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日】在修煉的路上我走過不少彎路,也曾經消沉過一段時間。那時只是躲在家裏偷偷學法、煉功,不敢出去講真相,前怕狼、後怕虎。當同修給了我真相資料時,我很不情願的接下來,當作任務似的去做。出去發資料時,雖然也邊走邊發正念,但心還是跳個不停,手也發抖,腳底發軟,我的這種心態根本不像個大法弟子。連三件事都怕去做,更談不上精進了。覺得自己真不配「大法弟子」這個稱號。

但我從心裏還是想做好的,還是想和其他大法弟子那樣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的。只是我的怕心太重了,拖著我邁不開精進的步子。一次學法我看到師父的經文《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我明白了,要去這沉重的怕心,唯一的辦法就是學法。於是我就靜下心來多學法、多學經文。我找出了自己怕心的根源:那就是私心。師父說:「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師父評語《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我的怕心就是最大的人心,我要不去掉它,就不是修煉者,而是人!我不能一手抓住人的觀念,一手又抓住神不放,腳踏兩隻船,甚麼也得不到。師父說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怎麼不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呢?

找出差距,再去發資料時,心裏就坦蕩多了。有一次,我去貼不乾膠,剛貼上去,門內有人開門出來了,我心想:我是來救你來了,你可不要做惡事啊!想著這些,我頭也不回大步朝前走去,又繼續貼下去,回來之後感到一身輕,心情愉快,有種幸福感。以後再去發資料,怕心就少些了。

在講真相時,開始總怕講不好別人不接受,我想起師父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怕講不好不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不就是要了它們的安排了嗎?不行!我一定要去講。先是順著常人的執著心講,以後就開門見山的講,對親朋好友講,對賣菜人講,對補鞋的、補衣服的、賣水果的、收報紙的……,總之不放過每次的機會。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我能做到了,才是真正的修煉。在講的過程中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怕心。有一次我對一個朋友講真相,她不聽,還威脅我:你不怕被抓,現在抓人抓得可緊呢!我聽後心裏怕了一下,但一轉念想到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怕啥》),我就鏟除她背後黑手爛鬼的操控,再繼續講,她也就無言可對了,以後再繼續跟她講,她樂意接受了,我又給了她一張護身符,她樂呵呵地說:「謝謝你。」這次我深深感到大法的威力,感到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

我的丈夫反對我看書學法,反對我煉功。我對他發正念,也經常與他談心,關心他的生活,在溝通中與他交談甚麼是法輪功,向他講真相。師父說:「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煉,這事我自己說了算!我就當他的面煉功,看書學法,真的去做了,他也不干涉了,修煉的環境要自己去開創。

這是我一點點粗淺的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