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哪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4日】五月,一個冷風吹面的清晨,我乘坐在公交汽車上。途中聽到一對母女的對話,心有感悟遂記錄下來。

女兒:(天真爛漫的6、7歲的樣子)媽媽:甚麼時候到春天啊?
母親:現在就是春季了。

女兒:可是,為甚麼天這麼冷?為甚麼不開花呀?
母親:是啊!從前到這個季節正飄著楊絮、柳絮哪,暖融融的。杏花、丁香花早就開了,粉色的、紫色的花散發的清香飄散在空氣中,那才是春天哪!
母親自語:這幾年來,春天就不正常。今年更甚,四月那場黃雪下了三、四寸厚,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

五月,又一個冷雨淋淋的早晨,我乘坐在公交汽車上。記錄了兩位女教師的對話(部份)
甲:您還去山上(某小學)去上課嗎?
乙:是啊!昨天上班的時候正在下雨,還要上課去,連出租車都不好打。山道滑,小車不敢上,這天也不知道怎麼了?情緒都跟著鬱悶了!

甲:可不是嗎?幾年前我在山上教書時,那時我們還打過賭呢!我們猜:到「五、一」時丁香花能不能開的正好,結果到「五、一」時花都謝了!哪像今年丁香樹還沒發芽呢!

乙:就是啊!都五月份了還一場一場的下雪,穀雨那天還下雪呢。
甲:清明那天也下雪呢,
……
註﹕本地自4月以來,雨雪不斷,此時正是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曝光之時。清明前一場大雪竟連下了一天一夜,雪花大片大片的飄落宛如冬天。就在胡錦濤訪問美國的前日和當日依然雪花漫天。那一段時間雪後短暫的晴天中,大地還來不及乾燥就再次沒入雪雨的澆蓋下。

而在本地區令人驚訝的市政府門前的集體上訪(也被叫做「鬧事」)竟成了一道固定的「風景」。從4月19日(筆者看到的)到4月22日每天聚集幾百人的訪民隊伍被至少30多輛警車特別關照,還有大客車。更驚人的還有一隊武警在那裏列隊。4月19日天下著雨夾雪,上訪的人群仍在聚集。我不知道市政府的「公僕們」怎麼答覆訪民的,更不知道這些冒著危險尋求生存保障的人民能不能見到「公僕們」。只是後期在道聽途說中聽到一點消息:市長因為關押了訪民代表激怒了更多的訪民,被關押的訪民代表中有在省裏的親戚把事情捅到了省領導那,才釋放了訪民代表。我想問:若是沒有這位親戚,後果將如何呢?我不敢想像!

4月18日,天降黃沙30噸(新聞報導中公布的數字)。一列由內蒙古開往北京的火車旅客有最深的感觸,狂舞的風沙竟然打碎了火車車窗,人們說:當旅客與接站的親友見面的時刻在擁抱痛哭,是否有如隔世再見的驚恐,只有他們最清楚。

同胞啊!天災實為人禍所致,認清邪黨的本質,脫離邪靈的控制,迫在眉睫。趕快傳看《九評共產黨》,從內心深處擺脫惡黨,就在解體邪靈,就在贏得新生。

同胞啊!請記住三字真言「真、善、忍」:這是生命的護身符!

那時,春天!人類的春天真的就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