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9日】我今年54歲,在98年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受益匪淺,通過學法使我心胸開闊,頭腦清醒,在思想上得到了昇華和提高。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生活愉快,覺得自己越活越年輕了。總像有使不完的勁,快樂無比,展現了大法的神奇和神聖。我非常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可是在99年7.20以後,江澤民出於妒忌,在全國開始迫害法輪功,利用電視台、廣播及媒體造謠,誣陷、顛倒黑白來欺騙百姓和人民群眾。最不能容忍的是污衊我們的師父。收書、毀書、抓人、判刑,一時間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瘋狂到了極點。搞得人心惶惶,當時我想:從古到今從沒有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難道做好人也錯了嗎?我有我的信仰,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暗暗下決心,不管今後形勢發展到甚麼程度,遇到甚麼樣的事情,我都要堅持學煉法輪功。

我和丈夫在一個單位工作,他又是領導,在這種環境下他非常害怕,他也知道大法好,也看過師父的講法錄像帶,特別是看到我學法煉功後的明顯變化,就對我說:胳膊擰不過大腿,願意煉在家偷著煉吧。當時單位要有一人煉功,單位就評不上先進,還得處分領導,時值單位正搞和獎金掛鉤,這都是惡黨的一貫政策和手段。所以我平時很少和同修接觸,只和我的妹妹來往,她也是學大法的,她比我學的早,比我精進,她敢說敢講敢做,雖然每月工資很少,但從不亂花,省下來做大法資料。後來到北京證實法,被抓,判了三年刑。妹妹入獄後,我也退休了,由於自己執著心重,怕心重,求生活的安逸,所以只是在家煉功。一直不敢走出來證實法。

由於自己是在惡黨文化毒害下長大的,對惡黨流毒在思想上影響很深,執著心強,私心大,主要是怕心太重,怕抓、怕判刑,怕影響丈夫,怕影響家庭。師父說:「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我又反覆學習了師父的各國講法和新經文,有時間就背師父的《洪吟》、《洪吟(二)》。

通過一段學法,使我深刻認識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講真相救眾生、揭露邪惡是我的歷史使命,是我的責任,應該做的。從此我就要求自己從一點一滴做起,特別是天降「九評」後,首先從親朋好友做起,勸親朋好友三退,買菜每次都多買幾家,為的是讓他們知道大法好和「天安門自焚」真相。慢慢的我的怕心小了,膽子也大了起來。特別是到監獄看妹妹,二十多人擠在一個寢室,吃的是一籮到底的玉米板糕,牙都被硌掉一個,吃的住的都非常差,最可怕的是各種各樣的刑具,都是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我的同修妹妹坐過鐵椅子,上過死人床,蹲過小號,上大掛是經常事,對她來說還是輕的,有的同修被提審,走著出去的,卻是抬著回來的,被打死就說是自殺,聽那裏的管教說,每月必須達到轉化率,和工資獎金掛鉤,所以女管教都很惡,那時妹妹她們睜眼就是「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窒息邪惡。每次探視管教都說我妹妹是最頑固的,因為她好打抱不平,敢說,敢跟管教評理,我知道妹妹做的對,正念正行,自從知道了同修在獄中的迫害和遭遇後,回想起自己,真是感覺到慚愧,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更對不起自己。

2003年1月初,妹妹從監獄回來了,馬上投入到正法中,我也下決心要堂堂正正走出來,做我該做的事,就這一念,師父就幫了我,隨後妹妹就來到了我家,一住就是半年多,那時丈夫調到外省工作,我因照顧兩個孩子,上班的,上學的,白天就和妹妹在一起,我倆一起學法煉功,一起發正念,一起發真相材料,發「九評」,開始妹妹帶著我發,漸漸的我膽子大了,我們就分頭發,各發各的,有時怕心上來時,心跳得厲害時,我就像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是在做好事,是救人來的,說來也怪,馬上就不怕了,就這樣我們發遍了城市的好多樓區和小巷,發遍了我居住的周圍後,就打車到遠的地方發,和妹妹在一起的半年多時間裏,真覺得自己修煉的路上成熟了不少,後來妹妹回家了,我也敢出來做了。

回想起這幾年來,我真是東一下西一下,總算跟了過來,這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才走到了今天。我知道和師父的要求,和同修們相比還差得很遠,今後我決心按著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走好,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