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因堅持信仰幾年來被惡人騷擾、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8日】我叫姜春玲,家住大連莊河市栗子房鎮、曲木房村、小曲屯。

我丈夫倪生俊,是1998年在長春工作時得法的。得法後身心變化很大,大法的無邊法理使他感覺:大法真是稀世難得,於是就向身邊的親人洪法。我公公、婆婆、女兒和我全家都在1998年9月喜得宇宙大法。後來,我們屯、周邊屯也陸續有人得法,不到幾個月的工夫,得法人數已有三、四十人之多,每個得法的人都在大法中獲益。

可是,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的鎮壓。2000年6月,我和丈夫進京上訪,被警察盤問,我和丈夫向他們洪法、講清真象,說:「按著師父的教導、修『真、善、忍』沒有錯,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聽了也覺得在理,說:「沒有辦法,我們是執行上級命令。今天(要是)我說了算,你們就回家煉吧!」

從北京回來後,副鎮長、司法人員、派出所警察、村書記、村長、婦女主任,一天到我家不下三、四次,要我們和大法決裂。我們站在法的基點上,用善念向他們洪法、講清真象,讓他們明白法理。當時副鎮長表示說:德確實大於法(法律)。我們修煉人就是以德為重,是合理合法,大法走的正,是給當權者造福。隨後,這位副鎮長就把他們的人領走了。

2000年7月3日上午11點左右,栗子房派出所民警周德奎等人,由村長王太平領著到我家,叫我和倪生俊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問他:去幹甚麼?他說:去去就給你們送回來。就這樣把我們騙到派出所。當時我們屯的大法弟子王端發、代淑紅上北京上訪被所裏領回,村長王太平打電話給當時的村書記王世仁,商量怎麼處理我們,民警怕我們聽見,就把我們領到另一房間。過了一會兒,當時的所長楊亮問我們還學不學,我們都說學,學就被帶走、送到看守所。

想一想,人民警察、人民的父母官,拿著人民給的俸祿,不講法律程序,把一心想做好人的群眾,送進了人間地獄!

到莊河看守所後,那裏的警察對不寫保證、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用電棍和各種刑罰折磨,大法弟子的精神與肉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於是大家絕食抗議;第九天,他們用警車把我們送到大連戒毒所。

在大連戒毒所,他們搞強制轉化,對不轉化的學員進行體罰或用電棍等刑罰迫害。我在那裏被關了36天,因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向邪惡妥協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回來後,我加緊學法、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可邪惡的「610」犯罪集團指使惡人對我們進行監控,安排我們村惡人王太平為首,用錢和義務工的名義叫壞人看著我們的行動。每到敏感日,就到我們家騷擾。

有一次,我們村附近發現大法傳單,栗子房派出所惡警李貴禎領著幾個民警氣勢洶洶地來到我家,我給他們讓座並問有甚麼事,他們根本不理會,在我家亂翻。我叫他們住手,並問他們:到底是警察還是土匪?!大法有甚麼錯!「真、善、忍」有甚麼錯!你們身穿警服卻知法犯法。惡警李貴禎惱羞成怒,問我:「那你還學不學?」我說:「學,天天煉。」他兇狠的說:「學就帶走!。」

然後就往所裏打電話。過了一會兒,所裏來電話叫他回去,他悻悻的走了。

還有一次,我和丈夫正在給孩子補習功課,警察周德奎、於教和惡人王太平來到我家,我丈夫問有事嗎?他們說來看看。我丈夫又問:「你們下來按甚麼做事?」 周德奎說:「按國家法律。」我問:「是國家法律的哪一款、哪一條?」

他回答不上來。因為他們對大法弟子從未講過法律。

2002年「4.25」前後,這些惡警半夜三更從我家牆頭跳進院裏,叫我丈夫開門,當時我和孩子都睡了,也被他們驚醒。開門後,他們進來東摸摸、西看看,把師父照片和一些材料拿去了。我和丈夫默背師父正法口訣,同時告訴他們:「不要對大法行惡、對你們不好。」從他們手裏把照片和材料要了下來。他們半夜跳牆時被別人看到,過後人們說:「他們是警察嗎?是狗。」

2002年6月10日,我家來了五個惡人,有派出所呂指導員、姜東海、周德奎、李貴禎和王太平,說是受局長陳傑的命令而來,拿著抄家證。惡警對我丈夫拳打腳踢。惡警李貴禎嗷叫著說:「對你們就是不講法律。」他們一邊派人把門一邊開始抄家。我丈夫心裏知道這些惡人是不講理了,就不配合邪惡、從窗戶跳了出去。惡警姜東海、周德奎就在後邊追,姜東海找了個自行車騎著追,追上後把倪生俊的衣服都撕破了,但他還是走脫了。當時有常人看到,倪生俊走到山崗上時,天上突然有一片白霧降臨在他頭頂上,隱隱的不見了他的影子。事後,大法弟子都說是師父在保護大法弟子,法的威力讓他脫離險境。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了他的音信,到現在已經一年零九個月了。

與此同時,在我家裏,惡警們把大法書、資料、煉功帶都翻了出來,由我村惡人王太平拿著,我想從他手裏把東西要下來,他當時非常兇惡;惡警李貴禎把我推倒在地,還想抬腳踩我,我心裏一直在背師父的正法口訣。惡警們到處亂翻,所有不被人知道的地方都翻遍了,看此情景,我覺得這些人真是到了不可救要的地步了,心中忽然動了一念:我走吧!於是,就在警察的眼前,我也從窗戶跳了出來。惡人王太平幫惡警阻止我、拽我的胳膊,這時,正遇見大法弟子王端金來了,還有許多群眾也來了,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才走脫。

我走後,家裏搜出來的書等材料都被惡警拿走了,我心裏很難受,因為自己心態不正、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損失。出來後,我在外面住了兩個月,因不放心孩子和老人,就回家了。秋季到了,我和老人一起忙著把莊稼都收完了。

2002年農曆九月二十六日,傍晚七點左右,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長林小東領著惡警姜東海、周德奎等五、六個人到我婆婆家,要帶我走。我不從,惡警林小東就說:「你要罵大法、罵師父就不帶你走。」我堅決不從,說:「共產黨還叫人罵人嗎?」他們就強行把我往車上拉。我女兒和婆婆都哭著要他們放人,周圍不少群眾都覺得警察缺理。可他們為了金錢與權力失去理智的為江澤民賣命,最終把我抬上了警車。

到了派出所,我堅決不寫保證,他們就把我送進看守所拘留起來。在那裏,我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提審我時,我就告訴他們:不要給江澤民當陪葬品,對大法行惡者要下無生之門,善待大法才會有福報。而且堅決不寫保證。

37天後,派出所叫我哥去領我,並跟我哥要三千元錢,我哥說:「(折騰)這幾年他家哪有錢?」於是他們就叫我哥寫保證,保證我不上北京、不發傳單,之後才讓我回家。

我們本來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現在被這些惡人害得有家不能回、妻離子散,多少親人受牽連。

惡首江澤民指示「610」犯罪集團對大法行惡,製造輿論欺騙百姓,用謊言毒害世人,罪大惡極,應當儘早繩之以法。而那些跟隨江氏集團犯罪的惡人,為了金錢與地位,昧著良心幹壞事,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天理昭昭,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善惡必報!我村惡人王太平想借迫害大法弟子往上爬,結果適得其反,現在被精簡下崗。

以上所寫內容,都是事實。

栗子房鎮派出所電話:0411──89330141
另外,還請看到此消息的知情同修或倪生俊本人能給家裏來個信。

﹝編者注﹞署名的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