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是如何得法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日】我和家人是2004年初有幸得法的。能得這萬古不遇的大法是極其殊勝的。感謝師父和大法同修的慈悲。

多年來,大法弟子到處講真相,為救度眾生而做得一點一滴都是有用的。就拿我們全家人得法的經歷來說吧,幾張講真相的傳單,就能促成這有緣人得法的機緣。

好幾年來,路過唐人街和大學,傳單和真相光盤,我接了一次又一次。雖沒太在意,可看著這一張張精心製作的傳單和光盤,我就覺得大法弟子至少是真誠和善良的;大家在廣場上和大學裏集體煉功、義務教功,我也是常碰到的。我親眼所見的煉法輪功的人是那麼的祥和、有序。每個人默默的在做很多的事;看了大紀元報紙上刊登的許多普通人通過修大法而做了真正的好人,同時得到了健康身體的小故事,讓我不由對大法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和好感。三、四年過去了,雖然我錯過了多次得法的機緣,但大法弟子做的一件件的小事卻悄然的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促成我們全家得法的種子。

由於親眼目睹了大法弟子的祥和和維護信仰的虔誠,我一直對大法無端受中共迫害的遭遇心存同情。終於有一天,我實在想了解一下是甚麼樣的信念使這些大法弟子如此不放棄,而中共為甚麼又要那麼不惜餘力的迫害這群言行都很善良的人。這時我想起了傳單上的大法網站,於是上了http://www.falundafa.org,下載了《轉法輪》的電子書。僅僅讀了幾段,我就被書中的神奇深深的吸引住了。再往下讀,感覺就像是乘上了一艘去星際旅遊的飛船,直奔宇宙的奧秘!頓時我心中的疑問解開了,誰善誰惡,一目了然,黑與白,真言與謊話,一讀便清。

有幸接觸大法後,我也不是一下子就走上了修煉之路的。在這之後又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才使我和家人最終得法。一家子人得法是不容易的,每一件事的背後都有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同修的幫助。當時,我一看《轉法輪》這本書那麼好就一直催爸爸讀,希望對人很正直但脾氣暴躁的他能有些幫助。可爸爸知道我是衝這來的,所以總推托。一轉眼冬天到了,一向不服老的他非要去滑冰,我總有些不放心,可我和媽媽都不敢惹他,就由著他去了。不幸的事發生了,一天晚上我和媽媽接到了醫院急診部打來的電話,說我爸滑冰大腿股骨摔斷了,被人抬上了救護車去了醫院,馬上要動手術。快60的人了,這可不是一個小的打擊,我們全家都蔫兒了。看似由於不小心而出的事故,其實我和媽媽都知道這根本原因是平時爸爸為別人考慮得太少。這一下好了,躺在病床上的爸爸也不那麼任性了,媽媽和我只得辛苦的伺候著他,希望他的康復。可爸媽之間的矛盾卻並未因此得到化解。

由於當時正在讀《轉法輪》,我深知大法才能化解我家這根深蒂固的矛盾。於是我又多次向爸爸推薦讀書。終於爸爸開始讀了,這一讀可不得了,爸爸很快有了可喜的轉變,58年的壞脾氣一下小了很多,和媽媽發生衝突的時候也學會忍讓了,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變好了,媽媽是直接受益者。家裏的矛盾少多了。

就這樣,爸爸開始學法了,我們都替他高興,可是我這個第一個接觸法的人卻由於惰性和種種「沒空」的藉口沒接著學法和煉功。正在那時,我的一位「失蹤」了好幾年的朋友突然出現了,又正好暫住我家幾日。很快我們知道了她是大法弟子,在她的幫助下,我們學會了五套功法,我們還在一起聽了師父的講法錄音。

就這樣,我們全家開始了初步的完整煉功。很快爸爸就能下地了,他扶著拐杖站起來,每日堅持在家做兩個小時的動功,一小時不盤腿的靜功。每天一回到家,我總是看到爸爸的臉像嬰兒一樣粉裏透紅。一個近60的老人,在股骨摔斷後的兩個月後,在沒接受任何的康復護理的情況下(因是探親付不起這裏的醫療費),神奇的可以不需要拐杖小走運動了。緊接著,爸爸為能順利通過簽證的延期體檢,還不得不自己走到醫生面前做彎腰抬腿的動作。由於煉了大法後的神速的康復,爸爸體檢順利過關。

之後的半年,我們全家總在一起煉功。最初幾個月,我常常在做第二套功法時感到一股熱流從頭一直灌到底,非常奇妙的感覺。後來爸爸回國了,我和媽媽在煉功方面又懈怠了。我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成,好幾次想接觸本地的同修好有個好的修煉環境促進一下自己,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做。就在這時,我接到一個從未見過面的同修打來的電話。她是來問候我爸的。原來一直喜歡大紀元的爸爸在看了九評退黨的文章後第一個打電話給我們全家退了黨。後來他還向大紀元編輯部借了幾本中共害怕透頂的「禁書」,那位同修正是和我爸聯繫的大紀元義工。

後來才知道,這一個看似普通的電話卻成了我和媽媽修煉道路中的又一個很大的轉折。那位同修在電話裏鼓勵我們去參加集體學法。學法處離我家很近,我們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去參加了。這一去就再也沒回頭了。每週和同修們在一起讀法、交流成了我修煉必不可少的一部份;在大家的影響下我也開始要求自己精進了。打這兒以後,大法真正的溶入了我們的生活,我們全家也一步步的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得法的一年半以來,大法的好,全是我們親身體驗到了的。我從小身體不好,有慢性氣管炎和過敏性鼻炎。出國以後,前幾年氣管炎一直沒犯,可鼻炎卻嚴重的困擾著我。多少年下來,我已經習慣了用嘴呼吸,特別是近幾年幹了電腦工作後,身體抵抗能力下降,一感冒竟是幾個月才好,因為感冒後長期用嘴呼吸又壞了氣管,感冒又誘發了咳嗽。且每日由於對中央空調的過敏,鼻涕紙扔一大堆。幾年前,我又由於幾次乘坐了吸煙同事的車,多年不犯的氣管炎居然發作了。天一冷一熱,就是走急了也會喘不贏氣,常聽見自己的氣管嘶嘶的響。由於我對西醫療法的抵觸,一直未正式的看病吃藥。開了兩次抗生素療法的藥也由於怕產生依賴性而扔進了垃圾。後來連這種氣管的嘶嘶聲都習以為常了,甚至都沒把這鼻炎和氣管炎當成是病。煉大法幾個月以後,我突然意識到不知何時自己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煉大法後無求而自得的法理在我自身上真真實實的體現出來了。

修煉大法有太多的好不能一一盡述。大法化解開了我們全家人幾十年根深蒂固的矛盾,並使我們每一個人都從內到外身心受益。謝謝師父,謝謝大法,謝謝全世界在每一個街頭,每一個角落堅持洪法,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來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大法弟子。正是這一點一滴的善行,才促成了千千萬萬的人今天的得法。

朋友們,願你們也能認識大法,早日找到生命的真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