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病魔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日】2005年5月份的一天9點多鐘正在吃早餐,突然左眼感覺眼前呈灰濛濛狀並迅速擴張,接著就黑了。我將右手遮住右眼視線,發現左眼看不見東西了,我又將手橫在鼻樑上,眼睛向上看左眼僅還有一絲余縫的視線,朝下看甚麼也看不到。我當時就只有一念:發正念鏟除企圖對我進行迫害的邪惡。

我雙盤打坐,和平常一樣先用5分鐘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和外來干擾,然後5分鐘單手立掌,5分鐘蓮花手印,默念口訣。除了大法弟子統一口訣和根據當前情況自加的內容外,我心裏跟它們講:即使我有沒修好的地方,修煉中有漏,那也不允許你迫害我。我的眼睛每天要學法,要做正法的事。願善解的,快遠離我一邊去等著;繼續作惡的我將正念鏟除,最後求師父幫我。我坦然閉著雙眼,就感到左眼團團黑在收縮,越來越小,小的像綠豆樣一樣了,最後沒有了。過一會,我很有信心的睜開眼睛,果然一切恢復正常,一看時間正好十五分鐘。

我再一次真切的體會到法的威力,體會到了正念對我們修煉人的重要作用和修煉的嚴肅性,真是一念之差,多玄呀!我真切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對師尊的感恩弟子無言以表,心裏只有6個字:師父啊!謝謝您!

師尊曾教導我們:出現問題向內找。其實在發正念的同時我已意識到自己有漏之處。話說出來有點長:2005年農曆新年之後,我女兒一家3口要到我這兒住。小外孫女才2個多月,在家帶奶嬰很辛苦,雖然我請了個鐘點工買菜做飯,女兒也在家帶小孩,我仍感到很辛苦(小孩晚上和我睡)。正法的三件事雖然還在做,可做得並不好。學法時打瞌睡,書常從手中掉到地上;發正念的次數減少了(以前最少也是9次以上);講真相的事今天拖到明天,明天拖到後天。我清醒的意識到這種修煉狀態不能再繼續下去,不能太看重常人中的家務事,這家務事是永遠也做不完的。不能被情所纏所魔,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悟到就要去做到。我把原來已寫好的講真相資料的信件拿出來(因為有事拖了十多天沒有發),陸續的到郵局發出去。發信也要講智慧,不能一起發一個地方,要逐個逐個的發,還要多跑幾個地方,有時發2,3封信來回路程3個小時左右(還是乘車)。我用2個下午的時間將信發完。這麼簡單的事情卻拖了那麼久。師父要我們越最後越精進。是啊!我也通過這次事情(教訓)悟到修煉不能懈怠,不能被常人中的假象迷惑,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中,擺好修煉與家庭之間的關係。

後來時隔一、二十天,左眼又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但一次比一次弱。是師父賦予弟子的法寶--正念戰勝了邪惡,使其未能達到迫害我的目地。事情發生的是那麼的突然,來勢兇猛,大概不到30秒鐘。我當時沒有心慌,比較坦然。回想起來,之前也曾出現身體不適,但因我對法有正信,用神的一面抑制人的一面,順利過了一關。對師父和大法的堅定信念是我能在情況突然出現時能穩健的闖過去的基礎。

2004年,我父親得肺癌(已病故)住院,我每隔一天要到醫院照看他。路程較遠,來回得半天時間。這段時間,我走路感到有幾次出現胯骨處像錯了位似的不好使。這時我就用手在腿胯骨處錘一錘、腿踢一踢。心想:別影響我以後走路,癱了可不得了。此念一出,我馬上警覺起來,這是人的想法,我不能認可它,也不許對我的肉身進行干擾迫害。7月份的一天在去醫院的途中,我的腿陡然一下又像錯位似的,劇烈的疼痛起來,使我覺得要倒地了,右腿動不了。我想蹲下來歇一下,但我沒有這樣做,我心想:我不能承認這件事情的發生,我今天走不了路我也要走。我強制自己移動著身體,腿邁出了步。瞬間,疼痛消失了,就像沒有發生過,能正常行走了,以後沒有再出現。

2005年農曆新年期間,我腰部也就是腎區有點酸痛,尿混濁,後來像米湯狀。我想:人的腎可是關鍵部位,像這樣下去可是個麻煩事。剛這樣一想,馬上知道錯了,我立刻否定了這人的觀念,我不承認這一切,連舊勢力本身我們都不承認。以後我也不去理會和在乎這個假象,大概20餘天就好了。

接下來又咳嗽起來。以前我咳嗽只要儘量去抑制不讓咳或少咳,幾天就沒事了。這一次怎麼抑制也不行,而且不見好轉,持續了2個多月。多方面找原因還是如此。一天,讀了《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提醒了我,我想:是不是我家裏那些亂七八糟的共產邪靈的東西沒有清理在作怪?我開始翻書櫃、抽屜,找出一大堆共產邪靈的書和邪黨文化的光碟、歌曲等東西,逐一銷毀,當天雖不怎麼咳了,但是還有一些輕微咳。第二天,我就又繼續在家裏翻找,又找到了2本外形包裝精美的畫冊,打開一看,內有許多中共邪靈魁首、大魔頭等巡查部隊的歷史照片,我立即扯下來燒毀,當天咳嗽停止。

再接著就是以上講到的左眼發生的事。這一切都是來自於另外空間邪惡舊勢力操控著黑手、爛鬼對我身體進行的迫害。為甚麼能迫害我呢?是因為我在修煉中有執著,甚至是隱藏很深的不易被察覺的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再就是對法理解的不深,在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中沒有去全盤否定它。這也是我提高後(走過這一階段)才認識到的。

從1999年至2002年這期間,我被邪惡多次(8次)非法抓捕、綁架、關押。先後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勞教所、看守所,進進出出累計2年,2003年曾流離失所7個月。2001年師父在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誡弟子:「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當時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看到了這篇經文。我按師父說的去做,發出了「全盤否定舊勢力邪惡的安排」的正念。由於我的悟性沒有跟上來,對法理解有限,這以後還是被邪惡綁架、非法關押。我也納悶,我為甚麼老是被非法關押呢?後來看到了《明慧週刊》同修寫的讀師父新經文的體會中,談到了怎樣做是全盤否定舊勢力邪惡的安排。再來找自己,我找到了被邪惡迫害的原因:我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還在想,我不怕你抓,你怎麼抓我都不會放棄大法修煉的。這不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嗎!我並沒有做到去全盤否定,而是在實踐中逐個或局部的去否定。我的認識提高上來後,發出了這一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聖的事,決不允許邪惡來亂抓我,不許邪惡來干擾、迫害我。在師父法理的點悟下,我正念正行破除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在流離失所7個月後正念回家,正念一開創了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

在家修煉這個環境中,身體上卻遭受文章前面提到的舊勢力的邪惡干擾迫害。通過這些事例我悟到:我在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中,還是沒有去全盤否定;但是我身在其中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在全盤否定它的。可是待我昇華上來時回過頭來一看,我還是沒有做到去全盤否定。寫到這兒我一下子感受到:師父講的法內涵真大呀,就這一句,簡直就是著不了邊,這可是我自己在實踐中真實體悟到的!何況師父講的那麼多的高深法理呢?師父在《挖根》中說:「告訴大家,這法大的不可想像,其法理你們永遠也不會全部知道和理解。」

當我看到《明慧週刊》的文章中提到,至今還有個別同修的生命被病魔拖走了的時候,為之難過和遺憾。正法進入了尾聲,師父的法越講越明,畢竟沒有跟隨師父走到最後。

我想對現在還在被病魔長期困擾的同修說幾句:只要你對師父、對大法堅信不疑,找出根源、棄去執著,放下生死,衝(突)破你承受的極限,充份利用修好的那一面----神的一面,正念除邪惡、正念除病魔,否定邪惡的安排,你就能體悟到大法的威力是無所不能,你一定是柳暗花明!別忘了師父告訴我們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

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