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則有,不信則無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4日】人們在談論神或善惡有報時,常說:「信則有,不信則無」。不信神的人對宗教最反感的就是所有宗教都要求「信在先,見在後」。我明明甚麼也沒看見就要我先信,這不是自欺欺人,邏輯悖論嗎?所以無神論者更認為宗教是愚昧的東西了。

神真是那種人們主觀想像出來的虛幻的一種心理作用嗎?不信他他就不存在,也就無法管人了嗎?下面我們拋開所有感情色彩,中立地客觀理智地看看這一問題。

首先從客觀事實出發,無論世界上各民族間差異有多大,每個民族都有著非常相似的神的傳說,認為有高於人類並控制人類的高級生命存在。這是一種巧合嗎?它來源於人性共同的缺點嗎?特別是我們中國,人們一代接一代地在修煉中不斷的探索實踐,歷經五千年而不衰,形成了非常嚴密的一整套體系。您能說這些人是傻子瘋子嗎?歷史記載中他們許多人是萬民景仰的良丞名相,大家公認的最聰明的人。許多人否定歷史的連貫性,否定自己的祖先,認為古人不懂科學很愚昧,古人信的東西我們都要全盤否定。其實您有甚麼證據來證明今天的人就比古人聰明呢?西方的科學就比東方的文化更高明呢?西方人不也一直相信宗教嗎?現代人除了物質享受比古人強外,中國人能在幾千年前準確測定天體,預測天氣,不用任何儀器就能探測到人體腦中的毒瘤並摘除它。現代人為了生存,被迫在終日忙碌奔波中拼命,到底誰活得更幸福更理智呢?科學證明從古至今人們都只用了大腦的30%,人從來就沒變聰明過。中國曆來就有無數修佛修道的人,他們的肉身至今還端坐在蒲團上,如同活人一般,印度的瑜珈師能埋在土裏水裏幾十天,您說您沒見過,那為甚麼不去看看呢?或聽聽那些看過的人講述呢?

再說那些古老的「史前文化」遺蹟,比如,幾十億年前的原子核反應堆,幾萬年前的穿著現代服裝的人物的壁畫,復活節島上的石像,神秘的金字塔等等,有人以外星人一概以避之,而外星人從哪來呢?如果我們固守現代科學的時空觀,太陽系不可能有生命,外星系的人要來至少要穿過100億光年的距離,以光速都要走100億年,人能活100億年嗎?反過來說,宇宙只有一個時空嗎?在另外的時空就沒有生命存在嗎?如果有,其中有沒有比人更高級的生命?如果有其他生命存在,您不相信他,他也存在,就如那些古老遺蹟一樣,你不相信,它也在那看著你。信則有,不信則無,其實是說,信才容易感受,不信就不容易感受,信就好比一個實驗工具,只有通過它才能探測另外空間。另外空間是對我們完全未知的一個天地,或說是完全不同於我們這的世界,如果打開另外空間的鑰匙就是我們精神上的信,就要這個信為橋樑,您不過這個橋,怎麼能走到河對岸呢?

有人不相信善惡有報,那他幹壞事就不遭報應了嗎?您不能只看今天短暫時期的事,您若跳出來長遠地看看您身邊的人,歷史上的人,如果您能看到一個家庭的上下三四代,看到一個人的整個一生,您不難看出其中的善惡有報。比如抗日時期當漢奸,幫著侵略軍殺害同胞的人,他要麼不得好死,要麼他的後代很倒霉,土改時文革時害死過人的「革命者」,您看他的下半生或他的兒女怎樣了?再說眼前那些春風得意之人,他的祖輩大多善良老實,他自己小時候也歷經苦難。俗話說:窮不過三代,富不過三代。窮時吃苦積德,有了德就可以拿德來換取世間的一切,所以他後來就富了,但富人往往重利忘義,無知中造了業損了德,後代就只有又受窮了。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是人間太複雜,決定一個人命運的因素太多,不是我們肉眼凡胎能看清的,特別是我們身在其中時。

再說個人感受,有些人說我不信神,我不是過的好好的嗎?靜下心來問問自己,你真過得很好嗎?想想今天,這一週,這一個月,這一年,你真正感到內心充滿歡樂的時間有多少?又有幾個小時呢?有時表面上你在笑,你很得意於自己一時的成功,但這些都是短暫的,膚淺的,不是真正心底在笑,你仔細回味你會發現那只是苦海中短暫的一點歡愉的火花,你自己真切感受到的是被迫無奈與孤獨無助,所以你強迫自己要更努力更拼命,結果是自己更疲憊的一生,到頭來覺得自己白活了一場。你若真正為自己負責,想想這個問題吧,甚麼才是人生真正的快樂?

隨著現代科學的發展,人們開始了「瀕死經歷」「靈魂學」的研究,特別是當代上億人從事的法輪功實踐,他們用切身經歷告訴世人,這世界是有神的。這是他們的實驗結果,您的實踐結論是甚麼呢?



(與常人聊天) 又是一年了

2002年了。回想上大學時的事,彷彿就在昨天,而二十幾年都過去了。時間就像自由落體運動,越來越快,特別是成年後,一晃就要白了頭。

時間也不是等量推進的,不是科學劃分的每天都24小時,每年都12個月,時間是以個人感受為坐標的。當人痛苦時,時間過得很慢,很慢,但能感受到自己真切地活著,一天一天的活著,時間和自己在一起。而快樂時,時間卻一下就飛走了,好像自己沒活似的,為別人活了,快樂並不屬於自己。時間好像在跟人作對。

所以有人說了,我寧願過的苦點,活的真切點。而許多人怕吃苦,明明自己在苦中,也有意欺騙自己,讓自己忘記那份苦。這種自我麻醉,使主意識放鬆自我約束,外來誘惑見縫插針就進來了,人也就越活越糊塗,越來越迷失自己了。修煉界講,人活著就是苦,吃苦才能消業,消了業才有好日子過。願新年我們活得更真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