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魔難 再遭陷害

——莊河大法弟子劉桂東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5日】劉桂東,大連莊河市光明山鎮王屯村村民。97年因病而修煉法輪功,學法前身體狀況非常不好,患有胃病、膽病、偏頭痛等,犯病時一躺就幾個月,根本上來說是無法操持家務的。修煉大法後,一切症狀隨之消失,病都好了,心情愉快,幹活也不覺得累。

自99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劉桂東先後四次被綁架過,分別在莊河市看守所、大連教養院、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關押過,長達四年之久。在大連教養院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超時間、超體力的奴工勞動,加上伙食不好,使她在好幾個月的時間裏身體極度虛弱,手和眼都鬧病,卻死活無人問津。即使這樣,每天也得含著淚、咬著牙、硬撐著幹活,揀黃豆、裝牙籤。從大連教養院回來後,鄰居們都不認得她了,頭髮全都變成白的了,人等於是從死人堆裏揀出來的,根本無法操持家務,精神上更是受到了嚴重的摧殘。

2005年9月17日下午,劉桂東從大連教養院回來不久之後,正在家裏和丈夫夾杖子時,一位同修來找她去串親戚,劉桂東就和她一起去了。四點多鐘,在房屯講真相時,被房屯村民組長房忠星舉報,之後,被綁架到光明山鎮派出所,當晚9點被送進莊河看守所。

第二天早上,光明山鎮派出所所長朱文喜隨即就帶領幾名警察到劉桂東家抄家。為了收集所謂證據,他們箱裏箱外、櫃上櫃下、灶坑炕洞、草垛井下,翻了個遍,無一遺漏,朱文喜還將劉桂東家過農曆新年貼的對聯撕下來,和刷油漆用的小缽一起拿走,充作證據。

劉桂東被綁架時正值秋收,她的老伴一邊帶著6歲的外孫,天天到派出所據理要人,一邊拖著病腿忙著秋收,苦不堪言。

9月23日,劉桂東老伴去監獄探望(劉桂東在莊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雖然家人多次去探望,卻一次也未見到;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四個月後,才與家屬見上一面)。聽監獄接待人員說:與劉桂東一起被抓的人已經放回家了。得知此事後,劉桂東的老伴非常著急,無奈之下,電話預約公安局長劉富玉,尋求解決辦法。

第二天見面後,談了事情的經過,家屬要求局長主持公道,釋放劉桂東。當時劉局長答應三天後到看守所處理此事,然後再予以答覆。此時,劉桂東的老伴才鬆了口氣,感到事情有望,還有人主持正義與公道。不曾想,第二天去看守所探監卻被告知:早上天不亮(6點多鐘),法制科就來人將劉桂東提走送往馬三家勞教所。劉桂東老伴聽到這一消息就如晴天霹靂一般,之後領著外孫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家。

劉桂東被非法送往馬三家教養一事,所有的相關機關,如地方派出所、法制科、信訪科等,既不口頭通知家屬、又不下達書面決定書,人就被不明不白的帶走了。劉桂東家屬找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說「這不是我們的責任」。經過三番五次的追要,最終才在莊河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王得平手中拿到決定書,而此時,上訴、覆議的時效已過。

當劉桂東家屬拿著裁決書(裁決書上寫著一些編造的虛假材料)去找相關辦案人員及朱文喜查問有關虛假證據(給劉桂東無中生有的編造材料)一事時,辦案人員及朱文喜竟然還反問:「你這是從哪裏弄的?誰給你的?」人都被他們送進教養院了,卻不敢下書面通知,由此可見造假做惡者是多麼的心虛。

時值今日,劉桂東仍被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她的老伴一直據理力爭、到相關單位要人。由於連年的迫害,劉桂東的女兒不得已只好捨棄自己的家,回到娘家來照顧父親及家裏。劉桂東從大連教養院回來後,女兒才搬回自己家、找個工作上了班,孩子就託付給父母親照看。劉桂東被送到馬三家之後,她老伴領著小外孫到處要人,風裏雨裏,冰天雪地,受盡折磨。這一切的一切,派出所所長朱文喜都看在眼裏,非但不予同情,還常常口出狂言,對劉桂東的老伴叫囂到:「你再來找我,我就砸斷你的腿!」「不要找我,你找局長、找法制科去,案是法制科定的。」劉桂東的老伴說:「案是派出所辦的,應該找派出所。」

迄今為止,劉桂東的老伴找過光明山鎮派出所所長朱文喜、莊河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王得平、信訪科科長劉玉學、經保科科長劉德龍、公安局局長劉富玉、副局長劉德生等,可他們都在相互推諉,局長說:「你認為是冤案你可以去告。」再打電話不是說沒時間就是說在開會,然後「啪」就掛機。法制科長王得平說:「一個是找派出所,一個是你去告。」而派出所所長則說的更是反覆無常今天說給辦、明天就推了,再不就是:「你別來找我,你去告吧!假案也不是我們辦的,那是上邊辦的,和我們沒有關係。你告下來也不用我們頂著。」由此可見,在劉桂東一案中,他們是上下串通、沆瀣一氣,昧著良心、無中生有的捏造材料、偽造證據,把一個受盡折磨、剛剛釋放不久的老人再次送進那「人間地獄」。這也正是當今口口聲聲要對法輪功進行「幫助、教育、轉化」的政府的真實寫照。

對於劉桂東多次遭到的迫害,親朋、鄰居都用不同的眼光來看待他們一家,或同情、或挖苦、或嘲笑,甚麼都有,更有些見利忘義者,甘心充當派出所的幫兇、治保主任的眼線,幫助他們監視、跟蹤。劉桂東的老母親已八十多歲了,因常年思念女兒而哭瞎了一隻眼睛。眼下春忙在即,家中十餘畝大田無人幫種,她老伴拖著病腿四處要人,欲哭無淚、欲恨無聲,難道做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還錯了嗎?誰沒有父母兄弟,誰沒有妻子兒女?!

在物慾橫流的今天,人們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的出來:殺人放火、明搶暗劫、貪污受賄、吸毒嫖娼、警匪一家,一旦落網也可以減刑,可以不去坐牢,可以逍遙法外。而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他們不貪污、不受賄、不殺生,只是遵照大法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原則做個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前所未有的冤屈與迫害之下,仍然竭盡自己的所能向廣大的民眾講清真相。就是這樣一群無私、無怨、無悔的好人,卻遭到了如此不公的對待,被判刑、被勞教、被剝奪一切做人的基本權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和諧社會」嗎?這樣的社會能和諧嗎?江氏集團不惜一切代價對法輪功進行迫害、打壓,天理不容啊!

每一個中國人、每一個善良的人、每一個正直的人,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吧,為自己的明天做出您的明智的選擇吧!

相關人員電話:
公安局局長 劉富玉:辦公電話  0411-89811690
      手機 13940805777
光明山派出所所長 朱文喜:手機 13050586257
光明山造紙廠廠長 王學平:住宅電話 0411-89256336
 (此人參與偽造假證) 手機 13500706578

附錄:大連莊河市派出所所長朱文喜的犯罪事實

朱文喜,2000年任莊河市城關街道派出所(南所)所長期間,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

據悉,就在2000年3月至7月期間,有數名大法弟子遭致迫害,其中有三名劉姓大法弟子分別被朱文喜迫害過,一名被敲詐5千餘元,另兩名分別被敲詐4千餘元。三人被朱文喜勒索完錢財後仍然被非法勞動教養,期限分別為:二年、二年、二年零八個月。三人在南所關押期間,有兩人的家屬要求探視,朱文喜還逼迫家屬用一隻腳踩踏大法師父的法像、污辱大法的師父。另一名大法弟子是正在家中建房,被朱文喜與一名韓姓片警以談話的名義騙到車上。上車後逼迫該大法弟子辱罵師父。朱文喜更是用惡語污言辱罵大法的師父。最後朱文喜直接將這名大法弟子送進看守所,導致這名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期間死裏逃生,從大連教養院轉至臭名昭著的關山人間地獄──關山教養院,回來時已是家破人散。

2005年夏秋交替之際,朱文喜由交通警察大隊副隊長調任光明山鎮派出所任所長。上任後朱文喜就開始收集大法弟子名單,晝夜部署、加緊迫害。八月份在莊河市三寰大街非法抓捕一名大法弟子,之後又非法抄家,在沒有搜到他所需要的東西情形下,又要蠻橫的強行將人綁架帶走,在其家屬的嚴詞質問與指責下,朱文喜不得不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人放了。

2005年9月,朱文喜繼續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甘當迫害法輪功的鷹犬,在綁架大法弟子劉桂東的一案中,顛倒是非、栽贓陷害,為了一己利、加官進爵,在非法抄家過程中,將劉桂東家農曆新年貼的對子、刷油漆用的飯盆等都強行收走作為所謂的證據,致使劉桂東無辜被非法勞教兩年。

朱文喜的不義之舉人人盡知,劉桂東的家屬對此提出質疑後,他又左右推諉,說是上級叫他幹的,但又拿不出上級的明文規定。劉桂東的家屬跑遍了朱文喜所提供的上級單位,可這些單位都沒有承擔責任,都說事情是朱文喜幹的,應該由他來負責。劉桂東的家屬找他要人,他今天說辦,明天就推了;後天說辦,大後天就不管了,耍盡了流氓無賴的嘴臉。

朱文喜瘋狂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必遭天懲!

朱文喜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所有事實將繼續待查,一經查明後,將分期上網披露。希望所有受過迫害的大法弟子都來關注此事,協助調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