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執無漏 圓滿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0日】跟同修在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已經兩年了,這是我們第二次共同煉功。這暴露了我們的不足。兩個人一起都不願意共同煉功,何況一個人呢!

所以這兩年來基本上煉功很少。從法理上,從師父留下的形式中我也知道應該共同學法煉功,可是事實卻進行不下去。第一次,一起煉功的時候,同修說已經習慣於一個人煉了,再加上各種原因,就各人煉各人的了。知道這樣不對,但沒有向內找,就這樣放下了。只是一個人在精進的時候煉一下功。

最近這幾天同修的狀態很是不好,接二連三的出麻煩,可能也意識到是三件事沒有做好,放鬆了自己,被邪惡鑽了空子吧。我說我們共同煉功吧,於是決定今天早上一起煉功。

五點半準時喊同修起床,發現他還沒有睡醒,一問才知道三點鐘才睡的覺。本來是想煉完第一套功法再發正念,同修提議,還是發完正念清醒一下再煉吧。我只好同意。自己煉完了第一套功法,又發正念。然後我們一起煉功。

煉第二套功法時,同修可能有地方癢抓了一下。我想著不對,不應該亂動,這樣會把氣機搞亂的。等煉完功一定要告訴他。(因為很長時間沒有一起煉過功,我也一直在注意同修。)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讓我很吃驚。同修一會動一下這兒,一會摸一下那兒,動作嚴重變形,頭頂抱輪時手的高度還沒有頭前抱輪時手的高度高,腳也不時的動,可能是因為老那樣很累,不舒服。因為正在煉功中,只能用正念打過去提醒同修一下,可是只能起一會兒作用。有好幾次我都忍不住想笑,像玩一樣,這是煉功嗎?同時我又很生氣:師父這麼好的功法,這麼珍貴神聖的大圓滿法,被煉成這樣,真是……。不怪最近麻煩這麼多,我要是舊勢力我也要好好教訓你一下。

可能讀到這兒的同修已經發現了,事情發展到這兒,我這還是一個勁的看別人的不好處,一個勁的向外找,而沒有看一下自己,找一下自己哪些地方有問題,那些想法、念頭是否不善,有甚麼問題。

上面這個很惡的念頭、很不善的想法、認可舊勢力迫害的想法著實引起了我的注意:首先這麼不好不是真正的我,我不能承認它是我,這是一定的。那麼為甚麼會有這麼不好的念頭在我思想中出現呢?又是甚麼原因引出了這個惡念呢?

是「同修沒有好好煉功,同修這樣煉功對師父不尊重」這個表面的理由引發了我的惡念,還給自己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像還在法上:「這麼好的功法,這麼珍貴神聖的大圓滿法,被你煉成這樣,太可恨了。」其實同修當時很可能是沒有認識到,或者是太睏了,或者被邪惡干擾了才做出這樣的事。這不正是大家共同學法煉功才能發現的問題,事後給對方善意的提出來,改正不就行了嗎?

而我那個「我要是誰誰誰」的念頭,讓我想起了那句話:我要是共產黨我也……,我要是江××我也……

我怎麼會有認可舊勢力的這種惡的想法呢?為甚麼認可它來迫害同修呢?為甚麼認可舊勢力來管同修、大法弟子呢?難道僅僅因為同修沒有做好?我們不有偉大的師父嗎?其實,由於相生相剋的理的存在,以及大法弟子自身的業力等等因素,修煉中有磨難、要過關、有干擾,這都是正常的,也是師父能接受的,也是我們應該認可從中得到提高的。但是像舊勢力這樣,系統的安排來管大法弟子、來干擾正法,是不應該的,不能認可的!

舊勢力「管」大法弟子的表現有幾個方面:1、大法弟子應該做好,不然的話就會被抓住把柄進行迫害,直到做好。2、有的舊勢力的神真的不想讓大法弟子修上來,所以就加大、加強大法弟子的執著,使大法弟子做不好。3、在做的不好的大法弟子思想中打入邪悟的理,讓他們邪悟,淘汰它們看不上或不符合它們觀念的人,比如犯色戒的學員。

我們有宇宙中最最偉大最最智慧的師父在管著我們,在點化著我們,在看護著我們,舊勢力憑甚麼用自己的觀念來決定大法弟子的去留?參與正法或干擾師父正法?慈悲師父造就了這麼大的法,造就整個宇宙的法,師父一定能救度大法弟子,只要還在大法中的、還想悔改、包括做過特務甚至做過很多壞事的學員。

所以師父才告訴我們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更不承認舊勢力對大法、大法弟子的干擾迫害。

在我思想中反映出的惡毒的思想念頭,是跟舊勢力的想法是一致的。這可能是舊勢力給我灌輸的,包括歷史上的因素、常人中的教育、黨文化的薰染、舊勢力把這個惡毒思想直接反映在我思想中等等,只要我一認可它,它就有理由管我們,甚至迫害同修了。你看,你大法弟子都認可我來管他了……

也有可能是在我思想中就存在的。因為我們同樣都曾經是舊宇宙的生命,在舊宇宙成住壞滅的法理中都變的不好了。只不過我們選擇了助師正法、同化大法。而舊勢力選擇了淘汰。

舊勢力其實也不想被淘汰,只不過它們在正法中以它們自己想要的為大,以自己的觀念認識為重,而不是以師父想要的為重,以法為大。是這種以自我為主,以私為大的本質而不想改變的自己的做法導致它們進入不了全新的無私無我的新宇宙,只能隨著舊宇宙的過去而毀滅。

同樣,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如果不能放下自己的各種觀念,各種舊有的認識,固守自己的念頭不能走出來(比如怕心、求安逸心、做事心等等等等)以法為大,以師父要的為重,不能純純淨淨的做好三件事,那這樣的行為,其實是跟舊勢力是一樣的,是舊勢力在人世間、在大法弟子中的又一種表現形式。那結果是跟舊勢力一樣的。

我們在迷中,是師父慈悲,不放棄我們,一直在給我們機會能認識到,能從新做好,能夠同化真善忍大法,就如同給一直給世間的世人機會一樣。如果我們做不好,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下即使大法弟子的真正生命本質能夠返回去,生命能夠因此而不滅,那因為做不好而留下的深深痛悔,是不是也是永遠的呢?

從這件事中我覺的有幾個問題應該注意:

1、 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有條件的同修一定要集體學法煉功,不具備條件的同修也要保證每天的煉功學法,以任何藉口(忙)、任何理由(沒時間)不這樣做的都是錯的。「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

2、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當每次我打出正念提醒同修注意動作時,同修都會有反映──及時調整一下。只不過當時我法理認識不明,侷限了正念的威力。所以一定要從法理上認識到正念的作用,重視發正念。一定要保證幾個集體發正念的時間。有時間可以增加正點發正念。

3、 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任何條件的堂堂正正的做好講真相的事情。任何怕心,任何不好的念頭,都是那顆心造成的,都只不過是假相。

現階段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