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馬三家「女二所」的迫害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7日】「女二所」分為三個大隊,政委:王乃民,四分隊隊長:管林(音),六分隊隊長:任紅讚。

一大隊在二樓,即「嚴管隊」。這裏非法關押的都是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她們都不穿「號服」,不勞動,整天被強迫坐在屋子內不許出去,從早晨六點到晚上九點(剛開始到九點半)。坐時不允許隨便活動,要求坐軍姿。對面有「四防」、「坐班」看著,做記錄,誰閉眼、誰轉頭、誰活動等等都不行。屋內還裝有監視器,24小時監視。監視器用電子鐘作遮掩,屋外的門窗玻璃全用塑料膠紙粘上,只在門上或窗上挖一個小孔,往屋內竊視。時刻監視著這些大法弟子,不准看經文、立掌發正念、煉功等。如發現則立即被送進「小號」進行折磨。有時隊長故意找茬,因一句話或走路不拐直角也會被罰站或不准睡覺甚至送進「小號」。關「小號」的時間十天、半月、一個月不等,都由她們說了算。喊一句 「法輪大法好」加期一個月,如在操場、食堂喊則會加期三個月不等,說是影響不好。人權、人的尊嚴根本沒有,體罰、加期、送「小號」她們隨便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隨她們的心情而定。不穿「號服」不准到食堂吃飯,不准出外曬衣服、不准打開水。所以一大隊的大法弟子全在屋內吃飯,由「坐班」、「四防」送飯。洗漱只有五分鐘,偷偷洗的衣服只能用繩子繫上掛在窗外,如被「坐班」、「四防」、隊長發現,只好搭在盆邊晾乾或被扔掉。吃飯多為粗糧,只有星期三、六有米飯。喝的是自來水,那些「坐班」、「四防」打的開水再多,用不完倒掉也不給喝。上廁所每個分隊輪流去,彼此見不到面,由「坐班」、「四防」看著,走路必須拐直角,相互之間不許說話,遞眼色也不行,就在身邊看著上廁所。更有甚者,有的「坐班」、「四防」為了早點減期還故意陷害。

二大隊在三樓,關押都是「不轉化」者,但他們被迫穿「號服」,可以到飯堂吃飯。開始的時候勞動、做早操,幹的活主要是剝大蒜、收拾衛生、在食堂幫忙做飯及戶外勞動。之後抑制迫害不再勞動,中午不讓上床休息,坐在小板凳上,強迫聽、看一些邪悟的東西、背「三十條」等,晚上要坐到十一點半(以後恢復晚上九點半)。假如她們脫掉「號服」,則被加期一個月還要挨男隊隊長的打,之後再拖進小號關押一個星期、半個月或一個月不等,再送到一大隊嚴管起來。嚴春嬌就是,在 「小號」不准洗漱,吃喝拉睡都在屋內,窄窄的小屋內只有破草墊,沒有被褥,這還算是好的。

三大隊在四樓,幾乎都是「轉化」者,有的剛進來大法弟子也送到這裏來「轉化」。她們其中一多半心中是明白的,但是為早點減期回家等原因,被迫這麼做,其實她們的內心是很苦的,但為早點離開這個黑窩違心做了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一樓的大廳內擺放著一些宣傳畫,都是一些邪悟的東西。在廳的右側是庫房,原來是放置一些勞動工具,之後用做隔離新抓來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強迫「轉化」,以後在這裏對堅定大法弟子進行灌食、輸液等,不配合的就被 銬在床上或暖氣管上。大廳的左側稱做「鐵門裏」的,一直是用來迫害堅定大法弟子地方。朱雲曾在這裏被綁在床上灌食近1年,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不允許她們隨便上廁所,有的被逼的便在褲子裏。這裏的迫害最嚴重。

「所部」正對著大門,是蘇靜、王乃民等其他警察居住和工作地方。

劉春傑(男)、裴鳳是夫妻,曾經對關在小號內絕食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曹玉傑、陳兵都是大夫,用多次插管等手段故意折磨絕食的大法弟子。其灌食方法:揪住頭髮直接摔倒在地上或使絆子摔倒地上幾個人按住往嘴裏下管子,或直接往嘴裏灌,致使有的大法弟子當場窒息。孫春秋:一大隊幹事,專門負責給大法弟子加減刑期,她與大隊長謝××合謀,隨意給堅定大法弟子加期。

關押在馬三家「女二所」的部份大法弟子:
陳海濱(大連)、胡玉媛、吳麗霞、郭秋麗、鄭豔榮(大連)、李紅岩、王蘭芬(大連)、周連榮(大連)、蘭麗華(鐵嶺)、高美玲(大連)、李梅(大連)、朱雲(葫蘆島)、於傑(大連)、張麗榮、王麗香(葫蘆島)、宮學榮(大連)、李軍(大連)、林秀芹(本溪)、孫桂英(本溪)、叢愛冬(營口)、張秀梅、嚴春嬌(本溪)、王愛珍(旅順)、杜淑花(凌源)、龍淑芬(瀋陽)、董靜哲(瀋陽)、劉秀芬、張偉迪(瀋陽)、謝德文(大連)、王玲(大連)、白華(瀋陽)、楊寶英(阜新)。

關於董靜雅:2005年4月27我們一起被關在 「嚴管隊」一大隊一隊,大隊長:謝××、李銘玉,副大隊長:王書征(音),隊長:任紅讚、裴鳳、圖××。由於她抵制迫害,不穿「號服」,被銬在隊長辦公室的暖氣管上,只能站著,從早上八點多到晚上九點多,期間不讓上廁所。當時任紅讚還打她,晚上送她回來還看著她,不讓她和別人講。之後她又開始絕食抵制迫害,她們就給她灌食,灌完後故意不拔管,獄醫曹玉傑、陳兵故意多次插管折磨她。為了不讓她絕食,逼她穿「號服」,把雙手銬在椅子上,或逼她坐在儲藏室的水泥地上。見她絕食後無力,給她套上「號服」,靜雅晚上回來後即脫掉。大約一個月後她被調到別的屋去,從此以後再沒見過她。

關於叢愛冬(營口人):2005年4月份,由於 「馬三家」女二所惡警的野蠻灌食,致使她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誤吞下兩塊鐵夾子,令她腹痛難忍。多次到醫院檢查,在花費近千元的情況下仍無好轉,女二所隱瞞實情,不給醫治,故意迫害,令她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張磊因一點小事將她銬在暖氣管上長達十幾個小時,期間不讓上廁所。所參與者:蘇靜、謝××、任紅讚、裴鳳、劉華、謝家川、張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