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歲母親笑稱是大法的「幹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6日】我母親今年89歲,住在我二姐家。這裏有一個資料點,每次做資料時她都主動幫著幹。別看她年紀大,可頭腦清楚,對工作順序記的清,上下工序她忙著傳遞一點不出差錯。因為經常參加做資料,老人邊幹活自己邊笑稱:我是大法的「幹事」。

前幾年我母親不是這樣。「7.20」迫害開始後,邪黨的媒體惡毒造謠,使母親也誤聽誤信。跟她說這一切宣傳都是假的她不信,與她很難溝通。母親有五個子女,就我與二姐修煉,其他姊妹對我倆施壓;又因為修煉前我這個人脾氣不好,結婚後家庭關係搞得挺糟,並且隔三差五的出事,搞得大家不寧,母親老為我揪著心。修煉後我的心性在大法中漸漸的發生著變化,這種變化還沒等家人看明白,邪惡就鋪天蓋地的壓上來了。03年除夕夜家庭聚餐時,我想利用這個機會放「自焚」栽贓案真相給大家看。母親當時攔著不讓放,我正念不足,失去了一次機會。現在看,當時母親的做法也是邪黨政治運動綜合症的反應,經歷過邪黨諸多政治運動,中國人都讓它給整怕了,母親也是被邪黨迫害的一員,她以為我還像沒修煉以前不定做甚麼蠢事呢。

母親的變化在住我二姐家以後,她原先住在我大姐家。大姐夫婦二人受邪黨的影響較深,為了不受其影響,儘量的救度每一個眾生,二姐把母親接到自己家(二姐夫已故),這裏條件雖然比不上大姐家,但是二姐家煉功的能量場和祥和的氛圍,常人家是比不了的。住上沒幾天,也沒吃藥,長時間困擾母親的便秘就好了。母親就覺的大閨女家的條件比二閨女家的優越,在大閨女家靠吃藥來解決便秘,可是老不見好;而在二閨女家不吃藥反倒好了,這讓母親感到意外與喜悅,這使她走近大法。因為母親以前居住的鄰村有教堂,每到星期天本村的人都邀她去過禮拜,而她從來沒去,也不摻和此類的事,也不信此類的事,但是大法改變了她人生的信念。

二姐除了在飲食上注意給母親調理外,還時時開導母親:常念「法輪大法好」比甚麼都好。二姐還以我們姐弟倆修煉後個人及家庭所發生的諸多的好的變化說給母親聽。尤其是我,自修煉後脾氣變好了,煙不抽了,酒不喝了,家庭關係也和睦了。以前我媳婦經常向母親告我的狀,數落我諸多的不是,並且多次提出離婚;現在則誇我像換了個人似的。以前母親為我發愁睡不著覺,而現在最放心的就是我。看著我修大法所發生的巨大變化,母親看在眼裏喜在心裏,從來對甚麼事不輕易服氣的她對大法服氣了。雖然她對大法認識的不深,但二姐再給她說有關大法的事、讀大法等她也不反對了,有時自己也翻看《轉法輪》和《明慧週刊》等。雖然她識字不多,我們鼓勵她只要堅持看下去,師父就會幫她。二姐放師父講法的光盤她也坐那兒看;二姐教她默念法輪大法好,她也跟著念。

以前母親吸煙喝酒,在二姐家住了沒幾個月,吸了好幾十年的煙戒了,師父給她清理了身體,有一個多月,她老往外吐痰。以前基本上天天喝酒,現在除了生日、節慶外,幾乎不喝酒。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母親一直在觀察著,她雖然懂的不多,但對大法的誤解消除了,大法弟子在發正念時的神聖感染著她,她也單盤學發正念。有一天晚上12點發正念時,二姐覺著身邊多了一個人,回頭一看,見同床睡的母親不知啥時起身,也在單盤發正念呢,見二姐看見,便不好意思又倒下佯睡。前些日子母親牙疼,牙齦也腫了,吃飯也很困難,我二姐告訴她正念鏟除邪惡,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母親很聽話,照著去做,我和二姐一起給她發著正念,結果腫也消了,牙也不疼了。見證著大法的神奇,母親高興的對我說:「我就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牙疼就好了」。我們為母親的正念而高興。

二姐家是個資料點,也是個學法小組。自建立後來這裏的大法弟子們便多了起來。同修個個衣著整齊,對老人有禮貌,認真的做資料工作,吃飯都是自己打理,從不給別人添一丁點麻煩。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都透著祥和,使母親更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心與大法貼的更近了,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大法弟子的一員。在做資料時她時時不忘注意安全,提醒鎖上外面的門。有時同修黃昏時都走了,她就和我二姐一起忙著分裝資料,飯有時忘了吃,有時忙到深夜,累的母親一上床倒下就睡著了。因為經常做大法資料,她自己也覺得挺光榮,自己一邊分裝資料一邊說:「我是大法的幹事」 。一屋子的大法弟子聽了全都會心的笑了起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