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突破麻木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

1、「VIP組」

「蘇家屯」集中營被曝光之後,我開始是「悲憤」,想想就要流眼淚,後來是無奈,覺得自己力量很小,無能為力,心在這種無力的悲憤中痛苦著、麻木著。

但是作為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不能就這麼「悲憤」著,想著我應該做點甚麼。

紐約法會之後,參加了在華盛頓DC的新聞發布會,那是一個令人非常震撼的新聞發布會,現場很多人痛苦落淚。

發布會之後,本來聽說VIP(重要人士)組的同修要到國會向加州的每個國會議員去遞關於「蘇家屯」的真相資料包,我想我可以去幫忙發發正念。結果下午聽說只有一位同修留下,而她也不是「VIP」組的。她跟我開玩笑說,「現在你是主力了。」

我從來也沒有參與過向政府講真相,我一直覺得我不適合做這樣的事情,我跟她說,「我可不行,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她跟我說,沒有關係,不行我來,我們今晚把英文練練。這位同修英文並不是很好,我們一邊起草著英文對話,一邊交流著,她對我說的一句話令我感動而又慚愧,她說:「我想我如果不讓這件事情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就不是師父的弟子。」

同修說這話時,顯得堅毅而又平靜。那平靜中的力量讓我深深感動。

第二天,背著行李包,會合了另一位同修,我們走了十幾個議員辦公室。送真相包的過程中,我們也不斷的交流和端正我們講真相的心態和角度。我們給這些人講真相,不是來求他們,而是給他們一個擺正位置的機會,給他們一個得救的機會。

一路下來,我覺得向政府部門講真相不再是那麼神秘和困難的事情了。想想以前的觀念也是慚愧,誰是VIP組的,只要你的心性到位了,只要你真的有救度眾生的願望,你就能做VIP工作。

2、打電話

從華盛頓DC回來後,每天看新聞報導,關注「蘇家屯」事件的發展,每天例行公事的檢查各個小組的電子郵件,看著同修們採取的各種行動,慢慢心又陷入一種麻木的狀態。

明慧昨天出了「緊急公告」,看了之後,一下子覺得一種無形的壓力。接著有同修發電子郵件,讓大家給國會議員講真相,我知道我應該打電話,應該發傳真,我不應該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但是我卻始終拿不起那個電話。我對自己的這種狀態非常難過,我覺得我跟正法進程對我的要求有一段距離。

今天我對自己說,一定要打電話,哪怕只說一句話。因為我知道很多機緣都是一閃而過的,很多現在看似漫長的過程,在我生命的長河中也只是一瞬間,千百年的輪迴轉世,為的就是今天能做這些事情,如果我讓這一個個瞬間從我的身邊流逝,將來我一定會痛悔的。

今天我打了10個電話,隨著撥通的一個個電話,我感覺一種正念的力量包圍著我全身,其中布什辦公室的那個電話,讓我說了10分鐘。打完電話後,我感到非常輕鬆,那種無形的壓力和沮喪的情緒沒有了。

我不知道我打的電話能起多大的作用,我盡我的所能把我的這一份正念匯入到全球億萬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中,那正念之場一定會具有無惡不摧的力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