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怕心講真象,堂堂正正發九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26日】泰國是中國公民旅遊的首選地,每天要接待成千上萬名來自大陸的遊客。在泰國法輪功學員,幾年來一直堅持不懈的用各種方式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象。

從去年11月《九評》發表以來,我們很快的就製作了多種版本的《九評》,在中國遊客集中的地方發放。邪惡操控的中共外交官,利用當地警察,千方百計的製造障礙,企圖阻止學員們的努力,不讓中國遊客看到真象。中共混在導遊中的特務和一些來路不明的「教徒」,多次向旅遊警察「舉報」,有的說我們發的材料很危險,中國人看了會坐牢;有的造謠說我們強行發報紙;還有的說我們的報紙影響了市容衛生。警察、保安人員時常前來干涉我們。

為了能保證《九評》的順利發行,會泰語的同修曾經向市政府遞交申請信,並與部份官員當面講真象。但官員在中共的無理壓力下,不敢正式批准我們的書面申請。只是說,你們是好人,願意發報紙,只要沒人抱怨,我們不管,採取這樣模稜兩可的態度。

為克服語言困難,向警察講真象說明我們的身份及發放報紙的內容,我們準備了泰、中、英文字的信,和泰文的《九評》簡介,遇到不明真象的警察盤查或其它干擾,就遞過去。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在我們學員內部也有不同成度的怕心。有的學員認為我們做的事沒有批准,不合法,所以不夠理直氣壯。遇到警察來威脅抓人,來搶奪報紙,我們往往不知如何對應,總體比較被動。有人因為怕心,遇到警察騷擾,下次就不敢發了。能堅持的,也只能打游擊,沒人管就發,來人管就走,沒人管再來。由於我們集體學法不夠,正念不足,發《九評》促退黨的活動不時遇到各種干擾。特別是學員之間發生心性摩擦時,心態不穩時,干擾更是嚴重。

舊勢力抓住我們整體上的漏洞,利用中共惡黨操控泰國警察,選擇在10月初旅遊黃金週動手,策劃、導演了一起侵犯泰國主權、破壞傳播《九評》的鬧劇。

10月3日,中共特務扮成導遊,抓住袖珍版《九評》封面上的皇宮風光照,小題大做,向官方報案,說我們對皇宮不敬。同修們了解到情況後,立即決定暫停發放袖珍本。

10月4日,幾位同修像往常一樣,來到景點發報紙。突然出現幾個身份不明的人(可能是便衣),態度很兇,上來就搶報紙,同修給他們的泰語的說明信和泰語《九評》簡介,他們也不接。其中一個,還掏出手銬嚇唬人。不久,一輛警車開來,兩名警察跳下來。他們搶到部份報紙,但沒有一本以皇宮為封面的袖珍本。失望之餘,他們把搶到的報紙,裝上警車,想溜之大吉。在場的同修心懷慈悲,據理力爭,不想讓無知的警察搶《九評》而造下天大罪業。一位同修克服語言障礙,用簡單的英語向警察說,「泰國是個很好的國家,泰國人民很善良,請不要這樣做。」 兩名女同修一前一後,堵住警車的逃路。警車強行啟動,想用汽車力量推開前面的女學員。這位年輕的女同修,乾脆坐在地上,堅定的表示:「如果你們要拿走我們的報紙,你們就從我的身上軋過去!」 警察慌了,強行把她們拉開後,倉促離去,兩位男同修,抱著「人在報紙在」 的一念跳上警車,主動與警察交涉,討還報紙。事後我們認識到,警察並不想抓人,只是想用沒收的方式阻止發《九評》。如果不制止他們,舊勢力就會利用我們的怕心,沒完沒了的騷擾。作為警察,沒收報紙很容易,如果我們承認這種安排,要搶就給他,只要不抓人就好,那他們就很容易對付我們。但抓人就嚴重了,總要有罪名吧。泰國畢竟不是中國,還有法律在。同修當時沒有多想,只是抱定一念,決不讓中共黑手的陰謀得逞,那一刻就有了正念正行。經過交涉,警察退還了全部報紙,並承認發報紙沒錯。為了下台階,警察讓同修象徵性的交了一點罰款(事後悟到不對)。在查了同修的護照、身份證後,沒有發現問題,只好放人。

10月5日,同修回到現場繼續發《九評》。開始一切情況正常。但是臨近結尾,當同修準備回家時,一個身穿制服的保安(昨天也在場)突然出現,從同修手中搶走三十多份報紙,騎上摩托車就跑。幾位同修上前擋住他的路,要求他交還報紙。他執意不肯。兩名同修隨他步行到附近的警車旁,繼續交涉,討還報紙。同修的行動,出乎警察意料。他們大概從來沒見過這樣不但不怕,還敢與他們據理力爭的人。他們決定把兩同修帶到警察局拘留。當晚警察聯繫了聯合國難民署(兩同修是聯合國保護的難民),隨後傳來了要送移民監獄,不會放人的消息。這時,同修中產生了不同看法。有的同修認為,堅持討還報紙是不理智,同修被抓造成了損失。認為被抓了的同修一定有漏,否則不會被抓。還有同修說,不讓發《九評》我們可以幹別的,或換一個地方發。現在抓了人,事情鬧大了,給大法造成了損失。還有同修說,我們是難民,各國同修為營救我們做了很大努力,我們不能再出事,給同修們添麻煩。但是也有同修認為,這裏是一個向中國大陸遊客講真象非常重要的一個窗口,不能失去,更何況發《九評》他們的移民官也說沒有違法,邪惡就希望我們不要去發,不去救度眾生,所以還得去發。

10月6日,聽到同修被抓的消息,幾位學員悟到,應該走出來,用行動證實法。他們乘長途汽車來到,與兩位住在當地的同修一起,又一次來到了現場,向中國遊客發《九評》。15分鐘後,一批警察來到,把發報紙的同修,大人小孩共九人帶走。中共使館事先還指使曼古的一家親共華文報社,派記者到警察局「採訪」被捕的同修。事後發了一條不倫不類的報導,既沒提法輪功,也沒提《九評》,算是向中共交差。同修們在警察局慈悲平和的講真象,同時發正念,使大多數當事的警察明白了不少。一個剛剛對一位學員動粗的女警,看到學員們真善忍的風度,聽到了真象,為自己的行為悔恨交加,當場哭了。當晚,在泰國同修交涉後,警察很快放了人。不足的是,有同修為了營救被捕同修,為大家交了罰款。

10月7日,兩天前被抓兩位同修,也無條件釋放。問他們為甚麼抓人,警察說是沒有護照,其實許多聯合國難民是沒有護照的,再說他們都帶了聯合國發的難民身份證,可見警察沒道理。最後警察說了實話,我們不想抓你們,是中共使館逼我們幹的。

在2003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師父告訴我們:「你們不要怕甚麼領館、特務搞甚麼事,只要他一搞事,你們就藉著這個機會叫更多的人知道真象。(熱烈鼓掌)其實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們還巴不得他搞點事兒呢。(眾笑)他搞事你們好有機會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嘛,是不是?你邪惡一來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們的時候嘛。」

對照這段法,同修們更清楚了。事後同修們在集體學法時,通過交流,多數同修取得了共識。參與事件的同修,本著向內修,反省了自己的心態,也找到了一些不足之處,如在交罰款問題上不夠清晰;與警察交涉時,情緒不夠平和,沒有做到大善大忍;在警察抓人後,沒有沉住氣,剛出事就向美國同修求援,搞得興師動眾的。

但是,總體是看,同修做的很正,在與警察打交道中變被動為主動。而每一次和警察的「衝突」,都變成講真象的難得的好機會。不久後,兩位泰國同修又與幾位在中國受到嚴重迫害的同修,來到該旅遊城市,現身說法,向市政府和警察局主動講真象。取得了充份的諒解和同情。市政府的人還邀請我們去當地教法輪功。

聽到真象後的警察表示,知道你們都是好人,發的《九評共產黨》沒問題,我們泰國人討厭共產黨。還接受了我們贈送的泰文《轉法輪》和真象光碟。拘留所的警察說,以後誰把你們送來,我們也不收。

中共惡黨的外交官也真可憐,每次他們搞事,都成了大法弟子講真象的機會。他們欺負泰國政府替中共行惡,只會使泰國人民更加認清惡黨的面目,加速中共的解體。下次他們膽敢再造虐,一定會幫助《九評》在泰國主流社會的全面推廣,我們拭目以待。其實他們更可悲,明知道自己在助紂為虐,為了飯碗不得不幹,不久還要遭惡報。真該醒醒了,快退黨吧,否則連命都保不住。

最後以師父最新發表的詞作為本文的結束語:

紅潮落(詞)

紅潮末運花已落
敗象更顯邪黨惡
為權厚著臉
貪官在走險
人心無善念
高壓越蒸怨
誰還在迫害
清算日不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