了所謂「保證書」。

1999年10月27日,孫連營又趕往北京。這時孫連營的十四歲的兒子給他打電話,說也要去北京證實法,孫連營就回來了。幾天後,景縣公安局警察趙明廣再次拘留他一個月,警察逼孫連營寫「保證」,他不寫,邪惡就威逼著他的親家替他寫了一個,又罰款5000元。

2000年12月28日,孫連營第三次進京,在離廣場很遠處就被便衣攔截,讓他罵師父、罵大法。他不罵。警察對他連打帶推,推上警車拉往車站派出所。後景縣駐京辦事處的劉學悟把他拉回景縣北留智鄉政府。

在北留智鄉鄉黨委書記周瑞興、鄉長王萬紅的指示下,鄉派出所所長劉明春帶領喝的醉醺醺的十幾個打手,在孫連營剛一下車的時候就像瘋狗一樣朝他撲來,有的用木板、有的用拳頭、還有的脫下了皮鞋,朝孫連營劈頭蓋臉的打下來。孫連營的頭被打破了好幾處,高一塊、低一塊,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惡人用拳頭捶他的雙眼,當時他的兩眼發紫,就像瞎了一樣;鼻子被打破,流了好多血;寒冬臘月,惡徒用凍成一個的墩布在他臉上來回拖,拖完後他們就哈哈大笑。惡徒還逼他蹲馬步,兩腿彎曲,兩臂向前伸直,放上三塊磚,磚掉了就打。

就這樣連續折磨了好幾個小時。孫連營眼也看不清東西了,頭腦也不清楚了,只有一口氣支撐著。天快亮時,他們把孫連營用繩子捆起來,叫他站在暖氣管邊上,又捆在暖氣管上。這時他站不住了,他們就鬆了鬆繩子,叫他坐在了床邊上。不知甚麼時候,有人把暖氣的排氣閥打開了,孫連營的棉褲都濕透了。

第二天下午,鄉黨委書記周瑞興問他還煉不煉,孫連營說「煉」,後被非法判三年勞教,在勞教所遭受到殘酷折磨。

* 大弟孫連峰被迫流離失所

大弟孫連峰1999年10月去北京為法輪功鳴不平,還沒等找到信訪局,半夜在旅館裏被警察綁架進北京市郊看守所。當時天氣已經很冷,外面下著小雪,裏面的刑事犯脫光孫連峰衣服,往他身上澆了半個小時的涼水。幾天後,孫連峰被景縣警察關入縣看守所。

在這期間,縣公安局政保股趙明廣等人到他家非法抄家,鄉里以葉書記為首、包括王永玲、左貴玲、蘇鳳起、王紅亮、段永福等人也經常上門騷擾、恐嚇,晚上爬上牆頭大喊大叫,把他70多歲的岳父、岳母嚇得全身發抖。鄉書記周瑞星、鄉長王萬紅還敲詐他家三千元錢,由村支書林芝元經手交給葛志強。連峰的妻子鐘進文被葉書記強行要走身份證,並被勒索200元錢。孫連峰被非法拘留一個多月後,公安局政保股通知他的家人帶3000元錢現金去公安局領人。家人各處借錢,湊了三千元交給了政保股,由政保股打了一張白條,孫連峰才被放回家。

2000年春,孫連峰寫了封信,想交給人大代表,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公安知道了這件事,由村支書林芝元和鄉政府人員趙陽明、蘇鳳起等人,從地裏把他綁架到鄉政府,被綁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晚八點左右,兩個三十多歲的鄉政府惡人提著棍子從外面氣勢洶洶的走進來,進屋就對他拳打腳踢,並且說:是你壞了我們的好事,耽誤我們在賓館泡小姐,今天要好好治治你。9點左右,孫連峰被弄到了另一間屋,屋裏有十來個惡狠狠的小伙子,為首的是副鄉長趙陽明。剛進屋,有的罵他,有的用拳頭打他,後來又把他拉出去,捆在外面一棵大樹上。趙陽明對他說: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這時進來一位正直的人,質問他們:你們想幹甚麼!那幾個惡人一起攻擊他,說:你敢為法輪功說話,還想上班嗎?一會兒就把他趕走了。第二天,孫連峰被關入看守所,七天後勒索家人要了1000元錢。

後來,公安局、派出所及鄉政府的不法人員經常上門騷擾,強迫孫連峰寫「保證書」,不寫就把人強行帶走。2000年11月底的一天,鄉政府的蘇鳳起、馮玉良來到孫連峰家,要他交100元的現金,否則就抓人。他只好借了100元給他們,沒有任何收據。當時村長王登海在場。但第二天凌晨四點多,村支書林芝元帶領鄉派出所的趙振平和鄉政府的馬鄉長、蘇鳳起等人強行闖入了孫連峰和四弟孫連才的家,二話不說,就把人帶走。孫連才因牙齒腫痛已好幾天沒吃飯了,還在輸液治療。惡人把連才強行關了四天一直沒能吃飯,直到他口吐白沫才把人放了。

當地不法人員及惡警察經常突然闖進家門進行騷擾,有時跳牆闖進孫連峰家,一次惡警把正在睡覺的孫連峰的女兒的被子掀起來,把屋裏搜了個遍。孫連峰被迫流離失所。

* 二弟孫連君說真話 被判勞教三年半

1999年7月後,二弟孫連君租了一輛車去北京上訪,但車被警察劫持,他就步行走小路去了北京。

孫連君在1999年11月進京向領導人反映情況,被非法抓捕後送回當地看守所迫害。遭惡警指使幾個犯人對他拳打腳踢。景縣看守所所長於學光令給他雙腳戴上加重腳鐐40天左右。與此同時,景縣北留智鄉書記周瑞興、鄉長王萬紅又向他70多歲的父母敲詐勒索了3000元人民幣。

在看守所,景縣法院院長張海燕威脅孫連君,放棄修煉就可以回家,不然就判刑。孫連君說:「我只是想向政府說一句真心話,我不想欺騙政府,更不想欺騙自己的良心。」張海燕非法判孫連君三年零六個月徒刑。孫連君被關到衡水市監獄,一個月後,又轉到豐南監獄四支隊一中隊迫害。遭獄警教唆四名犯人黑白24小時監控,逼寫「五書」、幹最累的活,並在精神上折磨他,逼迫他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

* 妹妹孫連平遭酷刑折磨 一度昏死

孫連平於2000年12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挨了一頓打,被關到北京朝陽區梨園派出所,由惡警趙振江非法審訊一晚上,後被拉回景縣北留智鄉政府。鄉書記周瑞興問她還煉不煉,她說「煉,這麼好的功法怎能不煉,這是我的信仰自由,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我說句公道話,這是我的權利。你們執法犯法,打人就是犯法的。」

於是孫連平被弄到景縣公安局610,給她扣了一個所謂「擾亂社會秩序罪」,非法拘留45天。這次迫害的參與者有縣公安局局長楊文樁,還有惡警張華勝、李貴生、房春生、趙明廣、劉志軍等。40多天後,孫連平在沒有勞教決定書、沒有簽字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送往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此次迫害的參與者有楊文樁與公安局政保股股長趙明廣。

在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孫連平因拒寫「保證書」受到非人的迫害。一次孫連平遭惡警拳打腳踢,膠皮棍打,孫連平的頭部被打了一個包,手腫的和饅頭一樣,肉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暈死過去兩次,之後孫連平心動過速,不能行走。這時惡警李平逼孫連平自己從三樓到一樓,不讓別人攙扶。當時一個勞教犯心痛的說:李隊長,她不能走,我把她送下去吧」。李堅決不同意。普通犯人見此都流了淚。此次打得孫連平半個多月生活不能自理。

2001年4月24日,孫連平被送到一大隊進行洗腦「轉化」,每天早訓練,練體操,走正步,看誣蔑大法的錄像,不去軍訓就吊銬。6月份又送五大隊洗腦「轉化」,惡警不讓孫連平睡覺達十多天之久,熬得她心率過快,惡警強行給她灌藥,十多個人把孫連平捆在椅子上,惡警李彬用吃飯勺子撬牙齒,把牙都撬鬆散,口腔出血,盧紅國用力擰她的大腿根,擰得都是紫的,並讓勞教犯捏鼻子。灌完後又把孫連平十字吊銬在兩張床鋪上。黑白不讓睡覺,強逼她寫保證書。打瞌睡就用水澆、用棍子打,黑白有人看著。惡警李彬說:不寫就電你。同時,惡警馬××、李彬、齊紅紅、盧紅國與犯人一起上,按著她的手讓她寫,她都拒絕了。因多日的酷刑折磨,她暈死過去,惡警們就強行灌藥。惡警盧紅國還把孫連平家裏郵去的東西給扣下(價值300多元)。

2001年12月25日,惡警把孫連平關到三大隊,不讓睡覺達5天多,因孫連平心率不齊,呼吸困難,才不得不停止。迫害者是高清文、王彥、劉志芬、王玉亮、楊××等。2002年又調往五大隊,由盧紅國、高清文等惡警指使猶大迫害了她十多天。

* 三弟孫連才遭毒打致昏 老人湯書芬被迫說假話

1999年10月,孫連營的母親湯書芬、三弟孫連才、妹妹孫連平被村中不法人員劫持到鄉政府,戴上手銬,不給飯吃,老人湯書芬身體支撐不住了,倒在了地上,渾身發冷,牙齒緊閉,身體蜷縮成了一個團。不法人員怕承擔責任,才把她送回家。

孫連才、孫連平在那裏每天都受盡煎熬,吊銬、罰站、蹲馬步、坐飛機、跪立磚、不讓睡覺、不讓吃飽。晚上,鄉長王萬紅讓惡人高朋、馮永勝、趙雲海等人打孫連才,王萬紅在自己的宿舍門口看著。高朋用口杯紮孫連才腳脖子上的大動脈,把口杯都扎碎了,疼得孫連才幾乎暈過去。這時他們問孫連才還煉不煉,孫連才說「煉」,他們氣急敗壞的打個不停,讓他蹲馬步、下跪。馮永勝穿著大皮鞋踢孫連才的下嘴巴,全身部位打了一個遍,把他妹妹孫連平吊銬著看哥哥挨打,同時他們也打孫連平。他們看孫連才不屈服,又把他弄到大院子裏去打,三個人最後把孫連才打得暈死過去,直到天亮才緩了過來。

晚上,書記周瑞興又叫了蘇鳳起、王勇等十多個打手,圍成一圈,對孫連才拳打腳踢,用拳頭打破孫連才的鼻子,流了半碗血。到了第二天,又把孫連才吊到集貿市場的電線桿上呆了一天。晚上,由十幾個打手打了不知多少次。惡人蘇鳳起讓孫連平給周瑞興下跪。孫連平義正詞嚴的說:「我沒違法,我在做好人。做一個以真、善、忍為標準的人有甚麼錯嗎?」惡人接著打,打了好幾個小時。

時隔幾日,周瑞興給景縣廣播電視局打電話,來兩名記者給孫家錄像,逼迫湯書芬說誣蔑大法的話,說這樣她兒子和女兒就可以回家了,孫書田也被迫上電視說了一些大法不好的話。這些惡人們還逼著孫家請客,被「請」者是周瑞興、林芝元、孫書江等,花了300多塊錢。惡人們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在孫家搜走了一些大法書籍和一套師父的講法錄音。其後,北留智鄉的四、五個惡人在左貴玲的帶領下,在一天夜裏非法闖入孫家,敲詐現金500元,由左貴玲簽字打了一個白條。

此次迫害的參與者有鄉書記周瑞興(現已調到河北故城縣宣傳部)、鄉長王萬紅(現已調到景縣審計局)、葉書記、張書記、蘇鳳起、副鄉長王勇、馮永勝(景縣廟鎮四里屯人)、王榮玲(女)、派出所所長劉明春(現已調到廟鎮南汽車收費站)、指導員趙振平(現已調到景縣安陵鄉派出所當所長)、劉明、高朋(20多歲,現在北留智鄉上班)、徐佔玲等。

在邪惡非法迫害的幾年中,孫連營一家被非法罰款八萬餘元,孫連營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三年,他妹妹孫連平被非法勞教二年,三弟連君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他二弟連峰被迫扔下兩個十來歲的孩子流離在外。父母孫書田、湯書芬被惡人非法抄家、勒索、侮辱、被逼迫說假話。

在此提請廣大世人,認清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不要再受謊言的欺騙,退出與中共惡黨有關的一切組織,恢復我中華民族善良的本性,摒棄惡黨,選擇良善,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