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莊河市610及公檢法惡徒對我一家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1997年農曆十二月,我有幸拜讀了李洪志師父所著《法輪佛法──悉尼講法》一書,當時即被李洪志師父用通俗的語言講出的高深法理所震撼,於是,我於98年農曆正月十九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我走上了一條新的人生之路──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之路。我明白了許許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知道了人類的來源和人生的真正意義所在,也知道了人應該與人為善、互相關心,處處為他人著想,這才是人的正確狀態。1998年9月,妻子和女兒也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我們一家沐浴在法輪佛法的光輝之中,那是一段難忘的、無以言表的幸福時光。

在同化真、善、忍的修煉之路上,我們相互鼓勵;遇到提高心性的問題,我們相互切磋;家庭中再也沒有了怨恨、爭吵。在社會上等其它環境中,我們按著師父告訴我們的法理來規範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贏得了眾多對法輪大法及修煉者的讚譽。首先,我戒掉了在常人中沾染的各種不良嗜好,脾氣暴躁、心胸狹窄、為己為私等不好的行為逐漸地沒了。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重新造就了一個全新的我。

妻子和女兒修煉法輪大法前疾病纏身,每年的收入都變成了醫藥費尚且不夠,肉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壓力使我們夫妻倆顯得未老先衰。自喜得大法後,妻子女兒一身的頑疾不翼而飛,從此再也沒吃一粒藥,我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為我們承擔了痛苦並使我們脫胎換骨,從此成為一個新的生命。

然而,這麼一部能使億萬修煉者重德向善、處處為他人著想,能使億萬修煉者身體健康、道德高尚的高德大法,卻被無德無能的邪惡小人所妒嫉。把個人的獨裁意識強加於他人,發動了對億萬遵循真、善、忍法理而行的善良百姓的殘酷迫害。在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下,我搖擺過、思考過。

一段時間以後,我們發現這場對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誹謗;對億萬信仰真、善、忍法理的善良百姓的種種誣陷都是由謊言堆砌起來的。

這些欺世的謊言欺騙了眾多全國乃至全世界不了解法輪大法的人,特別是江澤民提出對法輪大法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對法輪大法學員可以「不講法律,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連法西斯都自嘆不如的惡毒命令後,眾多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被非法抓捕、洗腦、酷刑逼供,因不放棄對真、善、忍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僅被報導出來的就有800多人,更多的還沒有被報導出來,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殘的就更無法統計了。

當我們知道了這一切之後,也就看清了鎮壓者的邪惡本質和變態的無賴嘴臉,更堅定了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我們做好人沒有錯,信仰真、善、忍更沒有錯。從此,我向周圍的人講法輪大法的真象,消除他們對法輪大法的敵意,告訴他們我們只是因為要做一個好人而遭受如此迫害。讓他們知道善惡有報,不再追隨邪惡之徒助紂為虐,給自己留下一條能進入美好未來的路。

2003年5月14日,我們的資料點被破壞,一名同修被綁架。我去資料點時被在那裏蹲坑的惡警綁架到興達分局(以前稱興達派出所)。在分局裏,惡警們像演員一樣各自上來表演一番。有的偽善地說大法如何好;有的假惺惺地跟我稱兄道弟套近乎,目地是套出我的姓名和資料點上的情況。當他們看到這些拙劣的伎倆無效時便原形畢露,對我破口大罵,污言穢語,如同沒有任何教養的潑婦一樣。有個惡警威脅我說:你再不說姓名,明天給你遊街示眾或上電視,看看有沒有人認識你。見我還不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在隊長的指揮下,一個外地口音的惡警和一個患有強直性脊椎炎的惡警就用手銬子把我雙手銬上,然後用高壓電棍電擊我的手和手銬子,見電擊無效,便電擊我的敏感部位,看我還不說,惡警竟電擊我的嘴。一個惡警還打我的臉,其中一個年青惡警更狠毒,一邊打著我一邊誹謗李洪志師父;一個高個子惡警用我的腰帶抽我,把腰帶都打斷了。因我不配合他們、不蹲馬步,外地口音的惡警和年青惡警用腳踹我的小腿和腰部並用電棍擊打,使兩小腿變成黑紫色,腰部疼痛了一個星期之久。他們累了就換人,隊長坐在那裏指揮,分局長過一會兒也過來看看。就這樣從夜裏9時一直刑訊逼供至凌晨1點30分左右。由於疼痛和抽搐,惡警們害怕出人命,把我送到醫院。在觀察室裏由2名惡警看著我,凌晨4時,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快步走出醫院大門,門口正好有一輛出租汽車,就這樣我擺脫了魔爪。

惡警通過從我身上帶著的買水暖器材的發票找到了商店,知道了我的名字並在網上通緝,妻子和女兒也同時流離失所,女兒不能正常上學讀書。

2003年9月20日,妻子姜秀英在運送真象資料時由於不慎,被不明真象的人舉報了,她被新華分局的惡警綁架。

由於妻子不配合惡警的刑訊逼供而被打耳光,她絕食抗議這種法西斯行為。後來新華分局串通莊河市610、法院、檢察院,非法判妻子勞教2年,投進因迫害致死6名法輪功弟子和致殘多名法輪功弟子而臭名昭著的大連教養院。在那裏承受著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迫害,強制灌輸假、惡、暴理論,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每天勞動12個小時以上,惡警用法輪功弟子的無償勞動為它們創造價值。就這樣,一個幸福、祥和的家庭,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拆散,使我們無法向父母、兒女盡我們應盡的責任。由於流離失所,我不能正常工作,沒有收入,生活上更難了。不僅如此,我們一家還承受著巨大的精神上的壓力和痛苦,而這種壓力和痛苦是無法用語言表述的。

在此揭露的對我們一家的迫害,僅僅是億萬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中的冰山一角而已,目前已經核實並通過媒體報導出來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就有800多人。而那些無法核實沒有報導出來的不知有多少,十幾萬個幸福家庭被拆散;十幾萬個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被投進監牢遭受酷刑折磨;無數的法輪大法弟子流離失所,這就是江澤民在國際社會上吹噓的「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寫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