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貴人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4日】

* 修煉前,小病不斷

我從小就身體很不好,經常掛病號,大病沒有,小病一大堆。以前常常開玩笑跟別人說:「我除了頭髮是健康的,其它你能見到的部份,全都是有病的。」

修煉前,感冒對我而言,就像家常便飯,愛來就來,我的抵抗力很弱。童年時期,因為感冒太頻繁,打針打到屁股有硬塊,後來鼻子、耳朵跟著出了問題。我的很多內部器官也有問題。比如,記憶中,讀高中時在學校尿失禁的記錄就有兩次;還有,一星期排便一次,有時候甚至更久,肚子痛到沒法上學,以前媽媽除了帶我看醫生,還想方設法要讓我新陳代謝正常。此外,我身上還有罕見疾病,還有其它的病,一身都是病。媽媽常常說我是生下來受苦的。

* 身體不好,求助宗教,求助算命

很多人說我佛緣很深,國一時,跟媽媽學佛、念佛書、誦佛經,每週都到佛堂去禮佛,皈依成為佛教正式弟子。後來就跟著媽媽開始吃素,當時還在發育階段,家人反對,但吃素對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小時候就不太喜歡吃肉。

雖然我很虔誠的拜佛,可是身體健康並沒有改善。後來又接觸了其他法門,可是身體也沒有變好。

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請別人算了很多次命,結果都是大同小異,說我佛緣很深,將來會走上修煉,我的貴人在北方,到了某歲左右身體健康會變好,運會開等等。那個某歲,是生命的轉折點,可是現在身體這麼差,講了一堆空話,現在都顧不了了,哪還能管到將來。

到後來,吃西藥吃到嘔心,胃不舒服,吃幾顆胃藥都一樣,改吃中藥,但又不能立即見效。即使是一個小小感冒,吃中藥,拖了將近一個月才治好,好了沒有多久,我又感冒了。就這樣,二十多年來,一直與病為伍。

* 得法機緣

2001年5月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功,拿了一本《轉法輪》給我,說煉了這個,身體健康就會變好。當時,我也沒放心上,還說媽媽迷信。

隔了一個月,我記得清清楚楚,那天是星期六,是期末考前投資學的最後一堂課,那一天校園插了很多「法輪功說明會」的旗子。主持說明會的其中一位是我認識的張教授,以前準備聯考時讀過他的書。這個人跟法輪功有甚麼關係?我產生了好奇心,邀班上兩個要好的同學要下午一起去看一下,可是她們都沒有興趣,最後我一個人去聽說明會。

一走進教室,聽到法輪功的音樂,不由自主就一直哭、一直哭,當時自己也不明白。那一天我坐在角落,眼淚沿著兩頰流個不停。修煉後,我才知道那是「普度」「濟世」的音樂,才明白原來是我神的那一面醒了。

後來,我把《轉法輪》念完了,從翻開《轉法輪》的第一頁,一直到今天,四年多來,身體變健康了,原來師父就是我生命中「北方的貴人」,而這一年,就跟那幾位算命師算的歲數符合。原來,得法真的不是偶然的,雖然看似偶然,其實是早就安排好了。

在1996年《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中,師父提到:「在最近一個時期我跟許多學員講過這樣的話,我說得這個法很不容易。可能有的人覺得我只是聽到了消息,或者朋友告訴我,偶然看到這本書,或者是在報紙上得到的消息,我就來了,從此以後就走入了大法修煉的這條路。其實你別看很簡單,你別看表面上得這個法好像是很輕而易舉,因為很少會出現來一個神仙告訴你去得法,大多都是常人這種形式,很平常的就知道了。可是我告訴你,你為了得這個法,可相當不容易,也許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為了得這個法,這是你知道的;還有你不知道的,也許在你前幾世甚至於更長的時間,都在為得這個法在吃苦、受罪。還有的人為得這個法遭受過更大的痛苦,這是你不知道的。將來你圓滿後,你會知道的,也會看到的,很不容易的。」

得法機緣十分不容易,我很幸運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

* 從懵懵懂懂到認識「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剛開始修煉的一年半,因為我很少走出來與大家一起交流及做講真相的事,悟性又差,那時九天班沒上完,就不了了之。因為沒有交流,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也不太明白,不能感同身受,同修沒認識幾個,不知道有甚麼大法工作,就一直跟著媽媽寫講真相用的信封。自己覺得和常人沒有甚麼不同,唯一的差別是常人會生病,而我只要學法煉功,就不會生病。

2002年年底在台大舉辦法會聽到大陸學員的發言,以及在2003年農曆過年期間,有機會直接與幾位大陸學員面對面交流,這帶給我的生命很大的衝擊,為何大陸學員對大法如此堅信,可以為了維護法而放棄自己的一切,甚至是放下了自己的生命。得法兩年後,我終於跟上了正法進程,後來才漸漸明白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芝加哥市講法》中,師父說:「大家知道,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人,承擔的歷史的使命,這個重擔真的是很大。你們面對的不是單單的個人修煉,也不只是要度幾個人的問題。全人類都擺在你們面前,特別是中國人。」

我明白了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最偉大的使命。

現在我除了上班時間,其餘能利用的時間都用來做師父交待的三件事。

* 故宮講真相

到故宮煉功是每週六必行之事,因為已經有足夠的同修在派發真相單張,所以除非是遇到外國人,或者是派發資料的同修臨時有事,這時我才幫忙派單張。

有一個星期六的下午,給我很大的激勵,在煉功時,有一位大陸人突然對我說:「小姐,我想要買10本《轉法輪》」,當時我以為聽錯了。他不是學員,但他真的很有誠意要買,同修們湊一湊,好不容易湊了兩本送給他,不過,我不知道他要如何帶進大陸,他說總是會有法子的。此事跟媽媽交流,她說她派發資料時,也曾有大陸人跟她要《轉法輪》。

同一天下午,緊接著又發生一件事,遇到了大陸同修,他跟我要師父的新經文,他說他們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當時我袋子裏只有《洪吟(二)》,他翻了翻《洪吟(二)》,十分高興,很多他都沒有看過,但監視他的人馬上要走下來了,那位大陸同修看著我,變得十分緊張,他沒有法子把一本書帶進大陸,最後,同修回頭看了看我,很無奈的跟著那位監視他的人上車了。

從那次以後,我每次上故宮,一定會帶筆、紙,還有單張的新經文,不過,最好是隨身也帶《轉法輪》,若遇到有緣人,才不會留下遺憾。

自從故宮講真相點架設電視後,起到的效果非常好,不只是吸引大陸人,還有國外的華人、台灣人、香港人,大家都圍過來看真相影片。中國人不敢拿單張材料,就走過來看電視,看真相橫幅,有些大陸人在看了真相後,反而自己過來拿單張了。

在故宮,有一些遊客很主動來找我們學功,曾經有台灣人、非洲人、韓國人、菲律賓人等等,講真相形勢越來越好,也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敢看真相,也拿《九評》了。

* 公司講真相

我目前任職的公司,幾間工廠都在大陸,因為職務的關係,要經常和大陸人聯繫,每次一接觸新的大陸公司,我就抄下他的傳真及E-mail,回家後讓媽媽傳真真相材料給他們,我則是用電子郵件寄《九評》及退黨資料給他。

因為工廠都在大陸,一進這家公司,我就利用職務之便,告訴大陸同事們法輪大法好,不要相信共產黨,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結果同事打我小報告,後來老闆及老闆娘不斷警告我,之後告知:不准再提法輪功,不要得罪共產黨,我們是去賺錢,法輪功的問題我們不管。

我悟到我就是他們走入未來的希望,以前跟大陸同事們講真相講得太直接,被老闆及老闆娘警告,現在要智慧一點做,我以身作則。

有一天,一位台灣同事去大陸出差回來,跟我說大陸幹部稱讚我,說我脾氣好,不像其他台灣的同事容易生氣。有一位大陸同事說只有我會跟他聊。我想是因為我把他當朋友,而不是像其他的台灣同事,把大陸同事當屬下,覺得台灣人比大陸人高一等。

跟大陸同事們相處溶洽,後來我跟他們說:「您認識我這麼久,我像是會自焚的人嗎?」然後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其實智慧一點做,效果就好很多,我讓他們見到法輪功學員為人是甚麼樣子。還有一位大陸同事,本來對師父很不尊敬,直接叫名字,經過我一點一滴的講真相,他改口喊李大師了。

看到他們明白真相,我真的很高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