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羅加的修煉故事(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25日】

* 車禍餘生迷上東方氣功

十年前瓦洛加遇到一次重大的車禍,車上的人大部份喪生,有的由於傷勢過重在醫院裏也相繼去世。當時瓦洛加心想自己也會死去的,就在這時突然有個念頭打到他的腦子裏「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就這一絲求生的希望使瓦洛加奇蹟般活了下來。但車禍給瓦洛加留下了嚴重的內傷,內臟器官,特別是肝臟的損傷尤為嚴重,經常痛的死去活來。醫生告訴他:「沒有別的辦法,你去試試東方的氣功也許有幫助。」從此瓦洛加便著了迷似的想方設法尋找中國的氣功,花錢買了不少氣功書,有的也練了一段時間,但收效甚微。總覺得這些東西都不是他所要的,與他無緣。

* 這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

瓦洛加的工作單位是在離莫斯科3百多公里的一個小鎮上,他是一家水晶玻璃廠的技師。每次到莫斯科,來回要坐6個小時的長途汽車。那是1998年的一天,瓦洛加到莫斯科出差,他順便來到一家「通向自我之路」的書店。一進書店就好似有股力量拽著他的胳膊,把他領到了一個書櫃前。在這裏他一眼就看到《轉法輪》這本書。當他打開這本書的時候,一股強大的能量打進他的身體,使他感到從未有過的那麼舒服。於是他把書請回家並如飢似渴的讀完了這本書,他感到自己沐浴在一種強大而祥和的能量場之中。他內心的激動難以言表,他明白了這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

從此,瓦洛加遵照師父的教導,燒掉了亂七八糟的假氣功書。一心專修法輪大法。可是一個人在這偏僻的小鎮上,到哪兒去學功呢?於是他又來到莫斯科,找到那個書店,詢問哪兒能學煉法輪功?這時從旁邊過來一位女士給了他一個電話號碼說:「你打這個電話試試看。」就這樣他終於找到了莫斯科一位老學員,當天就學煉了五套功法。

從那以後,瓦洛加每個星期天坐長途車往返六個小時到這個學員家煉功,風雨無阻。隨著他學法煉功開始修煉,有許多過關的事也隨之而來。首先是周圍環境的壓力,那時不用說在偏僻的小鎮,即使是莫斯科也很少有人知道法輪功。他每天一個人在外面煉功,人們不理解,當面背後對他議論紛紛,甚至說他是精神病。他守住心性不為所動,隨著煉功身體也逐漸得到康復。事實改變了人們的看法。還有些有緣人也得法修煉了。

* 信師信法使瓦洛加渡過難關

「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轉法輪》),瓦洛加有著深刻的體會。那是2001年的事,瓦洛加一次在工作中不慎摔了下來,而且摔的很重。好像原來的傷口又都復發一樣。整個內臟特別是肝區疼痛難忍。瓦洛加知道這對自己是個嚴峻的考驗,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是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瓦洛加回憶說:「那時煉功對我來說可是很艱難的,胳膊一動肝就鑽心的疼,但同時我也感到有一個強大的能量罩著我全身,慢慢就不覺著疼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我,是大法的力量在我身上的體現。就這樣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經過一年多,我的身體又恢復如初。」經過這場磨難瓦洛加更堅定了在大法中修煉的決心。

* 大法弟子就應該這樣


瓦洛加向路人講真象

中共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殘酷鎮壓,瓦洛加和其他學員一樣,在向人們介紹大法的美好之外,盡自己所能向民眾揭露中共的鎮壓暴行。身體康復後,他除了在本地區洪法講真象,還積極參加莫斯科的講真象活動。不管是炎熱的夏天還是寒風刺骨的冬天,瓦洛加總是從三百公里外的伏拉基米爾州坐三個多小時的長途車提前趕到活動地點,派發真象資料,向過路人講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真象,有時舉著橫幅一站就是四個小時,活動結束還要背上一大包真象報紙去趕長途車,每次回到家都十一、二點了,如果不是修煉,對瓦洛加來說簡直是不可想像的。

莫斯科的活動幾乎每週都有,瓦洛加幾乎一次不落。有人關心的問他:「累不累?」他總是平靜的說:「大法弟子就應該這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