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骯髒的馬三家「思想教育學校」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2日】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大門口掛的牌子是「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關押的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它的目的是想通過殘酷卑鄙的手段把這些好人變壞,它的意圖是變得越壞越符合它的標準。它謊稱是學校,但它企圖把善良健康的好人用各種酷刑和各種卑鄙手段變成一個撒謊、騙人、經常魔性大發等十惡俱全、疾病纏身的人才是它的目的。但它的一切見不得人的手段對於真正修大法的人是不起作用的。

我把我在「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的親眼所見寫出來,讓世人進一步認清「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的本來面目和那裏惡警的邪惡本質。

惡警崔紅、黃海豔同時監管一個分隊,崔、黃與猶大鄒立娟狼狽為奸,猶大鄒立娟受崔紅、黃海豔指使,時時刻刻用邪惡的眼神兒監視大法弟子,不准大法弟子說一句話,只要大法弟子說一句他們不喜歡聽的非常純正的話,鄒立娟就誇大其詞的記在一個專門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本子上,本子上記的東西只要是一個正常人看了都會啼笑皆非,鄒立娟經常直勾勾的盯著大法弟子的嘴,只要大法弟子的嘴稍動一下,鄒就開始沒完沒了的嘮叨一大堆難聽的話,然後鄒就把大法弟子的名字寫在本子上,說大法弟子背經文,配合惡警迫害大法弟子;鄒立娟經常無理要求大法弟子配合她的邪惡行為,大法弟子不配合,鄒就氣急敗壞的將大法弟子的名字寫在本子上或叫來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只要稍有一點善念的警察都會看穿鄒立娟的險惡用心,她想利用她的惡配合惡警為她自己減刑。崔紅、黃海豔也像其它惡警一樣,每天看一遍那個本子,妄想從中為迫害大法弟子找藉口。

2005年春的一天,在崔、黃分隊的大法弟子也像在這個邪惡場所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一樣在非常矮小的小板凳上坐著每天長達15小時,坐的腰酸背痛,實在坐不住了,有的都把屁股坐爛了,大法弟子站起來歇一會,惡警崔紅和黃海豔讓大法弟子馬上坐下,大法弟子沒有馬上坐下,於是崔紅和黃海豔就惡狠狠的把小板凳踢到一邊去,有的大法弟子被扣在床上,從此在這個分隊的大法弟子就只能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長達半年之久。

2005年的一天,崔紅用鞋跟踩一名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的嘴,踩出了血,後來遭了報應,一隻腳長了個東西,做了手術,手術幾個月過去了,至今崔紅的那隻腳走路還不利索。

2005年春的一天,黃海豔找來一群惡警對一名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把這名大法弟子的雙手背扣上,然後這群惡警像一群惡狼一樣把這名大法弟子摁倒在地上,對這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之後,這名大法弟子說:「你們為甚麼打人?」惡警黃海豔氣急敗壞的反咬一口說:「是你在打我們。」黃怕這名大法弟子喊大法好,於是從廁所撿來一塊又髒又臭的擦地抹布堵這名大法弟子的嘴,把這名大法弟子的嘴都摳出了血。一名男惡警用惡毒的手掌使勁抽打這名大法弟子的臉,腮部墊在牙上都墊破了,出了一些血,吃東西都不敢嚼,一個多月嘴裏的傷口才癒合。

也是在2005年春的一天,黃海豔和一名男惡警拿著一根鐵棒躥進小號,黃兇狠的揪那名大法弟子的頭髮,男惡警用鐵棒打那名大法弟子的頭。頭被打的腫起來了,臉腫的很大,眼睛腫的只剩一條縫兒。這名大法弟子從小號出來後,黃害怕這名大法弟子指問她,不敢見這名大法弟子的面。大隊長王淑征和幾名女惡警來到這名大法弟子跟前冷嘲熱諷,還想進行迫害,這名大法弟子指著自己的頭說:「看把我打成這個樣。」王淑徵信口雌黃的說:「誰打你了?那不是你自己發瘋撞的嗎?」是啊,每當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把大法弟子迫害的面目皆非時,他們都說是大法弟子煉功煉的或堅定大法堅定的,用來栽贓大法,這是他們慣用的伎倆,中國所有的迫害大法的輿論工具經常用這種邪惡的辦法給大法和大法弟子栽贓。

2005年初,惡警黃海豔把一名將近50歲出頭的大法弟子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走路,喘氣都非常費勁,也不讓她上床休息,繼續讓這名大法弟子加班加點幹活,直至昏迷過去多次,才把這名大法弟子送進醫院,結果給這名大法弟子做了流產手術進行迫害。把這名大法弟子拉回勞教所,已經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所長蘇境和黃海豔等惡警怕出人命擔責任,於是叫大法弟子家屬來接,大隊長王曉峰怕大法弟子家屬看到非常健康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成這個慘狀不讓,不叫把大法弟子抬出去,在走廊那頭喊:「叫她自己走出來!」試想,這名大法弟子已被迫害的長時間昏迷,奄奄一息,怎麼能走路呢?黃海豔由於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惡,已遭惡報,經常睡不著覺,經常在睡前按摩很長時間才能勉強入睡。雖然經常做美容也是臉色蠟黃像一張黃紙。快醒悟吧,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

惡警張磊有一次打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的嘴巴子,邊打邊說:「打籃球的手!」

還有一次,在寒冷的冬天,有一名大法弟子抄寫經文,被惡警張磊關進小號10天9夜,雙手雙腿扣在鐵凳子上,雙腳腫的像饅頭,兩腿腫的很粗,這名大法弟子正趕上來月經,監管小號的惡警只叫其每晝夜上兩次廁所,血流在鐵凳子上,把鐵凳子都染的通紅一片。

有一次張磊指使獄醫陳斌給一名大法弟子野蠻灌食,在往鼻子裏插管時,把這名大法弟子的鼻子插的流了很多血,張磊不讓這名大法弟子用盆洗,而是用水管子給大法弟子猛勁衝,結果使這名大法弟子鼻子嗆了很多水。

惡警方葉紅和所長蘇境、猶大趙永華、苑淑珍狼狽為奸,指使幾名猶大包夾一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精神折磨,企圖轉化大法弟子,其中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了心臟病,方葉紅假惺惺的找來獄醫丁太永給這名大法弟子檢查心臟,邊檢查邊說:「每分鐘才跳一百多次,跳二百次、三百次了嗎?」它的意思在暗示行惡者大法弟子沒有生命危險,還可以繼續迫害。

以上只是我在邪惡馬三家思想教育學校所看到所經歷的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幾件真實事例,還有許許多多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罄竹難書,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們,停下你們那雙血淋淋的黑手吧,善待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吧!惡有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