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9日】師父講:「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幾年經歷的事實在太多了,我終於從膽小怕事到能給眾多的人講真相了,真是判若兩人。這巨大的變化,無疑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大法威力的展現。回憶這段歷程,使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越來越堅定。

2003年4月份,正在家幹活,派出所的四、五個人進屋搜查,搜出了噴漆用的底版,問是從哪兒來的?我說是一個不知道名的同修給的。他們把我從屋裏拽出來拖到車上,拉到派出所。他們邪惡的罵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又要用手銬銬我,我對他們說:「去銬壞人吧!」他們就沒銬,我一直發正念,中午就放回家了。

2003年11月份的一天早晨6點左右,五、六個自稱常村鄉政府的人闖入我家,說是要辦所謂的「學習班」,讓我去參加。我知道邪惡在騙人。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態。我要走到哪兒就把真相講到哪兒。我跟他們上了車,來到鄉政府。接著又來了一輛車,下來一名同修,身上都是土。我問她咋回事?她說:清早正在給小孩穿衣服,鄉里的幾個人不由分說拽著我的頭髮拖在地上上了車,拖了一身土。進了屋,有人問法輪功是咋煉的?我就講大法的美好與盤腿打坐的姿勢。此時一惡人過來氣急敗壞的說:「把她拖下來打她!」我被關進一個很髒很臭的屋子裏。半小時後送到百泉洗腦班。

洗腦班裏已非法關押了幾個同修。一個管教把我叫出來說:「你又來了,真是頑固不化。」還有一個自稱大學畢業的人說:多少功你不能煉,為甚麼非煉這個功?」我說:「這個功好,我就煉這個功。」他重複我的話說,你就煉這個功。「我就煉這個,因為這個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他說,你這是和政府做對。我說:「我又不偷不搶,咋和政府做對了?你可能沒見過「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標語,是江澤民錯了。」他一聽一瞪眼,指著我說:「槍斃你。」我說:「槍斃的不是我,你說了不算。」他們還接連不斷放攻擊大法的光盤,用各種手段欺騙和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正念。同修們一邊互相鼓勵,集體背法,發正念,絕食抗議,一邊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並良言相勸,展現大法的美好,展現大法弟子的良好風貌,使其中許多人轉變了對大法的不好的看法,同修抓住機會把攻擊大法的光盤扔了。

有一同修悟到我們該闖出去做我們該做的事。於是大清早,管教還在睡,我們便喊醒他說我們要上廁所,惡警罵罵咧咧的終於同意了。以往上廁所他們總是跟著,這一次開門後他們又躺下睡了。我們倆便通過廁所矮牆,又攀到高牆上,騎著牆往前有尺把遠,到了臨街的牆上跳下來。同修想到「真瘋」裏老太太,兩米多高的牆,一翻就過去了。她落到地上就跑。我想的是有師在有法在,放下生死就能順利下來。落到地上,坐到那兒,往上一看三米多高的牆,六天時間幾乎沒吃沒喝,在常人看來簡直不可想像。我倆一起跑上了山。聽到山下警笛在鳴叫,巡警車又巡山。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躲過了邪惡的追捕。

此時家中的同修鼓勵同修家屬向邪惡要人。就這樣洗腦班沒辦到底就解體了。

2004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10點左右,聽到有人敲門,我從屋裏出來,看到有一個人正從我家院裏往牆外跳,一看就知道是鄉政府的。我說:「你們政府的人當起土匪來了,不吭氣就進家。讓我開大門,不開!」我進到屋裏,他又跳進院子裏去開大門。門是保險鎖,他咋進來就咋出去。他們連人帶車停在門外一夜沒走。第二天早上十來點鐘,又喊:「開門!」。我站到牆上給他們講真相。做了一個手勢,說:「頭掉了也不會說不煉的。」他們瞪著眼好像很害怕,無可奈何的走了。

12月份的又一個晚上,我和同修去貼標語,正貼時,派出所的車子到了跟前,就把我們拉到了派出所。我們把身上的傳單拿出來給他們看,講真相。其中一年輕人說,你再說跺你們。我們沒被邪惡鎮住,更加正念堅定的講真相、發正念。邪惡退縮了。後來他們就把我們銬在一張連椅上。同修說天很冷,我說:「把冷閉塞掉。」她馬上明白過來了。我們背法、發正念,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感覺全身熱呼呼的。

第二天,縣公安局派人來問我一些事。我不簽字,不按手印,不配合他們。他們又坐車去家搜,甚麼也沒搜到。在回來的路上,我不斷的給他們講真相,發正念。兩小時後,他們送我們回家了。

2005年3月9日清晨,邪惡謊稱叫我到派出所推我的自行車為由騙我開了門,接著把我拖到車上。到派出所一警察說他們昨晚打麻將的事,我說:「你這是執法犯法。」那人紅著臉出去了。另一個人硬拿著手銬把我銬上,要給我照相。我不配合,他們沒照成。到公安局讓簽名,我不簽,又要把我送勞教所。我想:請師父加持別讓他們得逞,讓他們迷路,結果就走過了勞教所好遠。返回時正值中午,街上吃飯的人多,我對人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人們回答說:「好!好!」到了勞教所先去檢查身體。我說:「煉功前有好幾樣病,現在都好了。」量血壓時我想:「我不能在這兒,我還得回去救度眾生呢,不能讓邪惡迫害。結果一量高壓在210以上。我回頭對送我的公安的人說:「今天都是你們把我迫害成這樣的。回去小孩、家人不依你們。」邪惡被鎮住了,他們臉都紅了,沒啥說的了。醫生說你停一會兒,心態穩定了再給你量。過了一會兒,再量還是這麼高。勞教所不收,他這一幫人只好垂頭喪氣的把我送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