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俄羅斯家庭的修煉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2日】這篇修煉體會寫在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暨師尊的華誕之前。儘管感到師父時刻同我們在一起,但我們還是想用自己的修煉體會來表達全家對我們深深尊敬的師尊的華誕的祝賀。5月13日是不凡的日子,是師尊在世間公開傳法十四週年的紀念日。作為師尊的弟子,我們由衷的感到這個日子的莊嚴和神聖。今天能夠有幸得法並在大法中修煉,成為一個為法而存在的生命,我們感到無比的幸福。我們知道珍惜這萬古的機緣,努力精進不停,堅定的走好師尊為我們指明的返本歸真之路!
              ──安德烈 薩羅達琴科(Andley Soldachenk)

* * * * * * * * *

我們一家修煉法輪大法已經9個年頭了。這個修煉者之家包括我和妻子、女兒、孫女、孫子還有我妻子的姐姐、姐夫。回顧九年的修煉歷程,走正的每一步都是師尊的慈悲呵護,都證實著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


修煉之家(自左至右):伽麗亞、安德烈、瓦尼亞、安澤麗亞、阿麗娜

* 尋找回歸之路

為了找到修煉之路,在得法之前我們看過許多修煉方面的書和練過多種氣功。也曾有過興奮和失落,但是我們感到在這漫長的尋覓之中,沒有發生任何實質的變化。沒有得到任何滿意的啟示,因為那都是一些表面和殘缺不全的東西。它不可能使自己發生本質上的變化從而昇華上去。要真正提高,我們必須找到真正的法門和真正的師父。

1997年的春天,我第一次在「神秘文化」書局看到《中國法輪功》。順手翻了翻,心想這又是一本一般的氣功書,沒在意又放還原處,從而失去了一次機緣。

過了幾個月,97年9月,我和妻子在一個地鐵入口處,看到了法輪功錄像班的廣告,我們立即參加了這個錄像班。

當時使我們感到驚奇的是,有那麼多的人到錄像班來聽課,而且是有老有少。在體育館內,從電視機螢幕上我們看到了師父。他和我以前見到的那些「氣功師」都不同,那些「氣功師」總是無精打采的樣子。而我們感到師父全身放射著強大的能量。特別是我們聽師父講法,其法理深奧又淺而易懂,感到特別親切,好像是在過去的甚麼時候曾聽到過似的。這樣我們認真的聽完全部9講講法。

那時,有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楚又真實的夢。夢見師父面對著我,向我輕輕的點頭,示意讓我進大廳裏來。就在這一瞬間,有兩種力量在進行激烈的較量,一股力量強烈的使我邁步進入大廳,而另外一種因素則極力想束縛住我的身體,好似要毀掉我。當我心裏一動念想邁步向前時,頓時我有一股難以置信的力量邁步走進了大廳。這時我醒了,當時我感到在我的身上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我的人生都發生了變化。以前的一切疑惑、恐懼和徘徊都成了過去。從那時起我開始走進大法中修煉。

第二堂課我領我的女兒也來聽課。這樣我們度過了這不尋常的九天。我們沐浴在法中,我們終於找到了純淨的光燄無際的宇宙之真理──法輪大法。

參加九講錄像班的另一個感受是來這裏洪法的中國學員,每堂課後都認真的教我們煉功。他們那又祥和又耐心的心態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中有老年人也有年輕人,還有一對中年夫婦。教我第五套功法的是一位精力充沛的女學員,當時使我很難相信她都七十歲了。

所有來俄羅斯洪法的中國學員,都是自費從遙遠的東方來這裏向我們洪傳法輪大法的。當時除了翻譯之外,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是用手勢和微笑來教會我們整套功法的。他們都是一些普通的大法學員,至今他們中的許多人我們都記不起來了。

在九講班之後,我們建立了煉功點。每星期我們幾次在一起煉功和切磋,一起讀《中國法輪功》。《轉法輪(俄文版)》是在半年以後才出版的。《轉法輪》出版後我們如飢似渴的讀起來。這在我們這裏的確是一個轉折,我們每人一本《轉法輪》,並能經常的學法。通過學法解決了我們在修煉中的許多問題,不斷的促進我們精進實修。

修煉的神奇

下面我想告訴大家的是發生在我們家的真實而又神奇的故事。在修煉大法之前,我和妻子及女兒都曾學過其它的氣功,在我們修煉大法的過程中,過去的一切都成了沒用的包袱,有時它還干擾我們修煉。師父說:「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轉法輪》第一講)在我們身上的確發生著這樣的變化。在修煉過程中我們逐漸的修去了那些不好的東西。使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

在開始修煉之後的1997年11月,我曾遇到過一次車禍。自己的汽車已經毀壞的不能再修復了。以我一個有經驗的司機回頭看,遇到這樣嚴重的車禍我能活下來是不可能的。我還記得,當我從完全扭曲的破車裏爬出來時,我非常平靜,而且第一念就是:是師父救了我。當時只擦破了一點皮。而且事後有非常輕鬆和卸掉重負的感覺。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為甚麼。在以後的學法中我悟到了師父的話,作為修煉人這是在償還業債,但不會有生命危險。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我女兒的身體很不好,讓全家操碎了心。從最初聽第一堂師父講法錄音至今已經過去好多年了。我作為一個醫生都感到驚奇的是:在九講班上每聽一講,在她身上不是這裏痛就是那裏痛,但每一堂課下來這些疼痛就都消失了。在這不久她曾去醫院檢查,結果是以前的病都奇異的消失了。

我妻子修煉法輪功三年後,許多折磨她的疾病也都消失了。她的痊癒就是對大法弟子正念的證實。當一種難以忍受的病痛嚴重的折磨她的時候,她默默的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用堅定的信念去排除它,不能讓它繼續下去。每天除睡覺外她不斷的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這樣經過幾天後,她的病奇異般的消失了,而且至今沒有再犯。我的妻子通過修煉不但病痛消失了,而且性格和脾氣都像變了一個人,對人也和氣了,再也看不到她和別人爭吵,更多的寬容和理解別人了。

我的孫女開始不太注意我們煉功,慢慢的和我們一起去煉功點了。我們並沒特意的讓她和我們去煉功點。開始時她只是在一旁觀察,後來發現她跟在我們後面學一些動作,不久她也能和我們一起煉完全套功法。不知不覺的她成了我們煉功點的小學員。

這之後,在我們的孫女身上發生了一件事,對我們全家都有極大的影響。一天早上她向我們說:睡夢中她突然醒了,看到一個穿著黃色衣服的大人正向她飛過來。她開始有點害怕,但看到那人的一雙慈善的眼睛使她頓時平靜下來。透過他的眼神覺得他在向她說話。在這一瞬間從他發光的身上向她漂來許多許多的星星一般的亮點。這時她自然的盤腿合十,像弟子面對師父那樣和那個身著袈裟的人面對面的打坐。這樣的夢接連重複了三個晚上。之後孫女定睛看到書上師父的法像,她喊道:這就是那個同我一起打坐的人,他是師父!現在孫女即將中學畢業,她選定的畢業論文題目是:《法輪大法在世界》。

我們還看到,在這個修煉的家庭裏連吃奶的小孩子也不知不覺的接受了法。我們的小孫子才2歲。每當他走到師父法像前面時,總是睜大眼睛看著師父,還用手勢在自己的胸前作法輪旋轉的姿勢。每次在小孫子睡前女兒總是給他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他平時很淘氣,但每當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時他立即靜下來認真的聽著。有一次我給他看一幅真善忍畫展中的畫,他指著迫害學員的惡警說:這是個壞蛋!大法在這個小小的心靈中孕育著新的世界觀,使他能辨別好與壞,開發著他的天性。

洪法與昇華

得法的第二年,妻子和女兒到俄羅斯的南方(北高加索)城市「五山城」(Pyachigorck)洪法。在她們的努力下建立了煉功點和輔導站。現在那裏已經成了法輪大法在俄羅斯南方的一個中心輔導站。妻子的姊妹和她們的丈夫都修煉大法。我的岳父已92歲, 他雖然煉功法動作有困難,但他看書學法,並支持兒女們修煉。他經常在師父的法像面前禱念:謝謝您,師父!是您改變了我們全家的命運。

我們住在聖彼得堡市,我們也曾去過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洪法,在那裏建立了第一個大法的煉功點。我和妻子還在俄羅斯北方地區阿爾漢格爾斯克州阿特拉斯市(province Arhangersk city Atelas)洪法,現在那裏已經成為法輪大法在俄羅斯北方的中心輔導站。

每次出去洪法對我們都是不斷昇華和提高的過程。看到那麼多有緣人得法,我們不只是心裏高興,更讓我們感到大法的珍貴,生命只有得到大法才能得救。一個生命能得法又是多麼不易。在洪法中遇到這樣兩個例子:

一位來自俄羅斯南方五山城的學員講他是怎麼得法的。他的住在聖彼得堡的親戚給他寄來了生日禮物 - 手錶,手錶用報紙包裹。這一張報紙剛好是法輪功信息報,信息報是法輪大法學員在地鐵口舉行活動時遞給他的親戚的。一般的人,對一張包裝紙是不會在意的,可能會隨手把它扔掉。但他拿起這張報紙 ,打開它,饒有興趣的讀了起來。他讀完介紹法輪功的片斷後心裏一震: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在報紙下面印著法輪功在五山城的聯繫電話,他立即打了電話並到煉功點開始煉功,從此走入大法中修煉。

第二個例子:在俄羅斯遙遠的北方阿爾漢格爾斯克地區一個偏僻的農村裏,有一位年輕人。1994年這位青年人曾到地區省城學當時在俄羅斯已很普及的東方械鬥和東方的哲學、氣功。從一個中國教練那兒學會了法輪功的功法。那個人告訴他,他曾跟李洪志大師學過功,是第一批學員。

之後,歷經10年,這位青年不知道法輪功從1997年已經在俄羅斯大地上洪傳,在沒有書籍的情況下他沒有間斷的認真的煉著他所學到的法輪功的功法。我們同他認識是在2004年,當時我們來到了這個小村子洪法。他拿著我們散發的傳單來聽9講錄像班。使我們感到非常驚奇的是,這個「新學員」竟能熟練、準確的做著全套功法!之後這位「新學員」積極到那個地區輔導站參加學法煉功,積極參加地區講真相的活動。10年後這位有緣人終於匯入了大法的整體之中。

對我們來講提高心性的修煉也體現在日常生活中。一天,我們家搬來了一對年輕的新鄰居,從那時起這個樓裏住戶寧靜的環境被破壞了。他們整夜整夜的從高音喇叭播放音樂,不讓鄰居們安睡。面對這種情況,一開始就勾起了我們的人心,憤怒的衝著他們喊叫,還叫來警察制止他們的行為。但這一切都沒有起甚麼作用。後來我和妻子明白了,我們是煉功人,要守住心性,要用慈悲和善念來對待這個問題。這之後我到鄰居那裏心平氣和的同他們談話,啟發他們善的一面。告訴他們,這樣做影響小孩和老人休息,住在一起要互相關注,人要重視自己的道德等等。

開始時這對年輕人聽著我講,看的出來他們並沒有明白。但我看到,他善的一面逐漸的在覺醒,控制他的魔性的一面在消失。一次他一直在向我道歉,還說,我們都是好人,他很尊敬我們。回到家裏我和妻子著實高興了一番。好景不長,第二天晚上一切照舊。我們明白了這是考驗我們的慈悲和忍耐力,是去我們的爭鬥心和歡喜心,我們要放下人心,不為所動。有時間就到那對年輕人那裏,平和的同他們交談,啟發他們善的一面。在我們寬容和善的力量的感召下,這兩個年輕人開始約束自己。他們的擾民行為越來越少,最後就完全停止了,和鄰居也能友好的相處了。有一次在男青年不在家的時候,女青年又打開了高音喇叭,事後他嚴厲的批評了她,還到我們家來道歉。後來他們突然從這裏搬走了。我知道這是因為我們放下了執著又修過了一個修煉階段 。

修煉之家 ─ 這是一個小小的輔導站。在這個輔導站裏你的所有的執著和人心都掌握在親人 ─ 同修的手心裏。在這個小小的輔導站裏你不可能像在常人中那樣把你的人的東西隱蔽起來。同修之間經常像照鏡子一樣對照自己,但那在每週只有幾次的機會。而在這個小小的「輔導站」 ─ 修煉之家裏,一天24小時都能比學比修對照自己。

在這個修煉之家共同修煉,給予我們同修們抵制人類社會大染缸污染的巨大力量。不同代的人之間的相互信任、容忍和幫助,建立起一個和諧的場。這有助於我們在修煉路上互相鼓勵,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