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0日】最近發現了自己和周圍同修的一些對舊勢力的潛意識的默認現象,以下僅舉幾例:

1、有同修多次遭受邪惡迫害,正念闖出後,言談中經常出現不同程度的承認舊勢力的傾向;並且不太注重學法和向內修、做事心表現的比較重,自己還認識不到這些法理上不清晰的地方、同修之間的切磋也很難讓他改變對舊勢力無可奈何和默認的觀念。其他同修看到後非常擔心,怕他這樣長期下去被邪惡鑽空子。花了很多心思在他身上,比如和他一起學法、只要有機會就和他切磋相關問題。

後來終於意識到,這裏面存在兩方面的思想誤區:

一、對舊勢力的承認:大家花這麼多心思,目地就是避免A同修再被迫害,這本身就是對舊勢力的承認,在承認迫害中去避免迫害。

二、沒有把大家看作一個整體

因為大家是這樣想的:漏在他身上,那麼邪惡就必然會鑽這個空子,要想避免,只能是讓他通過學法、正悟、歸正認識從而把漏堵上。這種認識,還是沒把大家看成一個整體,如果真悟到了我們是整體,對任何一個人的迫害都是對整體的迫害、對整體正法力量的削弱。我們這個整體從認識上就不應該默認邪惡在任何一處、任何一個粒子那裏鑽空子的可能。

師父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那麼我們這個整體也同樣應該徹底否定,不承認舊勢力在其中任何一個粒子身上的邪惡安排。不允許一個粒子有問題就鑽我們整體的空子,因為對一個粒子的迫害就是對整體的迫害。我們有圓容補充的機制,整體向內找、看到彼此的不足互相指出、幫助歸正,這些都是修煉的本份,而不是為了避免被迫害。哪怕同修本人有法理上認識不足的問題,也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和理由,邪惡在正法中不該有任何位置,我們對它們的存在如果有不自覺的默認,就等於是在求了。在《轉法輪》的「附體」一節中師父說:「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這個,追求那個,肯定會招來麻煩的。」

2、有同修談到自己的經歷:曾經做過一件證實法的事,做之前就想:「即使被邪惡抓進去,我也得把真相告訴大家」,結果就被抓進去了。後來自己明白了,這個「即使」就是在承認。

3、有同修多次正念脫險、沒被邪惡綁架,但後來別人勸其應該注意安全、採取些措施,這位同修因為覺得「做這麼多的事早晚得進去」而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後來真的被綁架了。才明白自己最大的漏就是對迫害的承認。

4、有同修的丈夫(也是大法弟子)被邪惡綁架了,這位同修一直在發正念、營救,雖然法理上明白應該徹底否定邪惡的安排,但心裏還是有點沒底:一方面覺的丈夫的修煉狀態不太好,不知道他本人能做到甚麼成度,另一方面覺的邪惡從家裏搜走了很多東西,從常理判斷邪惡也不會輕易罷手的。

其實,因為覺的同修本人狀態不好就擔心結果如何如何,還是在承認有漏邪惡就該鑽空子。另外,擔心搜走的東西多、邪惡不會輕易罷手的所謂「常理」,也不是正法理,「常理」就是「常人的理」、「常人社會這一層面的理」。事實上,每次大法弟子正念顯神威都不是遵循「常理」的,而是打破常規的。只要我們法理清、否定的徹底、正念足,那些就都是假相、甚麼都會化解。

明慧上曾有一篇文章提到,一個老年大法弟子的女兒被非法勞教了,這位同修特意搬到勞教所所在的另一個城市,每天近距離給女兒發正念、並念法給女兒聽,大概半年之後,已經邪悟了的女兒在這位同修的正念下提前出來了。這就充份證明了即便同修本人存在問題或法理不清,也阻擋不了大法弟子在正的認識下正念營救、破除邪惡安排的效果。

5、有位同修的親人(大法弟子)被綁架了,很多常人親友詢問為甚麼被抓。這位同修就告訴常人是因為親人做了一件證實法的事被抓的。

後來這位同修認識到對常人這樣解釋,在某種成度上還是在默認邪惡綁架人的藉口、默認做了證實法的事就得被抓的邪惡之徒的理,是我們自己承認迫害的一種表現。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這些所謂「理由」都是不應該被認可的、應該徹底否定的。

認識到這一點之後,這位同修就這樣回答常人:不法警察抓大法弟子從來不講理、所做的一切也從來沒有道理,修煉真善忍沒有錯,信仰自由是憲法上明白寫著的公民權利,這一切本來就是合法的,它們抓人才是非法的,你想知道它們抓人的藉口嗎?甚麼藉口不都是不講理嗎?就是因為它們自己也知道理虧、所以它們做這些事也都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見不得人、怕曝光的。這樣的回答,一方面把最正的認識講給了常人,另一方面自己也在回答中更強化了自己的正的認識。如果我們都能時刻這樣想、這樣說,就是在形成最正的場。

個人體悟,不當指出請同修補充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