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就部份同修動搖對師父的正信所想到的》一文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4日】我是得法不長時間的弟子,當看到這篇文章時,我的心內也深有感觸。首先我為文中提到的部份因蘇家屯事件而動搖了信師信法正念的同修而難過。

我本人因流離失所曾在蘇家屯住過很長一段時間,那個時候我只是以為這裏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地方,沒有想到轉瞬會全球知名,更沒有想到邪惡天天就發生在身邊。如果從常人角度來看,我曾是何等的危險?

其實在目前這樣一個時期我反倒認為環境真的是像師父所說,越來越寬鬆了,因為秘密的邪惡都被曝光和解體,這種行為也不可能再擴大和漫延下去了,不然將還會有多少的大法弟子被繼續秘密迫害。

蘇家屯事件發生後,我也曾心有波動的問過其他同修,得到的回答是:「難道修煉還要和神佛講條件嗎?不同的心態被觸及,也就是他們修煉的條件底線被觸及而已!」聽到這樣的話後,我深深地反思自己的波動,還是內心中湧起的一絲怕心作怪。我相信有許多同修都曾經歷過不同的波動,例如同修的病業、同修的意外去世、同修的被迫害致死等等,這些雖然都有一些波動,但都是在一般觀念能承受的範圍之內。蘇家屯事件又深一步打破了這種觀念,因為同修的被迫害的成度已遠超當年納粹或日本731,舊勢力的目地所為就是看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多少人堅信大法心不動,這也是舊勢力的邪惡所在。

上述文章中有動搖的同修提出「師父不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是啊,師父是不承認啊,所以才一件件曝光了邪惡的做為,可是我認為也許很多同修在很多方面做的很好,但在魔難中最艱難的時刻,雖然對大法依然堅定,卻不自覺的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造成遺憾。在此我舉出相關的例子,我曾接觸過劉成軍的家人,她們講述過劉成軍被迫害致死之前的情況,劉成軍給家人說過他只能再堅持兩個月,結果兩個月後劉成軍真的被迫害致死了。這樣的大法弟子過早離世不止一兩例,這不僅給他們個人救度眾生造成遺憾,也是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損失。

還有一個例子,我前不久在外地同修處看到河北強姦案的受害者劉季芝的採訪錄影,我總體感覺是受害者懼怕邪惡,一味的任邪惡隨意擺布,並默默承受迫害。她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我說我也是偶爾的煉煉法輪功,也不是老是煉。我都是去當小工幹些活的,包括到地裏給人掰玉米棒子,他們(惡警)就嘲笑我說還幹活呢,……我說我不幹活我靠甚麼呀,現在掙的錢也不夠孩子上學……」我個人悟到在這個最後的時期,師父說過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受害者劉季芝在邪惡的迫害下正念不足,沒有在邪惡的迫害下體現大法弟子的威嚴,而是對邪惡的迫害表現出懼怕和推脫。惡警的話體現出了舊勢力妄圖以迫害的方式激起大法弟子正念的變異想法。

[編輯補充:師父在海外講法時,一些學員提條子向師父問好,經常說自己是「某某勞教所大法弟子」「某某監獄大法弟子」,講法整理發表後,這樣的提問往往都被改成類似「被某某勞教所/監獄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但學員往往只看自己遞的條子是否登出來了,登出來就高興,卻不看大法給自己指出了甚麼問題、給自己糾正了甚麼。其他學員(包括海外學員)也不重視,在以後的法會中遞條子,還是照樣說「某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這是在不經意中流露出思想深處對迫害的認可啊。同修應該早些驚醒啊,否則會縱容迫害。「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決不是一句空話,而是要我們實實在在去修、去做到的。]

歸根結底修煉中出現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偶然的,都有我們提高的因素,無論在此事發生後,每個人動甚麼樣的心,都應該找找自己,看看自己為甚麼會這樣想,整體提高上來,不給邪惡以考驗的藉口。

新學員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