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不去難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0日】讀新經文《越最後越精進》,想起在1996年的《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在很早的時候,在印度有個婆羅門的弟子修煉,修得很精進,在山裏他自己獨修。有一天一個獵人追一隻鹿,把這個鹿給射傷了。這隻鹿跑到他這兒了,他就把鹿藏起來了,保護下來了。他在山裏一個人很寂寞,然後就養這隻鹿。人啊執著心不注意是很厲害的,這種常人的可憐心、人心對情的執著,都灌注在這只小鹿上,後來他對這隻鹿就很執著了,最後這隻鹿簡直成了他最親密的伙伴哪,結果他就把很多精力用在這鹿上,他打坐的時候思想也靜不下來,在想給鹿吃甚麼,放鬆了他的精進。

過了些年,這個鹿有一天突然死掉了,他就非常痛苦。他總想這隻鹿,他就更不能精進了。這時他的年歲已經很大了,你不是修煉的人生命就不能延續,他不能修煉了,他生命就結束了。在他生命結束的時候他還沒有想他的佛法,他還在想這隻鹿,因此死後他就轉生成了鹿。人在臨死的時候執著的想甚麼他就可能會轉生成甚麼,所以他一下子就轉生成一隻鹿。這很可悲。一個修煉的人,修煉的很不錯,最後毀於一旦。」

修煉人是要修出三界的,而放不下三界內的情,最終的結果是修煉前功盡棄,可悲可嘆。

為甚麼情這麼難放,是因為人還在娘胎裏的時候就已經泡在情中了,先天帶來的觀念、後天養成的觀念,在情的作用下被進一步加強、放大,人就時時處處用觀念來衡量一切事物:這樣好,那樣不好,人活著就得實現「人生價值」,出人頭地,光宗耀祖,接續香火,爭口氣,得到社會的「承認」,等等人「應該怎樣活著」的觀念。

大法的修煉者也是從一個常人開始認識大法,逐漸走入修煉的,這些人的觀念也隨之帶入修煉中來,那麼在實修當中,就要逐步清醒,分清自己的本性和這些後天的觀念,讓自己的真念主導自己的一思一念,而不是讓這些後天的、低能的觀念影響自己、改變自己的修煉道路,甚至放棄修煉機緣。

人的觀念真是根深蒂固,往往表現出來時,修煉人自己卻不易察覺。比如我自己是一個30多歲的男青年,在國外拿了學位,家人和親戚都盼著早日出人頭地、早結良緣。但現實是,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時有時無,經濟很緊張,自己的大法項目忙、工作環境特殊、與人接觸少,可以說比廟裏的和尚還寂寞,所以婚姻之事更是「渺茫」,家人催促之時唯有應付、許諾。有時忙過之後,又不能靜心學法,人心就開始翻騰:是不是太苦自己了(苦其實是好事啊,不精進才覺的苦),我這樣忙下去,甚麼時候是個頭啊。看別人有工作有房子,至少還有老婆孩子為伴,我是不是也得為自己多打算,大法工作還有別人幹,我少幹或不幹也行,自己有時間去常人中「奮鬥」一番;甚至想到回國是不是能改變「困境」,像自己的大學同學那樣回國當教授、成家……?

這時,學法也學不進去,書一頁一頁的「讀」過去了,眼睛忙,心也忙,想的卻都是前面那些東西,一晃一小時過去了,卻感覺像沒看書一樣。早上的煉功也鬆懈了很多,常常一週才煉一次功,因為早上時間全睡過去了,起來後翻個身又立刻在電腦上忙開了,日復一日,大法工作成了「常人工作」,學法成了「例行公事」,煉功成了「可有可無」,時時修心成了「沒時間想」。長時間以來,心性不提高,藉口沒時間而不願向內找,與同修的隔閡有增無減,出問題責任先往外推,堅持己見,不包容他人,遇棘手的事推給別人,自己就「喜歡」幹自己幹熟了的活,安於現狀,沾沾自喜。時間長了,工作幹了很多,但造成的麻煩和干擾也不少,自己遲遲不去的觀念和人心成了大法項目的真正阻力。

自己為甚麼會時不時的被這些觀念干擾、變的意志消沉了哪?

其實這是自己對於人中的「幸福」還沒有看透,雖然對常人的名利看的很淡了,但內心深處還有那麼一絲執著,覺的那樣的「成就」還是值得追求的、有意義的。在迫害很嚴酷、證實大法的工作很緊迫的時候,自己這些執著就被暫時壓下去了,忙於大法工作,雖然忙但意志消沉,並不精進,其實是沒有真的修去人心。目前正法形勢劇變,各方面環境相對輕鬆,證實大法的工作不那麼緊的情況下,這些人心就又冒出來了。

而這些如何才是「過的好、實現價值」的觀念恰恰不是自己的主念,而是後天意識的沉澱,其實是束縛人的,讓人覺的只有這樣走才是「有價值」的一生。我想這也是舊勢力有意安排給人,以至給今天的修煉人的,它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走向神的一把鎖、一個關。我要把它看重,放不下它,我就衝不出人,為它忙碌,為它活著,最後卻發現這都是一場空,官再大、錢再多又能如何?只有修煉回升才是真實不虛的,才是我們來在人間的真實使命。

作為一個修煉人,溶於法中,他能夠看透這一切,能夠超脫觀念的束縛,卻不等於放棄常人的工作和正常生活,哪怕家裏的房子是金磚蓋的,床是錢墊起來的,也沒甚麼,照樣修煉,因為他的心不執著於此。常人的工作和生活不僅僅是生存的手段,更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好場所。我要幹好工作,得到好的薪水和提拔那是自然達到的,卻不是執著的「奮鬥」得到的;慈悲對待家庭和世人,卻不執著於證實「我如何好」;一切都從緣而來,為救度眾生而做,我也不會把常人的得失看重、覺的苦,吃苦當成樂,其實迷於情中、跳不出來、忙碌一生才是苦哪。

我還在修煉中,認識到不足只是第一步,如何讓證實法的正念時時主導自己的一思一念,才是精進,這是要在今後的學法修心中逐步認識的。溶於法中,不被常人的情和觀念帶動,清醒理智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那才是師父最想看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