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樣去自己的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3日】在《明慧週刊》上看到一同修寫的《天下第一怕》的文章,想想自己好像和她也差不多,我修煉中最大的關就是去怕心。現在也把自己去怕心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從小膽小、怕事、謹小慎微的我,剛一接觸大法,卻偏偏開了天目、天耳,部份功能出來了,可是剛開始又不懂得甚麼是正念,受到了許多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所以覺得非常痛苦,也很危險,其實這也都是怕心招來的。於是我就背了很多師父有關去怕心的法。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轉法輪》)。隨著法理的不斷深悟和心性的不斷昇華,干擾我的這些麻煩逐漸消失了。

雖然對另外空間干擾的怕心去掉了,但並沒有真的修掉了怕心。7.20以後,怕心更顯得複雜、嚴重了。慈悲的師父看到我的怕心太重,我又必須履行使命,就用各種方式點悟我。以前怕走黑道,在夢中經常在黑夜中行走;怕鬼神,夢中經常被神鬼追趕;怕邪惡之徒,就夢見邪惡到家,等等,直到我在夢中想起我是神,或者喊出師父的名字,才從夢中醒來。很多次夢中無正念,醒來深感愧對師尊。我的後天形成的怕心非常嚴重,從而也時常生出對怕的執著心,於是這怕也就成了我最難過的關和難。

我和部份同修幾次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大部份都能順利而歸。那是不斷的堅持學好法,悟到法理,怕心出來時還能想起法,然後拼命地排斥它,不要它,在行為上抑制住它。心裏想著不讓它起做用,更不要讓怕心阻礙正法的事。有的時候一不注意被怕心欺騙了,心想理智點吧,其實所謂的理智後面有怕心,夢中有時看到自己那真實的心態。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我們的能量和功能隨著我們的心念,想甚麼就形成甚麼,那怕心也是物質,是頑石啊,必須用強大的正念排斥它,那它就解體了。我體會到,每當怕心出現的時候,千萬不能放跑它,就是用強大的正念抑制它,而且要堅定,並滿懷自信心和正信,直到把怕的物質解體掉為止,堅定的心有多大,師父就給拿掉多大。有的時候隨著怕心走,還騙自己說是理智,那魔可高興了,和怕的物質一起隱藏在微觀中,你要解體它,當然要吃修心之苦了。

由於怕心重,剛走上證實大法之路時,顯得很被動。同修約我撒真相資料,我圓滑的找藉口不去,後來同修到家裏找,我才無奈的說:「我做。」第一次發傳單,出門時,另外空間的魔嚇我說:「公安局,槍斃」。剛上樓,心都要跳出來了。也許本性那面強,法理上知道要救眾生,心想我只要做的對,就不怕你們嚇我,你這個怕心也阻擋不了我。幸虧個人修煉時沒有忽視學法,這時出甚麼心都能想起師父的法。正如師父教導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想到眾生還不了解真相,我必須去做,於是怕的物質一次比一次弱。每次做完講真相的工作,回家打坐非常輕鬆,長時間打坐腿不疼。這樣在幾個月的時間內,我和本地同修,在邪惡瘋狂干擾、迫害不斷的危難時期,將各種真相資料大面積地撒遍城鄉,與此同時也去掉了很多怕心,增添了不少正念。

記得有一次我到外地取資料,一上車便跟上一個警察,怕心一動我便下了車。事後一想不對勁,那是怕心隨心而化來的假象。下次上車又上來一個警察,偏偏和我一排座,我明白這是干擾,我就把它當作去怕心的機會,我要把慈悲帶給他,發正念清邪惡,讓它受益,結果甚麼事也沒發生。

每到同修家取資料,心中怕的那一念產生時,就會遇到同修的鄰居問話,你是他家甚麼人?越說不出來就越問。一次到約定地點和同修碰頭時,不自覺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像小偷似的人在身後看著我們。我帶著怕心走脫,邪惡又利用另一個常人跟蹤我,後來意識到是自己的怕心帶來的,正念一出才真正走脫了。還有一次想和同修碰頭,打公用電話時一抬頭看見兩個賊頭賊腦的小伙子明顯盯著我,結果被怕心帶動,馬上打車回到家。每次被干擾師父都在微觀中讓自己看到另外空間被干擾的心態。層層破怕心時也是很苦的。但是由於對大法和師父的正信一直很堅定,認清法理後認準的路上決不回頭。我就是不斷的堅定的用法破著怕心往前走。因為做證實法的事,表面上處處會出現讓你怕的因素,只能是在頭腦中事事和怕心較量。我對自己的怕心說,你是一堵牆,我一定要用正念把你推倒;你是一根纜繩我也要把你剪斷;你要招來邪惡,我就把邪惡和你一起解體。師尊的話也一直在耳邊激勵著自己。「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

每當突如其來的聽到同修被抓的消息時,第一念沒守住,被怕心帶動的時候,就會馬上動手去收藏大法資料;當第一念想到同修時,馬上會發正念。為被抓同修發正念半小時至一小時,純淨到看到結果。證實法的事情經歷的多了,使我認識也不斷昇華。當突然接到一件必須做的事情時,第一念想到別人,或甚麼都不想,無為的去做時,就沒有了怕。因為那是無私的。這也充份體現出了法中對修煉者要求無私無我,完全為了別人活著的法理內涵吧,也許那就是自己的路,正法的需要,同修的需要,眾生的需要,也許那就是史前的誓約,也就是自己應該做的。感受到那種慈悲境界時,心態就無比輕鬆美好,所以也就體現出法的神奇,法的威力。表現出的就是做證實法的工作心想事成。比方說想見誰就能見到誰,想用甚麼東西就有同修準備好或送來,等等,等等。這時也能看到每一天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甚至輕重緩急都是安排好的。

精進中就能找到和走好自己的路,學好法向內修就能走正自己的路。守住心性,不給自己證到的一切抹黑,把自己隱藏很深沒修掉的執著心找出來,修掉它。由於在法理上進一步的昇華,怕心越來越小,證實法的意識和使命感也越來越強。原來資料靠外地供給,想到同修的不易,我們為甚麼等、靠、要,那麼自私呢?遍地開花吧。我和同修協調一致,在當地建起了幾個小型資料點,經過不斷的努力充實,基本用甚麼有甚麼,達到了資料滿足本地區的需要,目前比較穩定。我們的經驗是,學好法,守住心性,修心性,向內找,互相找,不走極端,不自滿,不畏苦,不讓怕心抬頭。

也有把握不好,擺不正的時候。由於事情多了,幹事心強了,心想把握自己,還是被忙於具體的事而干擾了學法,就產生了對自己的擔心,怕自己守不住心性,怕走極端,也產生了怕執著,這就是自私心,一度消沉了好一段時間,還認為自己做的對,實際是在保護自己,對正法的事不積極主動了,還以為是去著急心,慈悲心也小了,還覺得自己不要執著那麼多事,放下一點,甚至把自己該做的事讓給不成熟、不情願做的同修去做,還以為這是帶同修昇華。一段時間覺得心態、身體一切都不對勁了,干擾也來了,看書也發睏,求安逸心也出來了,這時師父就在夢中明顯點化:在一個高處,師父讓我坐在高處的位置,讓我坐穩,我自己有怕掉下去的感覺,自己就說我要下去,於是自己就跳下來了,一夢驚醒,也一夢點醒,痛悔中去找到自己的執著,鼓勵自己從新做好,從中也體會到師尊「精進之意不可轉」的嚴肅性,自覺不自覺的放鬆一點,虎視眈眈的邪惡就加強你的執著,在另外空間就一瀉千里。如果你學法跟不上就覺察不到自己的不足,不進則退,也許邪惡給你穩定在一定層次上,你還覺得很不錯呢。所以我體會到守住一念,守住心性也是很嚴肅、很苦的。我們還在這紅塵亂世中修煉救人,我們只能努力的去同化法,洗淨自己,不能再粘上灰塵了。

舊勢力拼命的和師父爭奪大法弟子,我們得拼命地向師父這邊掙啊,舊勢力也拼命的和大法爭奪眾生,我們也得拼命的從邪惡手中奪回眾生,讓中原大地少添新墳吧!

在此也奉勸那些被怕心困在家裏的同修們,師父給的機會還有多少了,難道對師父對法失去正信了嗎?為甚麼?如果沒有,趕快從家中走出來吧,「坦蕩正法路」,從人中走出來吧!我們真的是只有救人的份,沒有師父的正法,我們今天還能在這裏修煉嗎?我們不完成使命,還有做人的機會嗎?醒悟吧,同修,真正在法中放下生死,才是真正的生命永存,用人心保護自己的生命,只是暫時的啊,不完成我們的大願,那我們不白來一回了嗎?同時也將永遠失去哪千萬年的等待啊!別看邪惡還瘋狂,那只是解體前的無理智,黑暗中沒有你,黎明中怎麼會有你。

讓我們共同走正、走好、走完最後短暫的路。宇宙眾生在期盼! 師尊在期待!

不成熟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