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孫女生「病」看穿舊勢力的把戲


【明慧網2006年2月22日】昨天女兒在電話裏告訴我;六歲的外孫女這幾天「病」的很厲害,連續高燒,已經折騰好幾天了,打針也不見好轉……。我告訴她要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大人孩子都要念,誠心誠意的念,很快就會好的。女兒答應了。

放下電話後,內心的「情」攪的我不得安寧。它一個勁的慫恿我「去看看外孫女吧,孩子小,又病成這樣,當姥姥的能不去看嗎?又不是不知道,知道了就該去……」可是我還有很重要的證實法的事情,放下事情去看外孫女吧?兩者孰重?似乎都重要,都放下,外孫女可愛的形像浮現在眼前,這孩子連遭打針吃藥及病痛之苦,怪可憐的,我的心更放不下了,心被揪的很痛,一時煩心,甚麼也幹不下去了。

師父的話回旋在腦中「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去執)》),穩下心來向內找:為甚麼外孫女突然病的這麼厲害?又通過電話讓我知道,使我這麼煩心?是因為自己一直「情」太重,對親情放不下,執著心太強。這種物質在我的空間場太多太重已堆積成山,舊勢力就會鑽空子做手腳,使它擴大並迅速膨脹,形成頑石或大山擋住我修煉的路上,幾年來這樣的「親情關」還真不少,可謂方方面面,矛盾百出,花樣翻新。有來自家庭的,(這方面最多,幾乎天天有),有來自親屬的,也是突如其來,教你防不勝防,琢磨不透,摸不著邊兒。

當你面對你的親人或親屬對你無理智的惡毒性的謾罵,或者無端用尖刻、欺凌的語言嘲諷你污辱你,甚至伴有野蠻粗魯的態度,在精神上極大的傷害你的時候你感覺如何?對於我這個一向妄自尊大、自命清高、極力維護「自我」絕不允許別人傷害一絲一毫的人,著實是個嚴峻的考驗。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啊!為修去自我之心,這些關關卡卡有的除當時受到的劇痛刺激沒過好關,過後通過學法向內找,都有質的飛躍,即愛和恨逐漸被慈悲所代替,心中不再有委屈和怨恨之情,只有寬容和理解。

當你心性在法理上認識提高時,這些難過的鴻溝(情關)在你面前甚麼也不是,像鯉魚跳龍門一樣輕鬆躍過。只要在法上認識,沒有過不去的關。這次外孫女的有「病」也是如此,因為我對親情太執著了,尤其對隔輩人那「情」更重,舊勢力就針對我這顆心在孩子身上下狠手,以設置的這種對「親情」能否放下的考驗。

恰好我看了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這一段,師父說:「出現甚麼問題大家都心不動,每個學員除了作為大法弟子我能幫你我就幫,沒有甚麼可浮動的;我幫不了你也要正念對待這個問題,該做甚麼做甚麼,不用人心去執著,不在思想中加深這些問題,關係都擺的很正,沒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靜。舊勢力覺的太沒意思了,這些人不動心啊。這些人都不動心,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業一下又好了。這是一種情況。」

這段法給我的震撼太大了,師父就是針對我此時的心境講的。法理已經講明了,他像明鏡一樣把我的人心、執著全照出來了。我心裏一下子平靜了,也亮堂了,做我該做的,不在思想中再想這個問題了。

第二天女兒高興的在電話中告訴我,按照我告訴她的辦法,孩子的「病」好了,燒也退了,啥事也沒有了。外孫女還在電話裏跟我聊了一會兒。

我萬分感謝師父又幫我過了這一關。我深深體會只有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法理去做,放下一切人心,關關都能過,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以上是自己在過「情」關方面的點滴體會,因修煉的層次有限,認識的膚淺,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