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精神酷刑與虐殺(上)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8日】(明慧記者荷雨綜合報導)

本文內容:
前言
一、系統性的精神迫害
二、精神迫害的軟手段
三、精神迫害的硬手段
四、「轉化」 ── 精神閹割與靈魂謀殺
五、正信不可戰勝

前言

在山東濰坊奎文區市「610」開設的「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裏,法輪功學員張亮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強行「轉化」。張亮已被連續「熬鷹」一個多月:每天被24小時罰站,不讓坐下,不讓睡覺。每打瞌睡時,打手們便輪番上陣對其施以酷刑。一個月下來,張亮被熬得神志不清,大小腿腫得一般粗,皮膚繃得透明發亮,隨時都會綻裂;最後無法站立,寸步難行,無數次地撞在牆上,摔在地上……。其間,「中心」甚至還強迫他七、八十歲的老奶奶給他下跪相逼。

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為「轉化」陳剛,警察曾連續15天不許他閤眼,否則就用幾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其頭、胸等敏感部位。被電擊處皮肉焦灼,痛如被毒蛇叮咬,整個身體彷彿被置於火中燒烤。幹警指使十多名犯人將他毒打後,將腿雙盤綁上、再與脖子緊捆在一起成球形後,塞入床下,幾個犯人坐在床上長時間擠壓其身體,令他筋骨欲裂、幾近窒息。這種折磨使他幾乎癱瘓,兩個星期不能行走。現居美國賓州的陳剛在談及這不堪回首的經歷時說:「處於肉體與精神崩潰邊緣的我,時刻面臨著死亡或屈服的選擇。人在面臨死亡時,往往都很恐懼和痛苦;然而,屈服代表著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靈魂被玷污後的屈辱與煎熬的痛苦遠遠超過死亡本身,那感覺真是生不如死」。

年輕的成都法輪功女學員祝霞,在經過1年多非法勞教和10個月連續三個洗腦班的瘋狂「熬鷹」洗腦、酷刑折磨、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摧殘後,2004年4月2日被釋放時,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不分晝夜的哭、笑、怒、罵,將大小便弄得到處都是,還經常用手捂住頭部驚恐地喊叫:「你們要強姦我嗎?!」(見明慧網系列相關報導)


被迫害前的祝霞

被迫害後的祝霞

……

人類已進入普遍尊重人權和人道的文明的二十一世紀,當年納粹德國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遺蹟已覆上歲月的塵土,紅色蘇俄帝國的古拉格群島的靈魂與肉體之痛也已隨時光磨鈍,正醉迷於昇平的歌舞、呼吸著和平自由空氣的世人,怎能想像在有著五千年輝煌文明的中央之國,一場滅絕性迫害億萬善良法輪功群眾的沒有硝煙的戰爭已慘烈地進行到第七個年頭。從1999年7月開始,中共前獨裁者江氏卻出於對權力的偏執和妒忌,把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以謊言開道,驅使整部國家機器,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進行滅絕性迫害,法輪功學員們正承受著比德國納粹與蘇俄帝國更過之而無不及的精神與肉體酷刑的摧殘。

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殘害與虐殺是這場迫害的重要部份。邪惡之徒用精心設計的精神酷刑與令人髮指的肉體酷刑將法輪功學員摧殘至肉體與精神崩潰,以達成其「轉化」目的:迫使法輪功學員背棄自己的信仰與良知。「轉化」的標準是:要能違心說謊,「揭批」、詆毀帶給自己帶來身心重生的法輪大法和師父,痛罵和毒打自己的同修。這種將活人的靈魂噬空變成行屍走肉,甚至「轉化」成魔鬼的邪惡暴行,正在中國大陸各地的洗腦班、拘留所、勞教所、監獄及精神病院普遍系統地施行。

尤需深切關注的是,中共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一場扼殺善良人性與良知的全民性的精神迫害。這場運動煎熬著人的良心和善念,為了生存與利益,人們以「不參與政治」為藉口而「心安理得」地漠視虐殺,跨越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甚至自覺或不自覺地充當迫害工具,將中國人民拖入一場毀滅性的精神浩劫。

一. 系統性的精神迫害

*  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民洗腦運動

在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中,中共以國家的名義和政治的高度,開動整部國家機器,用鋪天蓋地的謊言、仇恨宣傳來欺騙、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全民洗腦;同時大搞全方位的連坐和株連迫害,將所在地區、單位和街道有關人員的升遷獎賞都與迫害法輪功的「業績」掛鉤,製造仇恨,挑起矛盾,威逼利誘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把這場基於獨裁者個人意志而發動的對中國社會主流大眾的迫害,變成了一種全民運動。

為在「名譽上搞臭」法輪功,中共喉舌媒體針對民眾的各種觀念,編造了各式謊言構陷法輪功:

你不是厭倦個人崇拜嗎?它就極盡造謠和醜化之能事,編造《李洪志其人其事》來詆毀法輪功創始人,說法輪功搞精神控制;你不是崇尚科學嗎?它就說法輪功是迷信;你相信現代醫學?它就說法輪功不讓人去醫院看病,死了「1400例」;你反感政治?它就說法輪功搞政治;你愛國,它就說法輪功是反華勢力的工具;你希望社會穩定,它就說法輪功破壞穩定;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它就說法輪功不真不善不忍,從善心會生出殺心;你不敢相信政府會撒天大的謊,它就把謊越來越大地撒下去,從法輪功自殘自殺自焚,到殺親人殺他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多得讓你不得不信……。

這些謊言被當成對全民進行洗腦迫害的精神刑具,通過電視台、廣播電台和報刊雜誌在全國範圍鋪天蓋、連篇累牘地反覆播放,向大眾洗腦行刑。當謊言通過國家媒體被不斷重複,大眾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也就被成功地引燃,他們既成為洗腦的受害者,又有相當一部份傳播謊言、推波助瀾,甚至助紂為虐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行惡,淪為迫害的幫兇。整個中國在新聞封鎖、輿論控制下,成為一座充斥著密集謊言的封閉洗腦場和精神監獄。

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的主要實施場所則是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精神病院、戒毒所及遍布全國各地的洗腦班。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以下簡稱「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遍布全國各地,從省市到鄉鎮村居委會,從機關、高校、到企、市業單位,多如牛毛,成為除拘留所、看守所外可長期非法關押和迫害學員的另類場所。據不完全統計,僅山東濰坊轄區的市、縣設立的洗腦班就多達13個;包括濟南、濰坊、淄博等山東省17個地級市所轄市縣共設立洗腦班70多個。

據「追查國際」調查,洗腦班辦班不經任何法律程序,不經登記註冊,無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文件確認其性質,不受任何機構監督,擁有不需任何法律文件而綁架、拘禁任何人進行強行洗腦的權利,工作人員無執法者身份卻有超越法律的權力,打死人不需負法律責任。法輪功學員還被迫繳納往往高達上萬元的「培訓費」。就這樣不折不扣的違法黑幫,居然還被美名曰:法制教育中心/學校/學習班、教育轉化中心、關愛中心等。

中共江氏集團甚至將迫害的黑手伸到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將法輪功學員的親屬變成獄卒,將一個個原本溫暖幸福的家變成「家庭監獄」。僅四川省成都崇州市崇陽鎮小羅村就有兩位學員在「家庭監獄」中被囚禁摧殘致死,她們是73歲的方桂明和63歲的汪秀雲。

中共江氏集團大建「洗腦班」,廣設「家庭監獄」,最大限度地擴張了迫害的場所和範圍,使得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無處不在。

*  「轉化」指令來自中共最高層

1999年6月10日,在江氏的直接命令下,中共中央成立了「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由李嵐清、羅幹等負責,層層下設「610」辦公室至最基層,專門策劃和實施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各地「610」機構的職能是「指導和協調公、檢、法、司法、安全各部門偵查、抓捕、起訴、審判等處理法輪功工作的一切活動」。基層「610」的權力在同級政府部門和公檢法之上,直接對上級「610」負責。「610」機構的設立,公然違反《憲法》第36條和第89條;中央「610」未獲全國人大批准,也未得國務院任命,是地地道道的非法組織。「洗腦轉化」的指令來自中共最高層,被作為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由「610」機構自上而下層層傳達,並脅迫各級黨政職能機構落實和實施。

1999年7月20日前後出台的一系列文件、通知,標誌著對法輪功的正式迫害開始。在《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裏提出,要「做好修煉『法輪大法』黨員的轉化工作」,並具體定義轉化的標準是「主動脫離法輪功組織,從思想上與其劃清界限,並揭露法輪功問題」。

8月24日,新華社發表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的通知,要求「進一步做好絕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教育轉化和解脫工作」,將迫害對像擴大到了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在這些文件中甚至強調,即使「只是為了健身強體而練習法輪功的人」,只要沒有「正確認識」,不放棄信仰,就不能被「解脫」。可見,這場迫害從一開始就是針對全體法輪功修煉者的信仰的。

在後來下達的系列文件中,要求各地「認真摸底排查,徹底澄清未轉化人員底數」,「對未轉化人員(哪怕是只在家煉),絕不放過一個,分期分批送法教中心轉化」。「一個都不放過」,彰顯中共江氏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實施群體滅絕的決心。

文件還聲稱,對法輪功學員的「處理」是因其觸犯了法律。然而,沒有一條法律界定修煉法輪功違法,反而正是江氏集團這種不經任何法律程序的任意綁架、關押、「說服教育」加「萬伏電棍」式的「轉化」,在公然蔑視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在大規模系統地侵犯憲法賦予民眾的信仰自由的基本權利。事實證明,是中共江氏集團下達的「絕不放過一個的100%的轉化率」的指令在驅動和維持迫害。

在中國社會被這場曠日持久的對「真善忍」的迫害拖入政治、經濟、環境與道德的全面危機,人民已厭倦這場毫無理性的迫害、國際社會也廣泛質疑其迫害的合法性時,2006年2月28日上午,公安部法制局局長柯良棟等人在記者招待會上,歪曲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並授意新浪網以「公安部:從事法輪功活動將予治安處罰或勞教」為題,發表其答記者問,傳播其升級迫害的意圖。從中,中共繼續脅迫全社會以億萬和平的、信仰「真善忍」的修煉民眾為敵,其反人性、逆天理的邪惡本性暴露無遺。

*  中共「洗腦轉化」的理論研究

中共曾組織大批專家學者,研究法輪功學員不轉化的因素及被所謂「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的「弱點」,還研究所有法輪功的著作,運用最新的心理學研究成果,結合各地勞教所、洗腦班的「實踐」,試圖找出如何用各種歪理邪說、親情及生存壓力等,加上肉體酷刑折磨,摧垮法輪功學員的肉體和意志,以達成對法輪功學員的高「轉化率」的系統模式。中共「洗腦轉化」的理論研究竟然被堂而皇之地作為「科研項目」下達給中國社會科學院。

在與中科院相關「科研」協作的勞教所裏,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迫寫詳細的「思想彙報」。比如,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要求沒被「轉化」的學員寫為何要煉功、煉功後的體會、變化、為何寧可坐牢也不放棄修煉等等。對所謂被「轉化」了的學員,則要求寫「轉化」的詳細原因和經過,如:是誰的甚麼話、在甚麼情況、環境、條件下發揮了作用而「轉化」了過來,還要求寫所謂「轉化」前、後對法輪功的不同看法和轉變的原因等等。

勞教所裏專門設有「管教科」,負責收集這些資料,從中「研究」怎樣才能從精神上和心理上把法輪功學員搞垮,將有關資料交給中國社會科學院,然後由頂級心理學家去研究迫害對策。這些有好幾百頁厚的「專著」再被下發給勞教所,先由「管教科」的警察研究後,再教其他直接「轉化」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按照所謂優化的模式一步步對付法輪功學員。

中共的思想「轉化」的過程大致分為五步:

(1)威逼利誘:以偽善的手段找出學員的弱點,發動情感攻勢,脅迫轉化。

(2)肉體折磨:一段時間後,若威逼利誘不起作用,兇徒便露出本性,將學員置於高壓環境下,用「熬鷹」、酷刑、長時間高強度的苦工、惡劣的生活條件,令學員處於承受的極限,以導致其肉體與精神崩潰。

(3)精神圍攻:用各種歪理邪說來混淆視聽,進行精神麻醉和摧殘。

(4)物理隔離加心理暗示:將學員長期隔離在封閉環境中,進行各種陰毒的心理暗示,在「絕境」中,令其懷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正常,以至放棄信念。

前幾步往往交叉、反覆使用,直到人精神徹底崩潰而被所謂「轉化」。

(5)唱《同一首歌》:與惡警、幫教共唱《同一首歌》,宣告洗腦成功,讓人對邪黨的「教育」感恩戴德,並將被「轉化」的人拉入他們一夥,再去幫著「轉化」別的學員。

為提高所謂「轉化」效率,北京等地的部份勞教所乾脆跳過第一步,直接將學員置入恐怖高壓中,採用「先緊後松」的模式。

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系統性的精神迫害,迫害手段多種多樣,軟硬兼施。各地勞教所、看守所、監獄及洗腦班還廣泛「交流」,進行所謂「經驗推廣」,使迫害手段花樣翻新。比如,自2000年10月底開始,沙洋勞教所的警察就帶領一批「猶大」到湖北省中心洗腦班、獅子山勞教所、十堰洗腦班、荊門洗腦班、荊州洗腦班、宜昌洗腦班、黃石洗腦班,甚至遠到長春、山東等地的迫害場所「傳授經驗」。2005年夏,各地迫害場所又廣泛組織全國「考察」,互相「參觀學習」、總結迫害「經驗」。

實際上,對法輪功學員所謂100%的轉化,就是迫使每個修煉者在放棄信仰和承受無限升級的殘酷迫害之間作選擇。對堅定的信仰者而言,放棄信仰意味著精神死亡,而承受無限升級的殘酷迫害最終很可能導致肉體死亡。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江氏集團都在蓄意滅絕法輪功修煉群體。

二、精神迫害的軟手段

*  偽善的轉化

轉化人員以偽善的面孔出現,製造「關愛」的假相,使學員心理放鬆,花一段時間與學員「談心」,以了解每個學員的心理動態,發現「弱點」,重點突破,再針對不同思想類型的人分門別類的做「轉化」工作。這是在「轉化」前期被普遍採用的方式。

比如,對擔心牽累親人的學員,「幫教」人員會偽善地勸導,以親人在社會上會抬不起頭,兒女也將面臨失去工作,朋友、同事和鄰居怕受牽連也不敢接觸你來脅迫,等等。同時,發動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以骨肉親情、以死、以離婚等脅迫「轉化」,也是其慣用伎倆。

瀋陽大南收容所在李偉勛的親人探視時,利用親情發動「轉化」攻勢:白髮蒼蒼、老淚縱橫的媽媽喚著愛女的乳名勸她:「寫個悔過吧,咱好回家,聽話!」李偉勛忍淚對媽媽說:「媽媽,我沒做錯甚麼,不能寫。」「媽給你跪下了!」「媽媽,不要這樣,我煉功後那麼多無法醫治的病都好了,心也開闊了,這您都是知道的。媽媽,您的女兒是甚麼人,您也知道,我做的都是合法的,違法的是他們。」望著無奈流淚離去的慈母的背影,李偉勛柔腸寸斷……

對被迫害得身體處於崩潰邊沿的法輪功學員,有時「幫教」人員會轉用軟手段,甚至佯裝偽善地「問寒問暖」,以此來動搖學員的意志。在海南勞教所工作人員和海外法輪功學員之間,有這樣一段網絡對話:

勞教所 ──「你們說的迫害不是事實,我們對他們很好啊。他們絕食,我們還把青菜煮得很爛連著粥一勺一勺餵他們呢!」

法輪功學員 ── 「是麼?人家在家裏好好的難道不會自己吃飯,非要被抓到勞教所享受『餵飯』?過去那些惡霸強佔良家婦女,不也對被搶的女子很好麼── 穿金戴銀,還有佣人。惡霸是強佔別人的肉體,而勞教所的『思想轉化』是強姦人的靈魂,後者難道就不邪惡?」

*  扭曲的心理「矯正」

整天強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觀看誣蔑法輪功和創始人的電視、書籍,聽「幫教」人員的攻心洗腦,聽已被轉化的「猶大」們斷章取義的邪悟歪理。「幫教」與「猶大」們輪番上陣日夜「談心」,以扭曲學員的心靈,摧毀意志,達到所謂「轉化」目的。

勞教所、洗腦班的歪理邪說很多,比如湖北沙洋勞教所的「以法破法」:「你不要做好人嗎?你被關起來,給親人、單位領導造成多大傷害啊,如果不轉化,你會被延期,會給他們造成更大傷害,那樣你還能算好人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個中的嚴重邏輯錯誤:給人造成傷害的主體是「學員被抓」的事實,被迫害前,法輪功學員們修煉後工作更盡心盡責、任勞任怨,更體貼關愛他人,修煉帶給所有人的都是歡樂;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才遵照憲法去上訪,而惡人違背憲法迫害學員,中共的無理迫害才是這所有痛苦的根源。

再比如,對許多親身體驗過法輪功的神奇,從中受益,甚至獲得第二次生命的學員來說,如果直接說法輪功是騙人的,讓放棄,學員們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的「幫教」就歪說「轉化」不是放棄修煉,而是按照法輪功的原則,為了別人而放棄自己、甚至連自己的修煉都該放棄,還胡說是所謂「更高層次的修煉」。人在清醒狀態時,這些顛倒黑白、混淆邏輯的邪說不值一駁,但在高壓環境中,在精神和肉體承受到極限之後,人在神志不清時就可能被搞糊塗。很多這樣被所謂「轉化」的人出來後都清醒過來,又恢復了煉功。

鐘月從名校碩士畢業後就職於中央直屬機關,因給江澤民寫信反映法輪功真情而被非法判一年勞教。以下是她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的一段慘痛經歷:

「在被分到勞教所之前,我先被關在調遣處。這裏的警察個個面目猙獰,像地獄裏的小鬼,我根本不敢相信世上還有這樣的地方。進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逼脫光衣服檢查,稍有抗議,就會招來劈頭蓋臉一頓電棍電擊和毒打。我每時每刻都在承受著肉體與精神的折磨,神經時時繃得緊緊的,時間長了,我發現腦子不好使了,神智變得有些麻木不清了。

心理學研究顯示,當人的身體被折磨到極點後,精神就會變得虛弱和鬆懈,在這種情況下最容易接受『思想改造』。突然一天,我被帶離地獄般的調遣處,關進新安勞教所。在那裏,警察不打我了,而是讓十幾個已被轉化的人圍著我,不分白天黑夜地找我『談心』,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他們就這樣天天給我灌他們那套歪論,一遍,兩遍,十遍,一百遍……聽得多了,再加上連續不准睡覺,整個腦子就亂了,我精神恍惚地簽了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事後,我躲起來撕心裂肺地痛哭了好幾個小時,這輩子再不能修煉了,彷彿世上一切都被毀滅而不存在了,所有的只是無盡的絕望……」。

*  邪惡的心理誘導

在封閉環境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無孔不入的心理暗示與誘導,以搞亂學員的判斷力:

在各地迫害場所中充斥著「轉化新生」、「回歸人性」之類的顛倒黑白的標語文字。

北京女子勞教所的「幫教」常「惋惜關心」地跟學員說:「你知道你眼神有多可怕嗎?偏執狂的眼神就這樣。」「你自己當然不知道了,有幾個精神病承認自己是精神病?」「你以為被關到精神病院是被迫害,其實你是真的瘋了。」這樣長期反覆暗示不轉化是精神不正常,讓學員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以達到摧毀學員的自信,使之屈服的目的。

心理誘導往往與「熬鷹」、做苦工等手段配合使用,如新安勞教所的「嚴管」:將學員封閉在3-4平米的小號裏,包括洗漱、上廁所都在裏面,強迫人整天面墻而站。長時間的站立,人不但極度疲勞、頭暈眼花,除了白牆外甚麼也看不到所造成的特殊心理,還會令人產生可怕的幻覺,感覺走投無路,讓人的精神幾近崩潰。

還有一種被普遍使用的軟刑罰,就是用強制學員在極其惡劣的生活環境下每天做長時間的苦役,來磨蝕學員的身體和意志。天津雙口勞教所強迫學員從早上5:30開始,直到凌晨2點多才收工。活幹得慢一點或完不成量,就會挨上一頓毒打。年僅20多歲的天津河東區的劉平,曾是個身體強健的飛行員,就是在這樣的長期迫害下被耗盡了心力,2002年元旦剛過的一天,他爬上床就再沒起來,永遠閉上了眼。惡徒常常對堅定的學員延期關押,用他們的話說,不「轉化」就只有死路一條。

在前無出路的絕境中,《同一首歌》登場了。它會令極度疲勞的神經放鬆下來,那充滿誘惑力的歌詞也隨之一句句打進大腦,本能生出的尋求解脫的思想,可能就令一些人意志垮掉而「轉化」。

*  利用所謂被「轉化」者

是最陰毒的一招,一方面利用這些人的「相近經歷」、「感情相通」去轉化別的學員;另一方面,即使後來這些人清醒過來,也會因自己的所作所為而痛心疾首,不能自拔,而喪失繼續修煉的勇氣和信心。這可謂「一箭雙雕」。若學員拒絕被利用,就被認為還有善心,還沒跟法輪功徹底決裂,於是會重新再受那些令人髮指的折磨。

河北省省會法制教育中心的教育處長孔繁運曾當眾對已「轉化」的人說:「甚麼時候我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徹底了。」

也有人被顛倒黑白、混淆善惡的糖衣毒藥洗腦而邪悟,受害而不自知,反認為自己獲得了新生,對施害者感激涕零,甚至為虎作倀,幹出滅絕人性的暴行時,還認為是為別人好,在做好事。

被關在北京女子監獄的順義學員董翠,因受不住折磨被迫寫了揭批書,但監區長田鳳清嫌她「轉化」不徹底,指使惡警席學會、董曉慶帶領李小兵、李小妹等被「轉化」失去人性者,殘忍地將她活活打死。董翠的頭被打出洞,全身傷痕累累,骨肉分離。那些曾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竟被「轉化」成了殺害自己昔日同修的幫兇!一個參與者出來後清醒過來,她哭著說:「我們當時真覺得打她是為她好,沒想到會把她害死……」。

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摧殘比肉體折磨更為陰險、狠毒和殘忍。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