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去掉怕心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9日】被迫害之前,我好像不知道甚麼是怕,發傳單、做真相,沒甚麼畏懼。可是,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之後,怕心好像一下子從地裏冒出來,壓的我喘不過氣來。真的是喘不過氣來,常常是隔不一會兒就得長出一口氣,要不就憋的難受。不敢接觸同修,甚至有一次同修送來的經文也被我包在塑料袋裏扔了,心裏就是怕、怕、怕。一聽見敲門就心跳,看見寫著「公安」、「警察」字樣的車就心驚,看見穿警服、甚至像警服款式衣服的人心裏也打鼓。

其實,以前並不是沒有怕心,否則就不會有被迫害和被迫害中做不好了,那「怕」只不過是被正法洪勢壓下去了,並沒有去掉。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又怎麼去掉呢?

因為怕,我徘徊了一年多的時間,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可以說是我修煉以來最痛苦的。一個得了法、明白了生命意義的修煉人離開法,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的苦不堪言,真正體驗到了甚麼叫「絕望」。那種明明白白看著自己滑向深淵的痛苦和麻木與被邪惡迫害一樣令人心碎,而二者的目地卻如出一轍,形式不同而已。

內心深處我的真念始終要大法,真真切切。可是這個怕也實實在在的擋在前進的路上。最嚴重的時候是有一天晚上七點半有人砸門,我沒理他;第二天又砸門,還踹門,全樓都聽的見。家裏只有我和上小學的孩子,在孩子面前我必須表現的若無其事,可是心裏卻怕極了。第二天婆婆來看到我的樣子,非要我去醫院檢查。結果甚麼事也沒有,就是給嚇的。愛人到社區問是不是他們幹的,他們否認。從那以後這個怕心就突出了,好像得了七點半、八點半(我被迫害那天是晚上八點半警察闖進來的)恐懼症,一到這個時間段就緊張,甚至不敢開燈,不敢走動,不敢出聲。有一段時間我天天盼著搬家,想換個地方,總覺的不安全,想躲避,感到從未有過的空虛無力,可是房子就是下不來。我又動員愛人到外地找工作,也是毫無結果。連正常生活都受影響了,更不必說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了。

也許問題積攢大了,必須下大決心才能解決。就在表面看來走投無路的時候,我下定決心闖過這一關。對別人來說,這根本不算甚麼。記的我以前聽說99年7.20時有學員因為害怕,打坐時從床上掉下來,還暗自嘲笑過,想不到現在我面對同樣的問題。

人的辦法解決不了修煉的問題,要去掉怕心,必須依靠大法。這是我切身體會到的,在這過程中,我真實感受到了修煉的嚴肅、標準的永恆不變、大法的威力和師尊的無量慈悲。

我在盡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有意識的發正念去怕心。看到穿警服的、警車等不再繞著走,而是迎面過去,心中發著正念,昂頭挺胸,堂堂正正。我特別重視發正念,越到晚上越多發正念。一段時間效果很好,明顯感到那種物質去掉了不少。後來,又感到正念不足,再發正念也沒有那種力可劈山的力量。有一天學法,念到這一句:「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現自己發正念目地不是鏟除邪惡、救度眾生,而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迫害,還是被動的依賴大法、依賴發正念解決我個人的問題。這是有求之心,根本上是私心,發正念是嚴肅而神聖的用神通除惡,摻雜私心怎麼能有威力呢?

淨下心來思考怕的問題,我問自己:到底怕甚麼?我發現,我根本怕的並不是怕被迫害本身,是怕被迫害中如果承受不住一旦做了不該做的事,被落下不能圓滿。這是一顆求圓滿的心,是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的表現。我曾經以為自己找到了根本執著,有意識的去掉它,它已經不是甚麼大問題了,想不到表現為怕心這種形式的時候還真對我形成了干擾。這一點是我在寫這篇文章中思考認識到的。

再有怕,我就想,這個怕它不是我,因為我已經是大法中的生命了,是最純正的,而這個怕是舊勢力強加的,沒有邪惡的迫害也沒有這麼重的怕這怕那,舊勢力以為造成迫害之勢才能考驗大法弟子,它們不知道正信不是用邪惡的手段逼出來的,而邪惡的形勢也不可能看出人心從而選擇生命的去留,正的就是正的,不是必須用邪的來襯托才表現出是正的。所以舊勢力安排的一切都是在干擾和破壞師父正法,結果是毀滅眾生,對大法弟子的安排也是以毀掉為目地,所以才必須否定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我是還有執著,因為我還是修煉中的人,我會在法中不斷去掉執著,正法時期的修煉是以救度眾生為本,不是單純為了去掉執著,不能讓舊勢力以此為藉口進行迫害(當然自己要不斷學法、無條件的修去執著)。我對舊勢力說:你不配考驗我,因為當初主佛要下世傳法,我敢捨去已有的榮耀追隨師父下塵,我就是有了不起的勇氣和對主佛無比的堅信,師父之所以珍惜我、珍惜我與大法之緣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師父安排成就的誰也動不了,我就是要走師父給我的路,其他的甚麼也不承認。我會加倍珍惜我與師尊、與大法之緣。我這樣想的時候,正念很足,對自己充滿了信心,不再被人心帶動。

怕心也是頑固的,就像師父講的,它是花崗岩堆的山。怕越來越弱,但還是會在心念不正的時候來干擾。有一天晚上七點半,又有人敲門,開始我沒理他,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心裏有反感。過了一會兒,又敲,我想:不能再縱容它,必須面對它。我大聲問:「誰?幹甚麼?」外面靜悄悄的,甚麼也沒有。

不正的東西才是心虛害怕的,怕再頑固,我也要去掉它,我也一定能去掉它,因為有大法在,大法包含一切。偶爾又有怕心冒頭的時候,我已經能很清楚的把它從我這裏分開,我心裏說:你就是那個怕,你不就叫「怕」嗎?你可知道怕的滋味兒?這個怕不再屬於我這裏了,本來就是你的,現在還給你,讓你也知道知道怕是甚麼樣!這就叫「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這一招真靈,我發現正念往往伴隨著勇氣和智慧,而軟弱常常是正念不足的體現。

現在,我不再那麼怕了,做三件事也順利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