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家屯活摘器官、焚屍滅跡談放棄對中共的幻想(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7日】

目錄

瀋陽的腎移植手術
器官從何而來?
瀋陽腎價飆漲 虐死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貨源
死亡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失蹤」
蘇家屯集中營
前瀋陽醫院的工作人員證實活體摘取犯人器官
我們對中共還能期待甚麼?
結語

題記:造化中產生了人與萬物。茫茫人世中,充滿著喜與憂、悲與愁;生活萬象裏,交織著善與惡、美與醜。疲憊的心靈,得過且過中,很容易就伴隨著「難得糊塗」心態隨波逐流……

悠悠天理中,也在衡量著我們每個人,其中包括你、我、他(她)。也許到了一定時候,我們不得不靜下心來,清醒的為自己的未來作出選擇。

* * * * * * * * *

(接上)

蘇家屯集中營

蘇家屯集中營販賣出去的器官價格便宜,國際器官買賣代理者想辦法到蘇家屯來買器官。也有一些海外華人聯絡瀋陽的親戚,希望能到蘇家屯買到便宜的「腎臟」。

據消息透露,瀋陽一些私人醫院和衛生系統的人都知道可通過蘇家屯法輪功集中營可買到沒有注射毒針的人體器官。目擊者表示,當地人提起蘇家屯都很忌諱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這些事情。

瀋陽蘇家屯集中營設立在一個隱蔽處,四週有叢樹等物遮擋。一位目擊者說:「現在瀋陽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許汽車通過,路上有障礙物擋住,通往蘇家屯的路上就設有類似障礙物。一般小車無法接近那裏,為不引起懷疑和找麻煩,我們當時是通過一輛運煤車接近集中營,看到營地內磚頭焚屍爐在徐徐冒白煙,周圍沒有人,氣氛很恐怖。當地人告訴我,每次經過這裏,都看到焚屍爐冒白煙」。

目擊者說,當地人都不願意去那裏,可能擔心被滅口。

前瀋陽醫院的工作人員證實活體摘取犯人器官

2006年3月11日,澳洲大紀元舉辦九評研討會,一位名為袁宏的聽眾當場證實中共活體摘取犯人器官的惡行。會後,大紀元記者對該位聽眾所披露的事實作了進一步了解。

據袁宏介紹說,他出國前曾經任職於瀋陽一家醫院,他剛來澳洲不久時,在報紙上看到天津武警醫院的一個醫生,到美國後向美國社會揭露中共販賣器官。當時中共外交官員辯解說,這種事情不存在,他覺得好笑。他說,這些事情在中國,很多醫院裏的人都知道,一般醫院換器官手術,器官基本來源於犯人。中國同事之間雖然沒有談論,但人人心知肚明。

當時的情況是,國內的醫院通常要評等級,比如三等甲級,那麼要上等級,作為考核指標,要搞科研項目,醫院必須可以做一些高級的器官移植手術,比如,換角膜手術,換膚術,換腎手術等。在中國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地方去買器官,也買不起器官,一般的人也沒有捐贈器官的。醫院為了能夠作換腎手術,醫院就要跟司法部門打通關節,給他們好處,以便取得特權,那麼一有處決犯人時,醫院就會獲得消息。

所以,器官來源都是犯人,這些大家都知道(註﹕這是幾年前的情況,現在處決犯人很多已改用注射毒針)。取得器官的過程通常是醫生護士得到通知後,就馬上出發去刑場,這邊醫院就把病人推入手術室等待。到了刑場槍一響,醫院那邊馬上就為病人動手術,切除壞的器官,而刑場這一邊,就把犯人拖入救護車內動手。

對於要取其器官的犯人,行刑的人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會一槍把他打死,據當時的同事講,摘取器官本身也需要時間,如果打死了,血液不流通了,取下的器官就很難成活,所以,進入救護車內的犯人此時還沒死,醫生就開始取器官,器官取走時,犯人身體還在流血。然後器官放入特製的容器送到手術室。一般槍斃的犯人是有家屬來收屍的,而被取其器官的人就不通知家屬,直到火化後才告訴家屬。

我們對中共還能期待甚麼?

中共罪惡行徑早有證實,這次曝光則更令人震驚於中共的恐怖暴行。

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工程師賀先生說,「看到這則消息,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焚屍爐』和穿來穿去的『醫生』在我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看過《辛德勒名單》和《安妮日記》等反映納粹集中營影片的人,對於幾乎在每一天裏都在折磨著人的神經的焚屍爐的威脅和那巨大的焚屍爐的煙囪總冒著濃濃的黑煙的場景以及搞邪惡的醫學試驗的『醫生』們,無不心有餘悸。過去看到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如何使用下流殘酷的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覺得那已經是想像不到的罪惡了。『蘇家屯秘密集中營』居然有『焚屍爐』和住有許多醫生,那裏面的恐怖就更是超乎想像了。」

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消息一經披露,那些遭中共綁架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更是憂心如焚。現居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黃萬青博士看到報導後說,這令他又想起失蹤將近3年的弟弟黃雄。黃雄,家住江西省萬安縣,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0年開始被中共勞教1年多。獲釋後,為避免被中共進一步迫害,黃雄離家出走,遭到江西、上海等多地公安全國追捕。2003年4月,黃雄在上海最後一次跟黃萬青通電話後失蹤,至今杳無音訊,生死未卜。

芝加哥的法輪功學員張天嘯看到報導後非常難過,哭了一整天。張天嘯的親人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了嚴重的迫害。她的妹夫鄒松濤2000年11月3日在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時年28歲。妹妹張雲鶴曾於2000年去北京上訪被抓並押回青島。2002年2月,張雲鶴在青島再度被抓,同時被抓的還有另外幾個法輪功學員。張雲鶴被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至少半年時間,此後下落不明,至今四年多,毫無音訊。張天嘯表示,對於妹妹,她的心情早已不是擔心可以形容。她呼籲所有的人,包括像張雲鶴一樣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要消極承受,都來積極抵制中共的邪惡迫害。

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表示:在1959年到1961年間,中國大陸餓死了4000萬人民,而中共當局對外宣傳說,是三年的自然災害。現在調查顯示,當時的氣象記錄表明,那三年實際是風調雨順的好年頭,有自然災害,但是是小規模的,不足影響全國。餓死人的根本原因是毛澤東建立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集中營:就是人民公社。中共這樣撒謊成性,當一個全球性的媒體在頭版頭條刊登蘇家屯集中營的消息時,中共當局沒有勇氣站出來面對這個事。

也許人們曾經對中共存在過幻想;也許人們曾經見到吃飽了散步的狼時錯以為它不會再吃羊;也許「農夫與蛇」的故事中,農夫沒有想到以體溫拯救了凍僵了的蛇後會使自己遭殃。可是,我們都錯了。

我們錯在甚麼地方了?不妨到《九評》中找答案吧。

結語

人生有辛酸、也有惆悵;有過幻想,也有過失望。

一輩輩的痛苦,總是令人難忘;惡夢般的日子,為何卻是那樣的長!

旭日東升之際,天地已漸明朗,為甚麼竟無意於那九百萬人的退黨?

告別黑暗,走出迷茫,才能見證天地間「真善忍」那不滅的曙光!

(原載正見網,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