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出家庭魔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31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那時修煉很精進,病不治而癒,丈夫和孩子都支持。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受邪惡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底我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抓捕回來,動了親情就走了彎路,在家庭魔難中徘徊了四年多,真是一念不正,後患無窮。在師父的慈悲和呵護下,我終於正念正行的闖過來了。

丈夫因在邪黨的壓力下,把大法書全燒光,又被不法人員敲詐勒索7000元。丈夫怕我再上訪,整天看著我,我出門有人取笑說:你真行,還有保鏢的。我學法的正常環境也沒了,不讓學法、不讓煉功,更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二零零二年上半年,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和同修見面了(辦事場合),我跟同修說了我的處境,同修鼓勵我,你以前修得那樣精進,到正法時期可千萬別掉下去呀,助師正法呀。後來同修幫我請來一本《轉法輪》。那時學法真象小偷一樣,院子有腳步聲或開門聲,就嚇得我膽戰心驚,趕緊把書藏起來,總是這樣害怕也不對勁呀;師父講法時有這樣一句:「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我振作起來,正念正行,下決心必須把我家和周圍環境全部正過來,讓眾生得救,正念決定,我就跟頭把式的連滾帶爬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

首先言談舉止、形像、都得做好,這樣才能讓眾生得救同化法,時間似流水,不知不覺中,老人、孩子、親朋都不反對了,唯有丈夫不接受真相,他被邪黨毒害太深了。真不知從何才能打開他心結。有一天看明慧網同修引用師父的法啟悟了我,「我們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實效」,「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一次,我村一家農用汽車壞在大門口,找來七、八個人推,其中有我丈夫。在沒推之前,有一位婦女(大法學員)要從車和門垛之間的夾縫過去,她正在猶豫不決,她的公爹就說要進就快點進去,她沒加考慮,就擠進去了。這時車也跟著起動了,人也在用力往裏推,她當時就夾裏了,並擠得轉了個(原來臉對著大門垛,後來臉朝車),在這一剎那,她心裏喊師父快救我,救救我,她只覺得身體就像棉花一樣軟綿綿的,不知怎麼出來的。這時車也停下來了,有人發現人被夾住了,就喊停車,所有人都驚呆了,她出來時臉慘白的,喘不過氣來,她頭腦清醒跪地就給師父磕頭,來證實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

事剛過,我也到了現場,聽到人們正在議論剛才所發生的險事,我聽明白後,我想這不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嗎?於是我就講起了大法保護我的兩個例子:然後我告訴人們,只有相信大法才能有福報,這院的主人和家人也都沒有反對,我丈夫在我身後說自己心知道就行了,那意思你不要宣揚了,要是我以前這樣大張旗鼓的講,他早就大發雷霆地罵我。通過這件事我對法更進一層的體悟「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這也是在師父的安排下喚醒世人。丈夫有所醒悟了。

二零零五年陰曆六月初一那天下午,丈夫領著孩子開汽車拉磚,車上裝滿三千塊紅磚,在村東頭有個大坑,約5、6米深,車正在高速行駛,突然前面的車來個急剎車,我丈夫一看馬上要撞上前面那輛車,那要撞上也就可想而知了,丈夫也急剎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剎車管壞了,又急打舵,車就翻進了深坑,連車帶人翻了三百六十度,車又四腳落地,好好地站在大坑底,這時車前面的擋風大玻璃翻車時被一股強大的壓力擠飛出去也沒打碎,丈夫和孩子還端端正正的坐在原來位置上,孩子隻腿擦破點皮不礙事。

當天晚上丈夫沒回來,我就把《轉法輪》這本書拿出來翻到師父照片放擺放在桌子上,給師父上香,我用這種方式的目地是我敬師尊的慈悲苦度,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丈夫親身體會到了,讓丈夫從內心知道大法好,信師信法,人總有明白的那一面。我從此再也不偷偷的學法,徹底清除一切障礙。

事過後幾天,丈夫說殺頭豬吃個喜,我沒有反駁(因為他們在行常人的事)。丈夫把豬頭擺在院中燒香,敬天敬地,然後丈夫跟我說:你也給師父燒炷香吧。我說,只要你心裏裝著法和師父就行了。這時親朋、好友、鄰里都來賀喜,有的說你們家祖上積德了,有的說學大法就是好,是師父保護了他們。我微笑著向他們點頭說:是呀,這都是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才能化險為夷,你們以後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這是事實。

這幾天我正念非常足,見人就講真相,講三退,一點怕都沒有。跟丈夫也敢講三退,丈夫也同意退了。這些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加持我正念走出了魔難,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第一次寫文章,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