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不僅僅是個地名(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5日】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裏,有一些普通的名詞,最終遠遠超越了其本來的含義,不再只是個名詞。它們成了全體人類無法淡忘的噩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永遠抹不去的恥辱。納粹法西斯使得奧斯維辛不再僅僅是一個波蘭地名;前蘇聯共產極權下的勞改制度使得古拉格不僅僅只是一個俄文縮寫;今後的人們也將永遠記住一個中文地名──蘇家屯。中共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令人髮指的獸行使得它不再僅僅是瀋陽市的一個區。這些名詞都已經和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罪惡永遠的關聯著。

2006年3月8日,明慧網以及大紀元時報幾乎同時刊登了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據原中共內部情報人員(為保護其安全隱去其姓名)透露說,在瀋陽市蘇家屯區有一個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這裏設有「焚屍爐」並且住有眾多醫生。這裏至少在2003年已經關押了6000名法輪功學員。送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出來的。根據進一步的核實,中共把堅定不肯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這裏折磨得奄奄一息,而後活體解剖摘取器官倒賣牟暴利,再把法輪功學員送入焚屍爐滅跡。由於過程極其殘忍,參與的醫務人員大多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存在普遍的失眠、做惡夢,部份人通過嫖娼緩解心理壓力,還出現過因精神壓力過大而自殺的事件。

也許善良的人們覺得這樣慘烈的事實太難以接受,無法相信這是真實的事實。那麼讓我們看一看歷史。二戰期間,從1942年開始,就有抵抗組織成員報告奧斯維辛滅絕集中營的存在。然而也許是覺得太匪夷所思,盟國政府開始時壓根兒就不相信。至少到1943年,獲得了足夠的情報後,倫敦和華盛頓方面才開始相信那不僅僅是普通意義的監獄,而是個地地道道的「殺人工廠」。先前人們覺得難以置信,是因為人們低估了滅絕人性的納粹黨。

中共之滅絕人性, 絕不亞於納粹法西斯。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曝光至今,整整6天過去了,中共的御用喉舌們居然一聲都不敢吭。中共外交部既不敢「嚴正抗議」,新華社也不敢如過去一樣,拋出些甚麼監獄警察「春風化雨」的「故事」遮遮羞。──為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中共官員們保持著可恥的沉默,等待「中央」的態度明朗。

奧斯維辛的暴行已經過去60多年了,然而今天人們看到那一張張陳舊的照片,依然不寒而慄。一位盟軍士兵在回憶錄裏寫道:「進入集中營後,我們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到處是帶刺的鐵絲網,所有囚犯都幾乎不能行走,皮包著骨頭,看起來更像是幽靈!他們互相支撐著站起來,試圖與我們交談……」


納粹集中營的倖存囚徒

中共勞教所、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手段,也決不亞於奧斯維辛集中營。我們看幾張照片。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2004年7月)

王霞,女,32歲,內蒙古臨河市人。因不放棄真善忍信仰,在內蒙第一女子監獄長期遭受非人摧殘,被毒打、電擊、陰部被掃床刷打擊進行性折磨、被惡徒將大頭針釘入指甲中、用火燒……王霞絕食抗議,又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殘,導致記憶喪失。王霞被投入監獄前體重110多斤,2004年6月29日昔日年輕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時成了一具活著的骨架,僅剩40多斤,一動不能動,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中共當時釋放王霞是對轉化她失去了耐心,希望她死在家中,不料王霞又堅強的活下來了,不久中共610又將其投入監獄。


吳春龍被迫害致死前一週

吳春龍,男,30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被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折磨,曾被罰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曾絕食而被強制灌下不明藥物。幾天後,吳春龍出現昏迷、肌肉癱瘓、頭腦遲鈍,沒有思維等症狀。整個人瘦得皮包骨。2005年4月30日,吳春龍生命垂危,勞教所把他送回家。2005年8月20日凌晨2點,吳春龍含冤離世。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高蓉蓉,女,37歲,遼寧省瀋陽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遼寧省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高蓉蓉被中共獄警唐玉寶、姜兆華電擊近7小時,面部被嚴重毀容。2004年10月5日在正義人士的救助下高蓉蓉逃出魔窟揭露邪惡,但不久又被秘密綁架到馬三家勞教院繼續遭受迫害。2005年6月16日,飽受折磨的高蓉蓉在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室去世。

納粹法西斯縱然凶殘,也不曾以猶太人的器官牟取暴利;中共不但對法輪功學員施以肉體折磨,還極盡其邪能進行精神摧殘,在肉體、精神雙重迫害都不能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時,更殘忍的活體摘取器官以牟得暴利,以焚屍爐毀屍滅跡,暴行令人神共憤,分明是純粹的魔鬼行徑。

事實上,中共盜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並不是最近的事。早在2001年明慧網核實的消息就顯示,不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後,遺體被強行解剖,器官被摘除, 屍體被立即火化。一名曾被關進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的男士就說,2001年他在戒毒所親眼看見幾個吸毒者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一名戒毒所的醫生在旁邊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

2001年2月,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在呼蘭縣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警方把他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然後強行火化,並禁止家屬對遺體拍照。

中共在蘇家屯的魔鬼暴行通過有良知的知情人透露了出來。然而在中共淫威下,被幾十年殘酷政治運動的現實、8千萬冤魂命喪黃泉的悲劇嚇怕了的中國人,敢講真話的實在太少了。蘇家屯之外,還有多少罪惡仍被隱藏?!

今天的人們在懺悔當年可恥的沉默,懺悔沒有盡全力及時阻止納粹對猶太人的暴行,從而給了挑戰全人類良知的邪惡以機會和膽量,使邪惡得以擴張壯大,最終每個人都沒能躲過一場浩劫。

面對極端藐視人性、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中共暴行,今天世上的每一個人都再次面臨著善與惡的選擇。900萬勇士已經用公開退黨的方式,在人性與惡魔之間做出了理性的選擇。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曝光,給了世上人再一次認清中共惡魔本質的機會。而從此,在人類歷史上,蘇家屯也不再只是一個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