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世界會要甚麼樣的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日】在法輪功學員海外酷刑演示和圖片展示現場,常有民眾因心靈受到極大衝擊而掩泣者。我還記得其中一篇報導,說的是一位先生,在聽聞了法輪功真相後當時就蹲在展示現場掩面痛哭,哭著離開後不久,又返回現場再哭。


想像這情景都令我感動。我為那些能夠因法輪功而哭泣的人們感動。

如果說法輪功信眾那種對真善忍信仰的忠誠、堅貞,面對迫害的從容、剛毅,傳播真相的堅持、執著,承受苦難的深重、慘烈……常使我淚水漣漣的話,那些因了法輪功而感動流涕的人,又成為我第二個感動之源。我感動於他們的感動。

很多人都在漸漸的覺醒,可這世界上也有著廣泛的麻木和冷漠,所以這哭使我以這生命為可貴。

尤其在中共地下集中營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曝光之後,再次把每個人,乃至整個世界都擺在了又一次的選擇面前。在這樣的殘酷面前,用這樣的一種慘烈的方式,把覺醒的機會,把最後的挽救與沉淪的選擇給予每一個國家、民族和每一個人,用這「羔羊的血」,拷問人類尚存多少良知善念,是否還值得被救出苦海而得新生……

現在的人們普遍地了解了歷史上基督聖徒們的受難和榮耀,但往往卻只肯把這榮耀歸於過往和已逝,而不太關心和理解現實和眼前正在發生著的一切的意義。在一種信仰已經壯大並被廣泛認同的時代,能夠把崇敬和讚美歸於它,這誰都做得到;而如果一個人生在這一信仰的卑微的時期,他的這種正面的取向才是最為可喜可貴的。

耶穌對向他哭泣的婦人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而哭,你們應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泣,為你的子孫哭泣吧。」

當神用四次瘟疫毀滅羅馬的時候,當神用烈燄熾烤罪惡之城所多瑪與蛾摩拉時,當上帝用滔天的洪水淹過海拔3000米以下的大地的時候……人類才知道墮落與麻木的代價有多麼的沉重,但若干年後,人又常把這歷史上的警示當作遙遠的神話。

反過來講,神的世界可以容納的是些甚麼樣的人?

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在他的兩邊也同時釘上了兩個囚犯。這是一個多麼明確的暗喻。

當其中的一個在嘲諷耶穌的時候,另一個說:你不要這樣,他並沒有做錯甚麼。並求耶穌說,你成為王以後,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得我。耶穌答應了他說,今天你要同我一起在樂園裏。

這個罪人,在自己處在同樣的苦難中時,還沒有失滅自己的本性,而因自己對耶穌的態度和信心而獲得往生神的國的榮耀。

那麼,神的國裏要的是甚麼樣的人?

助紂為虐的警察,見利忘義的商人,活體器官盜取的醫生,諂媚取寵的學者專家,帶著獸印而不肯抹去的忠實黨徒……自不必說它了。

在最後的審判來臨的時候,曾經為這些信仰者哭泣過的人們,為他們的負屈叫冤不平過的人們,為他們分擔過勞苦的人們……他們是有救的。他們的罪業因了他們的行為,因他們哭泣過的眼淚洗刷了、消減了,他們讓神看到了他們的心和沒有泯滅的佛性,在十方世界震動,標示著他們是可以上升的生命。

這些哭泣者,真的是值得珍惜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