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著電棍的馬三家惡警對著受難者狂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1日】我是一名剛從馬三家出來的大法弟子。提起馬三家,許多大法弟子和世人都知道它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裏的惡警幹盡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徒的事,真是十惡不赦罄竹難書。

我因拒絕洗腦「轉化」,被惡警使用了電棍、上大掛、吊、綁、打嘴巴、加期及實施一系列酷刑,我也和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用長期絕食的方法反迫害,使邪惡的目的不能得逞。

2002年12月,經過幾個月的絕食後,我被惡警張春光強制罰蹲十天,後又被綁吊在辦公室2夜,上大掛(即用手銬把雙手吊銬在暖氣管子上,雙腳離地懸起)。在樓道裏被強行綁腰數小時,又被雙手銬背後,雙腿被綁成雙盤的姿勢幾個小時進行折磨,時間一長,真是筋骨欲斷,痛不欲生,我疼痛的慘叫,過後我昏了過去,又被惡警張春光用電棍把我電的心抽、腿顫、天旋地轉,痛的撕心裂肺,可惡警卻喪心病狂的笑。

幾年來,馬三家勞教所為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使盡了招數。它們不但從肉體上摧殘大法弟子,還從精神上威逼、恐嚇,折磨大法弟子,天天播放殺人、自殺、自焚等栽贓造假的電視片,逼人寫感受、批判文章,用被強迫轉化的人包夾圍攻堅定的大法弟子。有的人受不住精神折磨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它們還不斷的變換招數進行迫害。

2003年末,惡警讓大法弟子去煉甚麼八段錦功、太極拳等,就是不許煉法輪功,不服就罰你。大法弟子張春梅因堅持要煉法輪功,被綁在椅子上不許睡覺,幾個人看著,有時廁所都不讓去。

2003年11月份,我因不練太極拳,被惡警張春光罰一個月不讓睡覺,由十幾名被轉化的人輪流看管,一會也不許閤眼,直到被迫害的得了眩暈症,整天頭暈嘔吐不止,頭髮一把一把往下掉,臉瘦的剩一小條,身體極度虛弱,體重只有幾十斤時,才被關回牢房。

2003年12月,由大連、瀋陽、錦州,葫蘆島等地警察組成的「幫教」團,對大法弟子進行了又一輪的迫害。光天化日下,它們大打出手,使用電棍、綁腿、打耳光、用書砍腦袋罰長時間蹲著不讓動等,在惡警們輪番用書砍大法弟子頭部幾個小時後,弟子們的頭上全是血口子和腫起的包。

酷刑根本動搖不了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迫害的結果只能更加堅定他們走正修煉的路。2004年,馬三家大批堅定的大法弟子紛紛以法律手段維護自身的權益。寫信直接揭露惡警執法犯法的罪行,反迫害。惡警費盡心機將100多名大法弟子嚴管,不讓家屬接見在監管中用虐待方法對待,讓長期坐小板凳,不准說話,吃粗糧,關小號等,使這些堅定的大法弟子身體越來越差,有許多人血壓低壓只有30到40毫米汞柱高,低於正常值許多,經常眩暈。這樣不得不一次次的送醫院,每次檢查再花上200~300元(強迫大法弟子出錢),達到它們加重迫害的目的。

為了反迫害,許多大法弟子絕食抗議,有的絕食長達8個多月,惡警不讓家人接見,又用欺騙手段向家屬勒索錢財,有的被勒索3000元等數目不等,家屬也不知花的是甚麼錢。

馬三家惡警對絕食大法弟子暴力灌食手段極殘忍,場面慘不忍睹。惡警還找來外單位男惡警幫助行兇,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被打嘴巴將耳朵都打聾了,有的被送小號關押,有的被強行灌食迫害致死。

2005年4月7日,有20多名惡警參與對大法弟子李寶傑暴力灌食,有的坐在李寶傑的胸部,有的坐在腿上,有的壓著胳膊,還有的摁頭、揪頭髮的,惡醫曹玉傑拿著大叉子,把李寶傑的嘴摁住,李寶傑喘不上氣來,當場窒息,4月8日死亡。

惡警一大隊隊長李明玉、副大隊長謝成棟對50多歲的大法弟子許青燕拳打腳踢,許青燕臉腫的變了型,牙全被打活動了,不能吃飯,它們還不讓她上廁所,許青燕患有子宮瘤,被打的胸悶,喘氣急促,還遭辱罵,直到病危,才被放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