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傳人 親傳親 心傳心

——新學員修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5日】法輪大法不僅在全世界洪傳開來,就是在中國大陸內學的人也越來越多。儘管惡黨殘酷鎮壓、紅色恐怖還籠罩,然而人畢竟心向善。通過大法弟子講真象,人們認識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又通過人傳人、親傳親、心傳心,學的人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這是任何邪惡力量都阻擋不了的!

一字一句抄《轉法輪》

老妹妹看到我們夫妻倆修煉後的變化,前年也開始修大法了。對於她來講有兩個難處:一是,養殖、種植活計多,一天忙得沒有閒空;二是,因為有殘疾,從小沒念幾年書,小學文化成度都達不到,書上的字認不全。

然而,她有一顆堅修大法金子般的心,這些困難就不在話下了。老妹妹抽時間、擠時間,哪怕在忙活計的間隙幾分鐘時間,也願意看幾段《轉法輪》。

兩年來,這本天書她記不得看了多少遍了。有不認識的字就記下來,等女兒回娘家時再問個明白。近幾個月來,她又一字一句的抄起《轉法輪》來,念一段抄一段,她說這樣印象深刻。

60多歲的人帶上老花鏡,從來未拿過的筆桿比鋤桿還不好拿。她的這種精神感動了親人,在中學當教師的弟媳給拿來了筆記本……現在她已經抄了230多頁,還剩下不到100頁了。

前些天我回家鄉來到她家,拿起她抄書的本子,看著她寫得不算好看可是一筆一劃的字,不由得眼睛濕潤了,這是多麼真誠的心!

老妹妹經常向周圍的人講真象。最近外甥女兒也請了一本《轉法輪》,也跟著她媽媽一起修大法,全家老少都帶上了「護身符」。妹夫雖然沒學卻也受益了,這一年多身上的病都好了。他樂呵呵的向我說:「往年過年打麻將,拿200元一正月夠輸了;今年拿200元兩天就輸沒了,原因是帶著『護身符』呢。神佛怎能讓我贏別人的錢做損德的事呢?這回不玩了!」

揮別篩網眼 見光明

同修菊妹才54歲,可是眼睛早就看不清人了,她這是先天落下來的毛病。菊妹小的時候就說眼睛不好,家裏兄弟姐妹七八個,也看不起病。長大了以後到醫院去看,也沒有看出任何毛病,可她就老覺得眼睛好像扣個篩子網,看不清東西。後來戴了個1200度的近視眼鏡,厚度像啤酒瓶子的底,在兩三米的地方看人,也只能夠分出男的、女的,還是看不清眉眼,近視鏡再增加度數也不管用,這輩子她任命了。

1999年通過哥哥嫂子介紹,菊妹剛學了幾天法輪大法,迫害就開始了。由於多年受黨文化的毒害,她說:「國家不讓煉就不煉了。」

今年聽哥哥嫂子講《九評》,菊妹又開了竅,她說:「這個黨這些年是竟搞人整人了,折騰死多少人?哪個運動也不對,法輪功還不給平反,可老百姓都知道又整錯了。這回我學大法是學定了!」

現在,菊妹才煞下心來學了兩個多月,眼睛上的「篩網」神奇的不見了,近視鏡再也不用了。菊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了明朗的天空,清澈的眼裏湧出了一行行淚水,感激師尊的心情無以言表!

菊妹的丈夫和女兒看到她身上出現的奇蹟,也都毅然決然的學起了法輪大法。

心底的聲音在曠野裏迴盪……

妻表弟媳婦退休以後陶醉在打麻將上,跟她講學法輪大法的好處也聽不進去。沒過兩年,她身上的心臟病、糖尿病越來越重了;西醫、中醫到處看也不好,前胸疼痛得更加難以忍受了,有時生活都不能自理,麻將桌再也上不去了。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她想起了找表姐表姐夫學法輪功。她和妻表弟打車到我家樓下時,身體衰弱得上不了樓,用人攙扶著上台階,走幾步路就氣喘吁吁歇一歇。

現在妻表弟媳婦學大法4個多月了,她感到小腹部位的法輪呼呼的轉,各種疾病都逐漸好了,臉色也由白變紅了,上樓不再喘息了。同院的人見了她的變化便問:「你吃了甚麼靈丹妙藥,身體好得這麼快?」她不隱諱的說:「修煉法輪功就好了!」她還以切身感受向親朋好友講:「大法的《轉法輪》這本書,上邊講的都是讓人學好、做好人,電視上宣傳的都是假的!」

妻表弟也同她一起學煉了大法。他告訴我們:有一天早上,他到開放區的一個空地上去煉功,有一個老年人看見之後,高聲大喊「法輪大法萬歲!」

聲音在清晨的曠野裏迴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