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惡黨強加的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31日】最近,一位老年同修再次被惡警騷擾。惡警問她還煉不煉,她另闢話題,闡述大法的美好:「你們問我這個問題多少次了,法輪功真的是太好了……」她並沒有針對邪惡的提問,因為說煉也是在邪惡的迫害中給予了答覆,也是一種對迫害的承認,承認了它的問題,還是沒有走出它的圈子。如果單單是邪惡本身就是立掌清除它,不用理它都可以,但是大法弟子慈悲於人,對人還是要給機會,包括惡警,要告訴他真相。做到這一點需要從宏觀上看、從大法法理中看問題,不陷於邪惡給畫的圈圈裏,因為我們連舊勢力的本身都不承認。

最近,我們在安裝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的接收設備的過程中,有的同修顧慮心很強,總怕惡黨說「違法」,其實是自己思想被邪惡干擾,沒有用正念認識和對待。實際上這是對惡黨強加的「違法」的默認。帶著自己的怕心向周圍常人去推廣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效果當然就不會好。這樣的同修可能還不少,也就直接影響了對新唐人電視台的推廣。對推廣新唐人節目的必要性認識不清已經造成一個大的障礙了,在此提醒同修正念認識。

從人的角度來說,惡黨的法律裏也有人的知情權,接收衛星的「耳朵鍋蓋」就像是我的一個大耳朵,想多聽點更多的信息,有何不可?你有甚麼權力把我的耳朵割掉?

從宇宙中來看,甚麼合法?甚麼是違法?大法造就了宇宙和宇宙中所有生命,是各個層次的法的根本,是所有生命的維繫和根本。因為「每一層生命都是宇宙大法給開創的,宇宙中的每一個世界、每一個神的世界、佛的世界、每一層宇宙、每一層天體都是這大法給開創的。他不涵蓋了一切嗎?」(《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所以說,所有破壞大法的思維和行為都是逆天叛道的。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就得從宇宙的角度來看,不能完全從常人社會的角度看,更不能用惡黨的思維去看,所以,正確的認識是:所有弘揚法的東西、證實法的東西,都是最合法的,是給生命帶來光明和希望的。同樣,所有惡黨的東西,都是破壞宇宙法的,都是教導人犯罪的(有的是變相的,有的是為了粉飾,最終實質是讓人成為魔教徒、背離善良本性)。

完全可以這樣說:所有的惡黨媒體都是違法的。就目前來看,中共的所有電視、電台、報紙都淪為違法、犯罪者的工具,是構成惡黨犯罪系統的一部份,而且,其中很多常人(生命)也都被動或主動的,自覺不自覺的成為了罪犯;包括公檢法司,都是惡黨的行惡工具,甚至可以說更是參與犯罪、製造人間悲劇、殺人害命的邪惡黑幫機構,他們決無合法可言。

再延伸一下認識,惡黨所有的書都是違背宇宙大法的、都是神不允許的,都應該是禁書;惡黨所有的言論都是有罪的;惡黨及其它所屬組織都是犯罪集團,惡黨所有的規定都是罪惡的證據。

而成就宇宙萬物眾生的大法是神聖的,大法的所有書都不僅僅是最合法的,而且是一切生命所必須遵從的,因為他是最高神的慈悲意旨。

我所在的單位是惡黨的關鍵部門,我曾經有一種自己有負於這個單位的感覺,尤其是到了本單位的關鍵的一個部門,幾十年惡黨「偉光正」的宣傳在頭腦裏的烙印被邪惡加強,甚至有一種負罪感。我知道這不是自己,否定它,但是收效不明顯,拖了一兩年的時間。最近一次反映比較強烈,我很困惑為甚麼不能去除這個念頭。正在此時,邪惡不讓我再去某個關鍵部門了。我知道自己這個問題拖的時間太長了,回家後我靜心思考突然認識到:我是這裏最正的,我是最有資格在這裏的。從大法上看問題,我是這裏的主體,你們都是我的附屬,都應該隨我一起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更不能參與迫害大法,我是你們還有機會保住生命能夠永遠的希望。我不屬於你們「人」這個圈子裏的,我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在此小住幾日的福音傳播信使,上班只是留在這裏的一個形式(做好工作也是維護人的一層法理),我並不在這個人的「單位」其中。

另外我還悟到:我們接觸到的能認同「真、善、忍」的常人,將來才是這個新宇宙中的生命,才是能成為真正人的生命狀態,而那些不能認同大法的生命是不在人的狀態中的,而且是不在宇宙中的生命狀態,只是師父慈悲、大法慈悲,給了這樣的生命一次又一次機會,行不行就看他們自己了(當然有我們證實法的修煉因素)。

提高認識後,我的心境非常高遠。第二天,利用這次邪惡迫害,我向單位的「頭」全面講了真相。

我們不在其中,不在人中論證對與錯,更不能受邪惡干擾影響了正念,而是在最正的法理中,在大法的標準中看正邪,識別合法與非法等等問題,就不會陷於其中,從而能徹底否定邪惡的舊勢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