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真善忍畫展的經驗和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7日】剛在德國卡姆市辦完畫展的時候,我覺得有很多體會要寫下來,後來沒有好好整理,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覺得好像沒甚麼值得寫了。最近又慢慢意識到這件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所以還是想和大家在這裏交流一下。

準備工作

1.找展覽場所

我所在的城市很小,而辦畫展的場地要大。去年3月份,我去找了文化辦和文化處,他們都沒有合適的地方,唯一的畫廊到2006年的展覽都排滿了。後來又想到了Stadthalle,前兩年的大法活動都在那裏辦。一看日程安排就9月有一週空,再談了租金,老闆了解我們活動的性質,以最優惠的價錢租給我們,回頭和小組的學員一商量,大家覺得可以辦。

我們附近的帕紹市(Passau),相對大一些,就花費一些精力和時間,當地學員找了很多的地方,教堂、畫廊、文化部,都排滿了,後來學員還想到暫時租用搬走的商店店面。因為時間安排上的限制,帕紹的學員只可能在10月前辦,所以最後租了假日飯店(Holiday Inn)的會議廳。價錢比較高,但權衡各方面情況,他們最後定了下來。我個人感覺酒店環境很優雅,很適合藝術展,如果學員經濟上能承擔的話,還是值得的。常人也會覺得藝術展的品位高。我覺得,如果學員近期就想辦畫展,卻找不到免費的場所,不妨打聽一些出租的場所,當他們明白真相後,常常會給我們優惠。

當然整個找場所的過程提供給我們一個很好的講真相、清理環境的機會。平時我們可能都不會接觸到的人,通過找展廳和大法的緣份結上了。所以即使沒有租到展廳,我們也不會白跑的。再說,很多障礙也是層層突破的,最後找到合適的展廳可能是很偶然的機會,實質上是我們不斷的去講真相、不斷的掃除障礙後,最後,人這一層就會反映出來,找到了各方面條件合適我們畫展用的展廳。

2.運輸畫作,開幕式情況

畫作有40幅,有的比人還高。所以運輸需要麵包車。從運輸去展廳、小心打開包裝、布置畫展,到結束後拆卸、包裝完好運到存放地,需要3-5名學員協調好。工作量大,干擾也大,我們思想上稍有鬆懈,就出麻煩。

我們這裏就有新學員裝運畫作的時候背脊好像被重重打傷了一樣,動不了了,後來通過學法很快恢復了過來,也成為了新學員證實法的親身經歷。我先生不修煉,幫忙完了畫展拆卸、重新包裝後,也大「病」一場,症狀和我上回給總統遞請願信一樣。遞交的整個過程中很輕鬆,很順利,回到家,就不行了,「病」的我都垮了。後來悟到「鬆而不懈」的道理,覺得自己要做的完成了,正念也沒了。我正念足的時候,邪惡迫害不到我,可是一懈怠下來,馬上給我顏色看。

這次畫展,我很清楚,不管畫展在進行中,還是結束了,也就是說在任何形勢下,都要保持正念。這次我自己挺好,可是我先生(他很支持大法,但不修煉)「倒」下了,這就突現了我在法上的認識還需要不斷提高,每次遇到關、遇到難不會和上一次相同。恰好讀到一篇交流心得,提到了「跳出個人修煉發正念」,在面對邪惡迫害時,大法弟子發出的「徹底鏟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和「徹底清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其結果是完全不同的。我發現問題就在於此,還是沒有把我的正念容於正法之中。

卡姆市畫展結束後的運輸工作得到了好心人的幫忙,他原來參加過法輪功九天錄像班,後來又去聽其它的講座了。這次來看了畫展,對他觸動很大,特別是站在「主佛」的雕像前,一種無形的力量把他拔起來往前拉,他站著都失去了平衡。他自己也不停的說,能量很大,能量很大。看完畫展,他竟然拿了一張凳子坐在展廳一邊睡著了,我理解大概是師父在幫他調整腦袋吧。醒過來後,我們正好要集體學法,他也在一邊聽著。很巧,我們讀的章節就是關於他的問題,他就是「到處去求法,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轉法輪》)的情形。 我們也想幫幫他,和他多從法上交流。他也用行動來表示感謝,用他的麵包車義務幫我們裝卸,運輸。去Passau辦畫展他也一口答應借給我們麵包車,不收費用。本來覺得事情都安排好了,可是卻在畫展前一天得知他去住院了。我也感到這件事我太大意了。幸好畫展開幕前,Passau的學員臨時租到麵包車。至於那個麵包車主,竟然被醫院誤診,在醫院白白的折騰了這麼多天,甚麼病也沒有。

這些事明顯都是干擾,被干擾的原因呢,我覺得自己還是沒有把別的城市的畫展同樣認真對待,都是為了救度眾生,我為甚麼就重視成度不同呢?同時,我們也看到邪惡對這個畫展虎視眈眈,有漏馬上搞破壞,但是我們有大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表象看似雜亂,實質都在按正法的需要歸正著。其實,整個畫展的籌備過程讓我見證到的是大法的「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經過多次在本地的大法活動,我在意外情況面前鎮定了許多,其實這源自對大法的堅信。因為我看到的是,任何形勢干擾都不可能超過大法,心裏有法在,那邪惡儘管施展其所能,來上「千條妙計」,最終也不過是為師父的「一定之規」所用而已。

在卡姆市的開幕式上,我不知道電源怎麼打開,舞檯燈光、話筒都沒法用。緊急情況下,我們一商量,決定不用話筒了。兩位嘉賓的發言比較響亮,可是畫展總協調人Volker的聲音一開始比較輕,好像被甚麼壓抑著,可是漸漸的,他的聲音越來越洪亮,我們在後台都聽的很清楚,能感受到全場的氣氛都靜止了,每個人都全神貫注的聽,時間在那一刻也好像被凝固了。整個開幕式是成功的,我們這裏的新學員和她的朋友非常感動,新學員說我們被籠罩在強大的祥和的能量中,她的朋友說,畫展的開幕式觸動了她心靈的最深處。市長提早來看美展,原先市長說他的時間安排很緊張,沒有很多時間參加開幕式,接著還有一個活動要出席。後來我發現市長卻是在整個開幕式從舞蹈、發言到最後的功法表演結束後才離開的。對忙碌的政客來說「早來晚走」是比較少見的。我想,是大法的純正祥和留住了他的心、留住了他匆匆的腳步。

說到開幕式,就想提一提我們的煉功小組做了哪些準備工作。一位學員買了一套中國茶具,一個壺,6個杯子,有學員帶來了中國茶。另一位學員負責泡茶,換洗杯子。開幕式結束後,發現茶葉放得太多,茶太苦了。這一類的小節請大家下一次稍加註意。我們還去中國店買了小點心,奶油青豆,華夫餅乾。立地的桌子上我們鋪了黃色的紙台布,用各色蓮花做裝飾,還有學員準備了吊蘭新芽栽種的小盆景讓桌子顯得頗有生機。這位學員還做了不少這個小盆景,花盆上粘一朵蓮花,送給來賓做美展留念。贈送小盆景的主意是德國學員想到的,我覺得德國學員在這方面普遍比中國學員考慮周到。比方說,辦法輪大法信息日,他們就會想到為參加活動的同修準備飲料,夾肉腸的麵包(給素食的學員準備果醬的),還有自己烤的蛋糕,冬天他們想到帶熱茶。我們中國學員,就往往只顧著準備信息日要的資料啊,橫幅啊。我剛修煉的時候,有同修說,同修之間很冷漠、不慈悲,也不能互相寬容對待。當時我很不明白,後來我發現確實還存在問題,我們的「真善忍」好像只是面對要救度的眾生的,對於同修是兩回事了,其實這還是我們有沒修好的地方,否則在任何環境裏,對任何人都有一顆慈悲的,祥和的心,怎麼會因人而異呢?這也是一個修「真」的問題。我個人覺得,自己要修到這個境界,還有一段路要走。順便想到慕尼黑學員聲援退黨大遊行的通知中,首先關照大家穿便於步行的鞋參加遊行,我覺得很溫暖,這是一種純善的體現。

再有,去年我看到國際大赦辦活動的時候,發自己做的小餅乾,咬開後有一張小紙條,裏面寫有關於人權的信息。以這樣的方式傳播信息,往往效果比你講半天要好,印象也深。從法理上看,就是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常人都有好奇心,激發一下他的好奇,再傳遞我們要講的真相,也許他們更容易接受。他們還準備了一些人權常識問答題,孩子們都饒有興趣的讀牆上的海報,然後作答,全部答完,可以得到小紀念品。這比我們一味的免費贈送紀念品效果好地多,孩子們了解了人權方面的知識,也更珍惜紀念品。同時,他們還讓孩子們親自動手織地毯,織圍巾,體驗童工勞動。原本人權組織的瑞姆先生是打算讓聽過我們中國人權報告的,熱心支持制止迫害的中學生們輪流扮演酷刑受害者,其實這個想法很好,媒體也會很感興趣的,可惜我們之間沒有溝通好,所以還沒能實踐起來。

我想,只要有心做,就會有智慧的,何況我們都是大法中修煉的生命呢,大法已經賦予了我們救度眾生所需要的各種能力,關鍵是我們要懂得如何去施展。

3.畫展的宣傳工作

主要是到市中心分發美展傳單和海報。同修已經大量的印刷了傳單,非常便宜而且美觀。貼海報、發資料也是個證實法的過程。因為邪惡因素太害怕海報被張貼出來,馬上變天。整整兩個星期,陰雲密布,陰雨綿綿,我出門貼海報的腳步一再被阻擋,心理上也感到壓力大。因為我是騎自行車的,一決定出門,立刻就下雨,幾次放棄了之後,覺得不能這樣被動下去了,邪惡不會自動撤退或消失的,所以天也不會晴朗。下雨就披上雨衣,把自行車的掛包保護好,不讓滲水,就可以。其實,邪惡就是沒甚麼力量,正念一堅定,出門貼了幾張海報,雨就停了。美展開始前一個星期,我得到了一份臨時頂替的工作,發報紙。順便我把美展資料一起塞信箱了。這份工作體力上真是想像不到的辛苦啊,同時也是因為那個報社的總部不支持大法而不讓登畫展預告,心裏覺得很難過。我的感覺是,那個星期的報紙拿在手裏好像空空的,沒有份量,沒有價值了。其實我沒有做好的時候,眾生都對我失望。後來我再到報社去講真相,說著說著,傷心得直掉眼淚(人心人情的成份多一些,覺得迫害都那麼嚴重了,報社還是視而不見),記者體諒我的心情,登了一條短消息。如果當時多一點正念,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問題,而不是認為因為發生了迫害,所以要報導法輪功,那麼情況肯定就不一樣了。

關於貼海報,如果有條件的同修,可以準備一些帶洪法書籤的小蓮花給允許貼海報的人,作為感謝。他們都很驚喜,有的直接掛在商店裏做裝點。我告訴他們,這蓮花會帶來好運。還有在允許放資料的地方擺3-5張資料。「萬古事 為法來」(《戲一台》),他們開的商店,等的就是這一回,所以有的時候,我還沒有開口說我的來意,從他們的表情看,已經知道有好事來了。我想貼過大法海報的地方和允許貼海報的人,都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的,所以我盡最大可能給更多的人機會。憑以前的經驗,如果拿到海報的人有各種原因,不馬上張貼起來,我總是會順便問一聲,是不是有可能馬上貼出來,或者和他們簡短聊聊,效果還是比較理想的,同時發正念清清場。因為事後我發現他們有的轉身就把海報扔了,他們就是對大法犯罪了。做這件事需要時間和正念,每個城市看情況去做。一個學員的力量總是有限的,要多和小組的同修溝通。起初我就感到在單槍匹馬的幹,其他學員好像根本沒想幫忙做。其實,就一念之差。遇到困難,我總有打退堂鼓的想法,其他學員覺得我不該接手辦畫展。通過交流,我們的心堅定下來了,更明確了辦畫展的意義──用畫展喚醒眾生心中的善念,開啟對生命本源的思考,憑著內心的良知正義,共同結束這場迫害。再有,目前畫展在德國、在歐洲還是起步階段,開好頭,對今後的畫展有很大的帶動推進作用。所以,我們要盡全力去做,同時也請求德國學員正念支持。不少同修也寫電子郵件給予幫助、鼓勵。這時,我感到身體上壓負的東西一下子減輕了很多,沒有了迷茫,我們小組也都積極行動起來了。

還有一個途徑就是在交通要道掛橫幅。在卡姆市這裏,我們每次大的活動都在交通要道邊上的體育場的鐵絲網上掛橫幅。我很早就注意到那裏有各種活動橫幅,後來去Ordnungsamt申請。雖然得到批准,但是那位負責人並不很願意。見到我也態度很不耐煩,覺得我所做的事沒有意義,中國很遠,卡姆很小。我確實存在有求的心態,但他的批准能使很多人能讀到大法活動的正面消息,所以被邪惡看得也緊。後來我還是不斷的和他打交道,講真相,新學員也走出來跟他講真相(新學員和他原來有公務上來往,所以本來就很熟悉,那位負責人見到她也修煉法輪功,並在市中心的廣場呼籲停止迫害,震動很大)。去年我們的橫幅遭到市政府另外一個辦公室的非議,該負責人自己出面解決了問題。現在的情況有了很大的轉變,這件事也容易多了。我們為這次的真善忍畫展也製作了橫幅,長3米多,寬0.8米。如果能找到人流或車流多的地方,在美展開始的前兩週掛出來,是個很好的傳播美展消息的方法。在卡姆這裏是不需要費用的。我們這裏辦信息日,政府也不向我們收費,辦公人員覺得我們的活動也不盈利,是揭露人權迫害的,每次都給我們特別照顧,這是人明白的那面在起作用。這次在帕紹是挺可惜的,橫幅沒能被許可在假日酒店大門口懸掛出來,我覺得還是講真相沒有到位吧。不過,同一天酒店裏還有一個美容健康保養的諮詢活動,設在美展展廳的前廳。他們的橫幅倒是掛的高高的,順便也帶進一些有緣人。我以前在明慧網上讀到過小弟子看到橫幅在另外空間發揮著很大除惡的作用,橫幅裏發射出許多法輪給人清理他們身上的邪惡因素,人走過去就給清理了。如果人仔細閱讀橫幅,人的身體就起變化。當然我們不能執著於結果,我知道這對人好,就盡我的可能去做。橫幅掛好後,我總是發一個正念,讓其發揮出最大的救度世人的作用。

4.發邀請,向媒體、政客、文化處講真相

這次美展的邀請信,我們有兩種準備。一種是當面邀請的,我們自己設計的美展書籤(光面紙,用Publisher軟件,一張A4紙能做9張書籤),背後貼上邀請(美展時間、地點、聯繫方式等)。把邀請卡掛在蓮花上,帶給我們當面邀請的人。另一種郵寄的,就不帶蓮花,邀請卡上繫上金線,保留著作為書籤也很實用的。邀請卡以外,我們還準備了一張A4紙的內容,一面是瑞典美展歐洲議會議員的開幕式講話,還有一面是德文大紀元的報導。收到邀請的人可以了解到畫展非常受重視,意義深遠,還有機會知道德文大紀元這個媒體。

能收到我們邀請的人都是有福之人。所以,我們有可能還是儘量多發一些。我起先也猶豫,花這些時間值不值得,反覆請都不來。後來同修說,機會還是要給人的,至於來不來是他們自己的事了。我也意識到,不要帶著任何觀念去邀請,甚麼都別想最好。我花了一個晚上,在網上查了很多電視台和電台,還有主流雜誌等,給總編寄了邀請,並發了正念。後來還聯繫了當時給總統遞交請願信時認識的電視台記者。雖然主編最後沒有決定報導美展,但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很感激我能想到他們的節目,給他們提供美展的消息。我們也試圖和大型連鎖超市Kaufland的週報聯絡,希望他們能在健康欄目中介紹大法和美展。溝通中發現他們對大法還有誤解,認為大法有政治色彩。針對這個問題,我們回信明確陳述了大法為甚麼遭到迫害的原因。

此外,考慮到政客、媒體工作人員事務繁忙,我們發邀請之外,美展開辦前一週,再發了一個電子郵件,陳述了美展的價值和現實意義。同修有需要的話,可以借鑑。

對於當地的媒體,我已經是熟門熟路了,數不清去了多少次了,和報社打了兩年多的交道,那裏的記者大多認識我。有個記者跟我說,我總是去他們報社,所以他們都知道法輪功受迫害的事,也都認識我。我自己倒沒有意識到,周圍的記者都在跟著聽我給總編講真相,可能他們之間也議論法輪功。其實,卡姆當地的報紙報導法輪功確實相對比較多,有些質量也很高。每次親自去報社都在清理那裏的場,而且我總是先發電子郵件,然後親自去一趟,和記者面對面談談我們要舉辦的活動。其實親自去,記者也會感受到這件事的重要,多加關心。如果有了問題,也可以及時溝通。站在記者的角度考慮一下,你就能想像他們每天都收到大量的郵件,可能他不會特別注意到法輪功,如果我們親自拜訪一下,可能也就3到5分鐘,有時候,記者有興趣可以多談一會兒。當然,師父的講法中也說了,大意是實質上還是有舊勢力的間隔因素,使他們被抑制著,對大法表現麻木。不管形勢如何,世人甚麼態度,我們持之以恆的去講真相就是了。

這次美展對我的心性考驗很大,因為太突然。滿以為當地報社肯定給我們積極做宣傳的,我用以往的經驗形成的觀念代替了正念,結果報社並沒有像從前那樣在重要版面給畫展做詳實的圖文並茂的預告,還有的報社竟然說總部有指示,不要再報導法輪功了。而該報社曾經給去年的大法活動以頭版新聞作介紹的。而我熟悉的記者也沒有在開幕式上露面,到場的兩位記者寫的報導泛泛而談。這一切都暴露了我的執著心所在,對以前媒體積極報導的歡喜心和依賴心,還有就是證實自己的心太強盛了。邀請Landratsamt的議員,並和下屬的卡姆地區文化處合作宣傳美展,也遇到了類似的困難,因為原來我們接觸比較多的人員都去度假了,頂班的負責人甚至認為大法搞政治,所以不予以大法支持。我們通過講真相讓文化處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可是由於正念不堅定,遇到困難就退縮了,對議員以及報社總部的講真相工作沒有深入進行下去。學員的內部意見不統一,所以成為了這次美展的一個遺憾。回頭看來,其實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找議員,找記者本身沒有錯,不是執著,就是個心態問題。德國學員認為應該懂得尊重別人的決定,不要一再打擾別人,我個人強調,他們不明白真相才不支持大法,當然要找他們再講下去。由此,我想到了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的解答:

「師:所以我說你們別拍。有的學員一見到我「喀嚓喀嚓」老是拍照,我倒沒有甚麼,形像好壞沒有關係,但是拍完了你自己又覺得不好受。以後注意吧。凡是這樣情況的,不好辦你乾脆都統統給我吧,我來處理。

弟子:(師:這個字很多啊。)中西方學員在派發真象材料時表現方式不同,如西方學員總是手舉著傳單靜靜的站在那等人拿,但主動過來拿的很少。而特別是台灣來的學員總是禮貌而又熱情的遞給對方,往往派發得多,但總遭到西方學員糾正,而在酷刑展現場講真象更是。我們多方希望他們能主動去講真象,不必等人。

師:我想,西方學員他肯定是有這樣的想法,他覺得我們修真、善、忍的應該對人禮貌,應該表現大法弟子的善。他們肯定是這樣想的,所以他不去直接找人,等著他們自己來拿。我想你們的想法是沒有錯,但是救人也很急。大法弟子捨家、撇業,克服了種種困難,經濟條件也有限,來到這裏講真象、救人,實際上是很不容易的。既然是救人,我們就主動一點還是好,但是要禮貌。

  禮貌一點,主動一點,別人也不會反感,我們把資料又遞給了他,我覺得這樣好。等人來拿的話,也許你在意念中在想救他、叫他來拿,可是人這一面要強起來明白的一面也不起作用。比如說在曼哈頓的人都很忙,他們腦子在想賺錢的事,要去見一個甚麼人,要做成一件甚麼生意,他匆匆忙忙的在走,他在思考東西的時候,你發出的那個念使他明白的那面想要過去接,他人的這面也很強,也會錯過。所以我想呢,還是禮貌的打聲招呼,主動一點比較好。

  我知道這樣做對於西方學員很為難,因為他們覺得打擾別人、主動打擾別人總是過意不去。不是的,你要想你是在救人哪,就沒有問題。」

這次美展的消息被卡姆市以外的多家報紙轉載。可能因為我們也給周邊城市的報社寄了邀請有關係吧。我們這次邀請發得最多的就是市政府了。因為申請大法活動,認識了各個部門的人員。我都親自送上邀請。我想這也是市長這次能來美展開幕式發言的一個重要因素吧,雖然政府部門人員沒來參加美展,但是邀請還是起到清理環境的作用了。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和人權組織的瑞姆先生能和市長事先約到時間當面邀請他,並解除他思想中的障礙。還有,記得去年,我的邀請發得最多的就是報社,我把報社的大小記者都邀請了,雖然來的還是一個記者,最後報社登了一個版面的報導。瑞姆先生直稱罕有,因為當今的媒體哪裏捨得大版面報導人權迫害的。當然了,我並沒有執著結果,我只是想到了,就去做了。做了以後,發現有這樣一個情況,所以我覺得每一份邀請信都有很大的作用,不管被邀請者到不到場。

展廳布置和畫展期間的一些經歷

不少同修都關心畫展到底需要多大的地方。在卡姆的展廳起碼有300平方米吧,在帕紹也有150平方米。但我們都沒有把所有的畫擺出來。因為場地布置和學員對畫作的理解,我們各自都做了一些挑選。我看到網上報導,倫敦的畫展因為展廳小,挑選了13幅作品。我覺得這樣也是一個辦法。因為畫展的內容很豐富,如果每幅畫都講解,需要至少1小時。在帕紹的開幕式上,學員給來賓仔細講解每幅畫,一個老太太都站不住了,搬了一張凳子,坐著慢慢聽,然後跟著導覽移凳子。如果再加上和參觀者交流,就需要更長的時間。

畫作的布置順序不一定完全按照網頁上的主題順序,我們可以隨意做一些搭配,調整,而且室內的光線,色調也要考慮,總體看上去和諧就可以了,學員之間多交流交流,怎麼到達最佳效果。

在卡姆的展廳裏,我們布置了一個資料台,比較藝術化。雅緻的留言簿,大法書籍,畫展的畫冊,《法輪功迫害紀實》,明信片,小盆景,中間一幅畫作,各色蓮花穿梭其間。另外兩張桌子上,我們擺放了相關資料,如九評,退黨傳單,卍字符真相,還有國際人權協會的各類徵簽表。

要把畫展「真善忍」的力量充份發揮出來,好的導覽尤為重要。在辦畫展前,我有一個比較極端的認識,只要參觀者看到畫,就甚麼都明白了。所以畫擺出來,參觀者自己慢慢欣賞就可以了。而實踐中很多情況下並不是這樣。很多障礙參觀者理解畫的真正內涵的因素還是要靠我們疏導開來的。就是我們修煉人,沒有導覽解說,很多畫自己也都沒有真正看懂。而當我們學員之間相互作導覽練習的時候,眼淚便不由自主的往下掉。起初,我並不在意導覽的重要性,所以沒有花時間準備。反正德國學員週末負責導覽。後來,我一個人在畫展的時候,發現一對夫婦來畫展走了一圈,大概10分鐘就看完了,我納悶,這麼好的畫展,他們好像沒甚麼感觸?不對勁呀。他們拿了大法報紙,說還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想回家看看。我想對這樣的參觀者導覽就很必要。後來,我慢慢試著為參觀者多做一些導覽,和他們溝通,效果就大不一樣了。而且不少參觀者對畫作有他們獨特的見解,對我們有很多啟發,同時我們自己對法的理解也加深了。

具體的,這裏舉一個例子。關於畫作《誓願》。起初我看到畫,覺得很美,那是天上的聖潔。後來學員告訴我,畫裏的佛道神都是我們大法弟子在天上的時候,我恍然大悟,感到這幅畫很親切。可是怎麼跟常人講解清楚呢?不能直說吧。我們明白,畫的是當初大法弟子來到世上之前,發了洪願,助師正法,來參觀的常人呢?我想就告訴他們有這麼一個傳說吧,說天上下來了很多神仙,他們來之前都發了一個願,所以手裏都有一份契約。而他們下到人間來就是為了兌現契約的,我們法輪功學員理解這個契約就是傳播真善忍的法理,也就是洪揚大法。最後,隨著法輪的轉動,返回到他們先天美好的地方去。這幅畫展現給我們就是何去何從,為何而來。一位女士聽了很感動,說,那混混的河水,好像人世,一旦下來了,不被埋沒是很難的啊,然後說她這一生都不幸福,活得很累很辛苦。我告訴她,是啊,在這個混混的人世,人是吃了很多苦,而目地不是為了吃苦而吃苦,是為了有一天他明白要跳出苦海,走上一條回歸的路啊。這時她的眼睛一亮,迷失中她又找到了方向。她對法輪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把大法的書借給她看,她說今天一回家馬上通讀這本書。她在留言簿上寫到,十分感謝這次深層次的交談,並祝願法輪功洪傳全世界。我想這幅畫喚醒的是她那久遠的記憶,所以她激動不已。對我來說,在《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德「是一個久遠年代積累下的」一下子清晰了,哦,就是畫中那個久遠的年代呀,就是決定為了救度眾生,下到人世間的一念,積下了威德。

總之,我們這裏參與美展的學員每個人都有不小的收穫。美展救度了眾生,也純淨了我們自己。

至於導覽詞已經有學員歸納成文,正見網有不少作品介紹,賞析和畫家訪談錄對我們做導覽很有幫助。

我們卡姆這裏的學員因為畫展前沒有仔細閱讀畫作詳細介紹,創作理念等,帶著各自的觀念看畫,後來也造成了干擾。這個教訓希望大家引起注意。

希望以上的這些經驗和心得對推動今後的美展有幫助。真善忍美展是正法時期的一件大事,我們大法弟子都應該盡最大努力去做好,越做越好,證實法的路一定是越走越寬的。

限於個人層次,有認識不對或執著的地方,請同修指明。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