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4日】2005年1月份某一天,早上六點發正念時煉功點來了一位女士,約五十多歲,一來就坐在地上與我們一起做發正念手勢,因為她雙盤盤的不錯,煉完功我問她,煉多久了,怎從沒見過她,她說她第一天來煉功,《轉法輪》才看兩天(6頁)。她就是這篇故事的主角,因為她年紀比我們大,我們都稱呼她「姊姊」,「姊姊」的先生我們稱呼「大哥」。

姊姊沒受過教育,因為家庭因素十三歲就開始演戲,她的工作是演戲,甚麼角色都演得不錯,她自己說演戲的天分、語言的天分、女紅的天分都是與生俱來的。演戲要背劇本,學習各種語言,她認字就是這樣學來的,只是認得的字有限。

傳統戲劇多是演忠、孝、節、義的歷史故事,所以思想中對傳統價值觀有較深認識,她本性就是善良、重義、重恩的人,缺點是脾氣不好。姊姊身世坎坷,小時父母就離異,跟父親和後母,從小日子就不好過,吃過許多苦。或許這是奠定她得法後修煉的基礎。

2004年2月間,她發現左乳房異樣,經檢查是乳癌。大哥為了姊姊遍尋良方。良藥都是苦口的,奇難聞難喝,為了活命,不得不每天喝那些各種奇怪藥方熬成的中藥湯,但效果還是有限。最痛苦的是,患病後,沒睡過一天好覺,不得已靠安眠藥,迷迷糊糊,精神恍惚,體力、精神、心情都極差。

今年元月間朋友介紹他們法輪功,送一本《轉法輪》給她,並講大法的神奇,很多真修大法的人,沒有吃藥,絕症都好了。她將信將疑。當天晚上忙完家務後,拿起《轉法輪》看了半小時,因識字有限,看書很慢,只能看3頁,當晚睡的很香,第二天精神不錯。患病後靠安眠藥也沒睡一天好覺,她有點動心,心想晚上再試看看。第二晚也是只看3頁,還是睡的很好,她激動不已,竟有這麼神奇的東西,她認定這是救命的功法,第三天清晨馬上找到煉功點來。

姊姊得法後,每日第一個到煉功點來,出外也一定帶「小蜜蜂」(註﹕放煉功音樂的電子裝置)煉足二小時。大哥怕姊姊那麼早一個人出門危險,就陪她來煉,大哥後來也得法,每天兩人都是第一位到煉功點,颳風下雨從未缺席。姊姊剛得法一星期,就開始去向親朋好友洪法,以自身的體驗告訴他們,這麼好的法,希望她的親朋好友也都能得,雖然她講得頭頭是道,只是像她悟性這麼好的親朋似乎不多。

姊姊來煉功第二天就問發正念是甚麼意思,為甚麼要發正念,我們告訴她發正念的意義、目地、時間、口訣,她就每日照著做,決不偷懶。三月份某一天,我們在交流講真象的一些事,姊姊聽不太懂,我們以為新學員進門就要他們參與講真象有困難,因為煉功點一年多來也進來不少新學員,對講真象都不熱衷,所以沒主動告訴她講真象的重要性,但她主動問要怎麼做,她不會寫字,也不會騎車,就拖著菜籃車,走路去同修家把寫好的幾百封、上千封的真象郵件拖回家貼郵票,再拿去寄。她家裏有女兒玩的電腦,請技術員同修安裝講真象工具,她不會操作,叫女兒做,加入網路講真象的行列。

得法一星期來每晚都睡的很好,第八天晚上,看到房間擺的麝香製成的中藥丸,因為麝香很貴,藥丸也很好很貴,她想「這麼珍貴的藥,不吃掉可惜,一邊煉功一邊吃藥,可能好得更快。」當晚抓了幾粒藥丸吃下,結果整晚都沒睡好,第二天醒來,開始流鼻涕、咳嗽、感冒症狀,她順手抓了幾顆治感冒的中藥丸服下,然後出門來煉功,走在半路就反胃,把藥全吐光,勉強撐著煉功二小時,煉完覺得通體舒暢,馬上悟到不能再吃藥了,請大哥把家裏堆的那一堆一堆千奇百怪的治癌症的中藥材全扔掉,她說她要堅信師父,再也不吃藥了。

因為她很會演戲,戲團老闆有戲會找她去演,以前碰到不順心的事她會生氣,破口大罵。修煉後,有次劇院老闆莫名其妙對她發脾氣,她不生氣,蠻平和的,她也感覺自己好像有改變,不太有火氣了。有次上戲錄影前,肚子竟然痛得要命,她心裏想「師父,我跑這麼遠來演戲,肚子這麼痛,沒法演,怎麼好意思拿工資呢?」奇蹟般的肚子不痛了,順利完成了錄影。她記得師父講法有說過,在碰上很困難的時候可以請求師父,這也是對師父信或不信的考驗。

因為姊姊不太認識字,看書很慢,《轉法輪》的內涵很深不容易懂,尤其分子、原子、宇宙、時空、微觀、宏觀……這些較玄的,確實很難懂,我們盡所能去解釋給她聽,她似乎也能明白。我們經常從大法網站上印一些文章,在煉功點上大家輪流著看,姊姊雖然看的慢,但是看一遍就能記住,並且能完整講述內容,真讓我佩服。

她的病業體現在外面,每日換衣服就能看到,每天都在刺激、考驗她,有時會想去買個藥布貼一貼,可能會好的比較快,轉念一想,修煉人沒有病,不必吃藥,那貼藥布應該也不需要。

修煉人的關多是來自最親近的人,大哥偶爾講些不好的話,她的心就被刺激得很難受,會跟我們訴苦。我們會告訴她,這是在考驗她,也是要在痛苦中消業過關,才能提高。因為她是新學員,我們都儘量幫忙她,有甚麼心性關,我們也儘量站在法理上告訴她,她悟性很好,馬上領悟,下次交流時,她都能講在法上。雖說認字有限,看書很慢,但一點不影響她對法理的體悟,心性提高很快,氣色變好,漸漸年輕起來,神采中逐漸透著慈悲祥和的氣質。

她跟大哥講: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否則我現在躺在床上,要死不活,我痛苦,你也痛苦,你要感激大法。她還一直說感謝能得大法,對生命有全新的認識─返本歸真,她一定盡所能做好三件事,不負師父給她的新生,感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