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6日】

* 個性固執、被謊言欺騙

我是大陸的一個農民,今年59歲,日常靠種田和做木工活過日子。我向來個性固執,加上念書少,文化知識很狹窄,不管甚麼事情,只要自己認為對的,就誰也說服不了我,為此,鄉親們還特給我取了一個外號「檀樹樁」,意思是犟起來像樹樁一樣誰都拉不動。

法輪大法在1999年以前傳到我地時,附近有部份人開始學煉,我因為道聽途說「煉功後不吃藥就可以治病」等說法,根本不了解真實情況,認為歷來有病只能靠吃藥、打針才能好,更不知道修煉大法要修心重德的道理,所以一直跟著那些不明事理的人瞎談論。

1999年7.20以後,我更加相信電視上講的都是對的,同時,還以為自己有遠見,就糊塗的跟著反對大法。我堂兄弟幾乎全家都修煉大法,我妻子的侄媳婦和內兄也是煉功人,他們都告訴我電視上說的都是謊話,完全是誣蔑。為此,他們去了北京證實大法,卻遭到綁架、遊街批鬥、抄家、罰款、勞教、判刑等迫害。我不但沒有安慰他們,反而罵他們傻,不應該跟政府作對,對他們的臉色也是冷若冰霜,他們卻耐心的跟我講大法如何好,壞人反對大法是壞人的惡毒,並且指出江××是出於妒嫉才進行誣蔑法輪功創始人及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勸我分清好壞是非,千萬不要上當受騙。我卻在內心裏笑話他們愚蠢。由於自己的固執,在邪惡謊言的欺騙下,充當了幫兇。

* 惡運降臨,誰能救我

2004年5月,我感覺到下頜部位有異樣感覺,吞水有痛感,醫生剛開始說是發炎,經吃藥打針仍未見好轉,多處就醫,結果相同。到了7、8月份後痛感加大,到市醫院也未檢查出病因,後又到省醫院檢查確診為晚期惡性鼻咽癌。這真是晴天霹靂,妻兒子女都驚呆了,但怕我接受不了,強打笑臉和醫生合計不對我說實情,只說是炎症,住院治療就可以好轉,但她們那種擔心的臉色卻遮不住內心的憂愁。

在此期間,本地鄉親、親戚朋友、甚至平時很少往來的親戚都來看望我,勸我安心養病,我預感到大事不妙。後又到另外一個省城的軍醫院檢查,結果相同,又返回本省腫瘤醫院治療。期間,病房裏住的絕大多數都是醫院判了期的「死刑囚」。白天病友們相憐苦笑,黑夜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淚水漣漣。親人、家庭、青山綠水、田園住宅等還能留住多長時日,正如「嘆空歌」中的「天也空、地也空、人生到老一場空」的哀傷感,更害怕疼痛難當受活罪的折磨。

天哪!誰能救我!

* 佛法無邊、普度眾生

就在萬分痛苦的時候,曾經被我極度冷淡的堂兄弟多次來看望我、安慰我,並說大法師父能救度一切眾生,真心修煉大法能神奇般地祛病,並指出由於我的固執、偏見被邪惡利用,雖然說了一些不好的話,只要能從內心真正的明白過來,大法師父會最大慈悲的對待一切。他把大法書念給我聽,還講了一些因修煉大法後身心獲得了健康的真實例子。

我的心開始動了,難道以前都是我搞錯了?聯想到本地的大法弟子,許多以前都是體弱多病的人,又被江氏政府作為「頑固份子」進行殘酷迫害,但個個煉功人都身強體壯。五、六十歲的老人都是本地種田收糧萬多斤的能手,而且他們在社會上處處做好人,納糧交稅從不拖欠,時時助人為樂、與人為善,其高尚品德由衷的讓人敬佩。尤其是本村本組的湘大嬸,煉功以前體弱多病,三伏天也要戴個絨帽子擋風。她在2000年3月份因進京上訪,回來後在本地被綁在車上進行遊街批鬥,大冷天被脫得只剩一件內衣遮體,披頭散髮、風吹雨淋,不但沒感冒,反而從這以後,不管甚麼天氣,再也沒見她戴帽包頭了。鄰組一段公路無人管理,她卻拿出女兒過年時給她的錢,請人修路輔沙。這些發生在我身邊的事實,令人看得見,我再固執也無法否認。但我又想,他們早就修煉有師父管,而我不但沒煉,還說了許多抵觸的話,大法師父不生我的氣就不錯了,還能救我嗎?因此內心非常矛盾。

堂兄弟看透了我的心,就認真的給我讀法。我終於明白,原來師父的洪大慈悲不計我們過去的錯,只看我們對大法的真正態度。最後,我下定決心,改變固執偏見的個性,不再受邪惡謊言欺騙,從新認識大法。就這樣,我開始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患的是絕症,現在世界上都沒辦法醫治,加上自己剛學法,領悟很淺見,而且醫院診斷我活不過2005年的2、3月份,所以出院不久,經常疼痛。開始煉功時,我邊吃鎮痛的藥,邊學法煉功,只是感覺比醫院舒服,其它沒甚麼體會。大約煉功一個星期後的一個晚上,我夢見自己臉上脫了一個殼,拿在手上好像電視上做廣告的面具,我左腮上有一顆胎生的黑痣,非常明顯,在夢中的面殼上,這顆黑痣的地方是一個黑孔。

我醒來後講給別人聽,都覺得很奇怪。堂兄弟說:這是師父管你了,給你安排了今後人生的修煉道路。他讓我自己去看《轉法輪》第216頁就知道了。當我讀到這一段法時,淚流滿臉,慈悲的師父真的慈悲眾生。我就把鎮痛消炎的藥丟進泥坑,專心修煉大法。「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個真經,我是深有體會,從此,我的變化非常大,許許多多難以用語言講得出來的奇妙感覺,我實實在在感受到了,身體日益強壯,連胎生的黑痣也不翼而飛。我又開始重新進行體力勞動,對一個勤勞肯做、剛剛經歷過生命中可怕惡夢的人,這是一件多麼幸福、喜悅的事啊!還有許多不可言喻的奇妙感受,我不細說了,只有親身體會,才會知道無邊佛法的殊勝、偉大。在此,我非常、非常感謝師父救了我。

我現在修煉大法才三個月的時間,由一個絕症病人重獲新生,面對著現實生活中還有許多人依然被謊言欺騙,我怎麼能無動於衷呢?我要把親身感受告訴世人:大法是度人的,師父的慈悲是洪大的!我以前曾經受謊言的欺騙對大法說過不敬的話,真是罪過!我現在真心懺悔,並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不要再跟著邪惡誣蔑、詆毀「真、善、忍」大法和偉大的師尊。特別是像我這樣固執偏見的人最容易受邪惡欺騙。

有人說你病好了就在家裏煉,不要去張揚,免得惹麻煩!看起來挺關心我的。但我想:如果大法弟子得了好處,都偷偷的在家煉,那又誰來告訴我真象呢?我又怎麼能因禍得福,修煉大法祛除絕症呢?難道我按真實體會告訴別人,使別人也受益不是應該的嗎?比如一個醫生、一個醫院治好了疑難古怪的病人,別人問那病人你在哪治好的,這個人不應該告訴別人嗎?

我平心而論應該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告訴世上的人,使大家都來得福報,才符合大法善的標準。同時我也稍明白大法弟子為甚麼身受迫害還要去講真象的意義,我原來認為「傻」「跟×××作對」是錯的,其實傻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我自己。我現在講真話,也不是跟誰作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