攪擾在親情裏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1日】回想起來,我被親情攪擾、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已有四年多了,在這一過程中,由於自己一直沒有以修煉人的心態對待妻子,導致夫妻矛盾逐步激化,直到此刻自己猛醒之時,事情才從根本上出現了良好的轉機。

妻子一直反對我修煉,從來不聽不信真相,並以不阻止我修煉為條件,讓我也別干涉她的事,她在世俗觀念驅使下放任自己,業餘時間幾乎玩樂在外,對家事、孩子心不在焉。她越是這樣,我越看不上她,認為她不可救藥,我和她基本是各行其是了。

兩年前別人對我說她有了外遇了,我聽了真如當頭一棒。我開始反省自己,通過學法並和同修交流,找到了自己許多問題,知道是因為自己心性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我開始改變自己,多關心她,多和她交流、溝通,承認自己有許多地方做的不對。她也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對,表示要從新做好。過那一關時,師父在夢中點化我給我打了70分。

然而那一次教訓並沒有使我徹底反思自己的有漏之處──源於自私的對親情和名譽的執著,我找自己的問題是出於維護自己的親情和名譽,根子上的私心根本沒有意識到。最明顯的人的認識是我原諒了她的過錯,她應該感激我,一切應該做好,聽我的話。同時,我對名的執著越來越強烈,怕別人說三道四。對情的執著也沒減少,擔心她欺騙我、背叛我。我這樣的人心導致她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過錯,仍然玩樂自在,不顧家,不聽勸。我有時幾乎暴跳怒吼,用離婚嚇唬她,她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照樣我行我素。我一直認為自己的妻子自己是能管住的,管不住是很沒面子的,是不可接受的,特別是她過去一直是賢妻良母,對我言聽計從,現在卻是這樣的。我很無助、很無奈。

就在幾天前,接連有人對我說她在外面如何如何,讓我管管她。睡夢中我又夢見自己軀體內竟有鋼筋框架被擰動往外抽。我終於悟到這是師父在多方面點化我,讓我徹底找出自己執著和漏洞。我兩夜不眠,終於認識到這一切的根本原因在自己身上,是因為我做的不好、心性有漏才被邪惡鑽空子。一是對情的執著,我心理有明顯的大男子主義,妻子聽命於丈夫是應該的,對丈夫好也是應該的,不僅不能失去她,而且她應該是很好的;二是對名的執著,總是擔心、懷疑她做有損我名聲的事,擔心、懷疑別人知道她如何如何了;三是自私,面對這個問題,我總是先想到自己,從來沒有完全認識到是自己的不對才造成她這樣。

我幾乎淚水漣漣,終於生起正念。對於情,我應該坦然面對一切,我要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了我該做和能做的,她再不聽,那就由她去吧,不再有絲毫的牽連和留戀;對於名,任你常人指點說談,與其越擔心越有鬼,乾脆扯下臉來隨便誰去說好了。本著這一心態,以修煉人慈悲救人的善念與妻子進行了暢談,她認真聽我講(她能接受的)一切的來龍去脈,明顯感到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了一樣,真正擺脫了邪靈附體的控制,恢復了她人的狀態。她決心要改變自己。當天,她周身出了好多紅疙瘩,我悟到是邪靈被清理掉了。從此她也願意聽我講真相了,《風雨天地行》、《九評》光盤也都願意看了。

睡夢中,我清晰夢見一條大蛇長著九個頭,九個頭被我用菜刀一個一個的砍掉了。現在我們的家庭氣氛和諧融洽,我徹底去掉了這方面的人的認識,妻子也徹底改變了錯誤,孩子也比以前聽話了。我因為認真吸取了教訓,現在更精進了。

我的經歷給我的教訓是深刻的,如果我開始就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如果我時時處處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如果我對邪惡的迫害不掉以輕心,我就不會走四年的彎路,就不會使妻子和自己遭受那麼多的干擾迫害。更多的生命也許會被我救起。

最後敬引師尊《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以與同修重溫:

「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這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為。其實,重情就是在維護這個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這個道理。」「佛、菩薩、羅漢、神他不在這個情中,三界外的神沒有人的這個情。但是沒有了人情,不等於不愛護別人。他有更高的東西,叫做慈悲,是更高尚,更廣大,更美好的。情是一個三界內的因素。」

個人所悟,不當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