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是逃避,實質是怕受傷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7日】最近一直在悟「以苦為樂」,老是有時候能做到,有時做不到,而且有的時候明知故犯,過後,自己也很恨自己,可是為甚麼當時的自制力就不強呢?今天我突然悟到,其實我有一顆很大、埋藏很深的心那就是怕受到傷害,它的外在表現是遇事逃避,而這種逃避是我記事以來就一直存在的東西。

我當時入門是抱著逃避的心學大法的嗎?是的,只是我沒發現,當時我逃避甚麼?因為大法講忍,我從字面上找到的逃避的最大藉口。舉個例子,從小我是很受欺負的(好像很多同修都有相同的經歷),身體不好,打架根本不敢,所以遇到別人欺負就任其所為,回家也不敢跟家長說,因為我們家是不會找別人理論的,到頭來我還得在家裏挨一頓打,說我活該。在這種環境下我養成了不願與人交往,遇事能逃避儘量逃避的性格。其實是怕與人交往中受到傷害,同時也缺乏與人交往的技巧。遇到大法以後,看到大法講忍,就認為自己原來的行為都是正確的,好像自己一直在「忍」這成為我不去「怕心」的最大藉口,可我一直沒有覺察。

當然了不跟別人一樣,別人打你,你不能打他,這是大法的要求啊。但是,不跟別人一樣,還是不敢跟別人一樣,這兩者有本質區別啊,不跟別人一樣是「忍」,不敢跟別人一樣是「怕」。可是我10年來一直把這種「怕」當成了「忍」。表現在一直逃避矛盾,4.25和7.20時別的同修去證實法,可我躲在角落裏。現在,工作中與同事和領導產生矛盾,我就辭職,家裏的妻子經常無理取鬧,也不說一句,總是自己對自己說我忍了。其實現在看來我不是忍了,而是我根本就是不敢說、不敢做。記得有一次妻子鬧得很不像話,我實在看不過去,就說,你要離婚就離婚,我不欠你甚麼,用不著這麼對待我,結果她立刻沒話了,也不鬧了。可惜當時我沒深想,其實那次就是一次很好的機會,來區分甚麼是「忍」,甚麼是「怕」。

其實煉功人怎麼可能逃避得了矛盾呢,如果能逃避得了,師父給安排的去執著心的難不就不起作用了嗎?回想起來,10年來我的全部逃避結果是更大的困境。而且差一點失去修煉的機緣(因為逃避,我曾掉隊達4年之久)。因為逃避工作上的矛盾,先後兩次失業累計一年時間,給自己生活造成巨大影響(兩次都是師父慈悲呵護,都是我差一點就身無分文時找到了下一個工作。)教訓是慘痛的。

今天找到了這個執著,可是克服它,超越它,對我來說也不是容易的事,以前不敢面對的要面對,即使矛盾很尖銳。當然煉功人不會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但是也不能怕常人做不好的事來傷害自己。師父說過:「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在悉尼講法》)從前,我是沒和人家一樣,但是我跑了,而且跑的很快。現在不能跑了,要站在那裏慈悲的看著他,而且要勸善。

個人體會,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