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家屯活摘器官、焚屍滅跡談放棄對中共的幻想(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7日】

目錄

瀋陽的腎移植手術
器官從何而來?
瀋陽腎價飆漲 虐死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貨源
死亡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失蹤」
蘇家屯集中營
前瀋陽醫院的工作人員證實活體摘取被關押人的器官
我們對中共還能期待甚麼?
結語

題記:造化中產生了人與萬物。茫茫人世中,充滿著喜與憂、悲與愁;生活萬象裏,交織著善與惡、美與醜。麻木的心靈,得過且過中,很容易就伴隨著「難得糊塗」心態隨波逐流……

悠悠天理中,也在衡量著我們每個人,其中包括你、我、他(她)。也許到了一定時候,我們不得不靜下心來,清醒的為自己的未來做出選擇。

* * * * * * * * *

從網上看到瀋陽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虐死法輪功學員、出售器官,並焚屍滅跡的報導。震驚之餘,不禁令人深思。

據報導,中國是國際器官買賣的最大交易地,勞改營成為經營死囚器官的公司。從東南亞、台灣、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國大陸的換腎團。最近國際販賣人體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醫院將焦點集中到中國瀋陽蘇家屯,蘇家屯有一所類似集中營的勞教所,關押了約6千名從東北等地轉移來的法輪功學員。一些醫生集中在那裏做器官摘除手術,營內設有焚屍爐,法輪功學員的屍體在器官摘下後馬上火化。

瀋陽的腎移植手術

據法新社2006年2月27日報導,日本政府表示,至少7名日本人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後死亡。它們在2004年到2006年2月的兩年多期間,分別到中國的上海、瀋陽及山西接受器官移植手術,該名官員相信,他們前往中國的原因是本國找不到合適的器官。時事通訊社則指出,在中國2004和2005兩年間,共有180名日本人在中國進行肝臟或腎臟移植手術。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雖然日漸進步,但不少人都擔心器官的來源是有人從剛被處死的囚犯身上取出,出賣給醫院為病人進行器官移植手術。

據東北新聞網2005年12月9日報導,目前瀋陽開展過器官移植的醫院,大約有10家左右。近年來,開展移植例數較多的是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瀋陽軍區總醫院和解放軍463醫院。自2005年初以來,該市開展的腎移植手術在250例左右,肝移植手術70多例,胰腎聯合移植3例,心臟移植1例。

據醫大一院副院長、器官移植科主任介紹,他們從九十年代初開展腎移植手術,共做腎移植手術600多例,肝移植120例。

在中國,因「腦死亡法」等尚未出台,因此還沒有一支可為他人提供器官的志願者隊伍。東北新聞網記者在中國醫科大學解剖研究室了解到,現在瀋陽志願捐獻遺體和器官的,大部份是70歲以上的老年人,但一般50歲以上的人的器官,就不適合於移植給他人了。這些老人捐贈的遺體,大多用於科學、教研方面,他們的器官,很難作為供體給患者使用。

那麼,這些移植的器官從何而來呢?

器官從何而來?

在這情況下,器官的來源就成了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據2006年2月24日東方網轉載的《華商晨報》一篇報導披露,2004年初,瀋陽醫學院奉天醫院(即瀋陽市第八人民醫院、瀋陽醫學院附屬中心醫院)手術外科,曾經收治過一名因車禍造成腿傷嚴重的女患者。在手術台上,被全身麻醉後,手術室突然走進一名其他科室的醫生,這名醫生手提特製針頭,從患者軀體中抽取出相當數量的骨髓後離去,隨後手術照常進行。不久前,據該院內部一名舉報者說,這名醫生抽取出的骨髓,後來被其他科室運用到「骨髓幹細胞體外培養」實驗中。

骨髓尚可偷盜,器官就更不在話下了。2002年8月4日,葫蘆島市邱皮溝煤礦職工方豔軍在井下事故中喪生。事故發生的第2天,在未經家屬同意下,南票區公安分局法醫室對方豔軍屍體進行解剖,事後死者部份內臟器官丟失。

不久前,德國醫生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轟動世界的人體世界展覽,把真人扒了皮,做成各種姿勢的標本,供人欣賞。這遭到人權團體的強烈譴責。媒體揭發哈根斯的塑化人體很多是來自中國的死刑犯,哈根斯也承認曾收到頭上有槍擊痕跡的屍體。德國《明鏡週刊》報導說,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國進行屍體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即屍體工廠,最大的一家在大連,雇佣了170名中國員工,該工廠附近有三所勞改營。

據德國《明鏡》週刊披露,有證據顯示,大連哈根斯塑化工廠儲存的屍體和死胎,許多都是由中國公安提供的。揭發展品中死胎可能是中國一胎政策下的犧牲品,其中一具只有9個月大的胎兒,屍體頭部有傷痕,紀錄寫明由「公安」提供。

中國現在是最大的器官買賣之國。落入不法公安之手的屍體,器官能用的賣給醫院或患者,不能用的,部份就轉到哈根斯、隋鴻錦等塑化公司,做成標本,在世界各地巡迴展覽。

瀋陽腎價飆漲 虐死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貨源

東北新聞網介紹說,用其他供體和用親人的活體移植,在手術費用上只相差5000元左右。據報導,從東南亞、台灣、加拿大等地經常有到大陸的換腎團,二年前約100萬元台幣就可以包住包吃包換腎。通常他們接到消息後就啟程,在大陸醫院住上約一個星期,就等到合適的腎臟。新加坡聯合晚報2000年12月12日就對大陸換腎團有詳盡的報導。

近年來國際器官買賣市場器官極為短缺。作為世界上最大死刑執行國的中國,開始用注射毒針來執行死刑,這樣的死囚者器官無法提供給醫院作為換器官用途。由於獲得人體器官的渠道越來越少,導致人體器官價格昂貴和等待時間長久。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特務機構610給全國下達內部命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並實行「肉體消滅、經濟搞垮、名譽搞臭」的政策,導致被虐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為中國器官買賣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貨源。

據透露,參與購買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商人和醫生被告之,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是「煉功入魔而導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練功入邪後殺人,被當局判死刑後槍斃的犯人」。所以在黨文化毒害下參與器官摘除的醫生和器官買賣的商人不覺得有問題,也不覺得有道德和良心的譴責。

死亡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失蹤」

據有關人士的調查發現,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身上,發現有不明來歷的血洞、刀口;有的則未經家屬同意被解剖;有的死難者體內器官被摘除。有知情人士透露,廣州白雲區戒毒所不法醫生公開「指導」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年2月16日,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男,33歲)因散發關於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材料被捕,關押於呼蘭縣第二看守所,5天後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鑑定的名義,將任鵬武身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然後強行火化。

廣州郝潤娟,女,被抓前身體十分健康.在廣州白雲看守所遭受22天殘酷折磨後死亡。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解剖了屍體。當家屬被通知去認屍時,遺體已面目皆非,還帶有鮮紅的血跡。由於遺體太不像郝潤娟,看過遺體兩次後,家屬都認為那不是郝潤娟。家屬只好把2歲的兒子帶來作檢驗,最後證實那面目皆非的遺體就是郝潤娟。

福建省寧德市孫瑞健,男,29歲,2000年11月進京上訪時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屬被告知孫在公安押解情況下跳車死亡。家屬要求見遺體,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閃閃。當孫瑞健的妻子見到遺體時,遺體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異常突出。

一位曾在廣州白雲區戒毒所遭關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見幾個「白粉仔」(吸毒犯)在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醫生看見。醫生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他幾次聽到戒毒所的醫生對那些吸毒者說,打那些法輪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這位男子還表示,他親眼見到幾名和他關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輪功青壯年男子,被拉出去後,就沒有見他們回來。他說,那些外地法輪功學員家不在廣州,即使失蹤了,也沒有家屬會來查詢。據他觀察,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經常指使毒癮發作的吸毒者打遭關押的外地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