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堅信法 堂堂正正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0日】近日與一老年同修交流,該同修說你應該把講真相的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我說也沒甚麼可寫的。該同修說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共同提高,不是為了證實自己。其實,你不寫誰高興,邪惡高興,這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咱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寫出來師父高興。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想到這,我提筆就寫。

師父說:「摔倒了再爬起來,別趴著」。我曾經因放不下人心摔倒過。我1997年11月7日得法,得法前身患十多種病,修煉後,都不治而癒。7.20後邪惡不斷騷擾,因怕心,怕失去現有利益的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漸漸的脫離了修煉。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後來悟到,師父說的都是有地放矢,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煉。從2001年末,我又從新走入正法修煉,發表嚴正聲明。從那一刻起,我總想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句話:「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我告訴自己,已經站起來了,今後無論遇到任何魔難都不能再趴下。我要跟師父回家。

2003年7月,我被調到十八里外的一所村小學教學,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騎著自行車幾乎是第一個踏進校園。來到班級扒灰、生爐子、打水、掃地、擦桌子。認真上好每一節課,用真心對待每一個學生。由於自己辛勤的工作,嚴格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贏得了全校師生、家長、村民的信任。為講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每天在完成教學工作之餘,利用一切機會向師生講真相。我經常帶一些光碟、護身符發給學生。(我是這樣做的,先發給每班性格外向的學生、回去一宣傳其他學生就紛紛朝我要,這樣幾十張光碟、幾十個護身符一會就要光了)。同時告訴學生要珍惜、千萬不要毀了。在這期間,經常有村民、青年來學校要真相光盤、護身符。我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閱後傳給親朋好友。2003年12月,我向來校的兩個青年講真相、並送給兩張光碟。被校長發現要了回來,並當著我的面要放到爐子裏燒了。我想過去阻止已來不及了,就大聲喝道:要燒你先把我燒了。他嚇的渾身一震,笑著說:我能燒嗎?順手放到兜裏。我要,他不給,我怕他毀了,就拿了回來。事後,被他舉報到中心校、當地政府。單位領導讓妹妹做我的工作。我絲毫不為所動,加強學法發正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解體了邪惡的迫害。

2003年12月的一天中午,我把身上的6張真相資料發給本班的學生,讓學生拿回去給家長看。途中被村長、書記發現了。舉報到在該村工作的政府工作組那裏,工作組及村長、書記到本班學生家中把六份資料全部沒收,並舉報到鎮政府書記、鎮長那裏。妹妹來電話說:武裝部長要給你送走,並說了許多生我氣的話。當時我想:任何邪惡的安排我都不要,誰也不配來迫害我,我的事我師父說了算。我和同修取得聯繫,針對此事發正念、形成一個整體。最後,鎮裏決定下學期把我調回中心小學。本學期的最後一天,我跟校長進行了一次長談。我說:下學期我可能要調走了,不能再和你一起工作了。本學期工作上如有不足之處、還望諒解。他說:你的工作百裏挑一,沒人可比。接著我就把講真相被他舉報的事說了一遍,他一開始不承認,後來看我說的有理有據就不再爭辯。我講了中國曆次運動中參與整人者的下場,講了法輪佛法洪傳世界、江氏集團在國外被多國起訴,講了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事例。平時你總說我這人是好人,好人你都參與迫害,你的同學、朋友會怎麼看你?誰還敢跟你做朋友?你知道有的同事在說你甚麼嗎?等到法輪功平反時,你的家人都會因你而抬不起頭來。其實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依然一如既往的對你,甚至比以前更好,你知道為甚麼嗎?俺師父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的一點聲明》),在真正修煉人的心裏只有慈悲,沒有怨、沒有恨。他聽後感動的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這麼做了,假如下學期你還在這工作,你想怎麼講就怎麼講。當時就說「法輪大法好」,整個下午他說了十幾遍。

2004年春季開學,我被調回所在地中心小學。目地是看著我。上班第一天,校長找我談話,要我寫保證,放棄修煉。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向其講真相。(以前講過、不聽)堅決不配合邪惡。因怕我講真相,不給我安排課,讓我燒爐子、當保管(負責十幾把鍬鎬)、打掃各室衛生、負責十幾個班級的桌椅板凳、門窗維修。

每天五點左右,我就來到學校。生七個爐子、打掃七個屋子的衛生、燒壺開水。負責開前後門、教室門。中午值班(十一點到一點),晚上六點交接班。工作看起來繁雜、瑣碎,但我心裏高興、因為每天可以接觸更多的人、向更多的人講真相。每天中午發完正念,我就開門把學生讓到屋裏講真相。時間長了,學生就主動來聽真相,同時每天利用早、午、晚家長接送孩子的機會,不失時機的向學生家長講真相,發資料、光盤。

有一次,校領導讓我給學前班代二節課。(當時心裏還不高興,工作這麼忙還讓我代課)當我看到天真無邪的孩子們,我心裏一震,這不是師父安排的讓我救度這些孩子嗎?怎麼講呢?腦中一下浮現出師父的講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我一邊講故事,一邊想怎樣把真相告訴孩子們。這時,一男孩站起來說:老師,後面的同學打我。機會來了,我把打人的孩子叫到前面,對著孩子們說:你們說老師該怎麼辦呢?有的說批評,有的說罰站,有的說揍他。我說批評可以,但不能揍他,你們知道老師為甚麼不能揍他嗎?老師是煉法輪功的,修「真善忍」的。師父告訴我們,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師父告訴我們不打人,你們說法輪功好不好?好!同學們齊聲說。那老師就告訴大家一句話,「法輪大法好」。誰記住了說給我聽聽,學生就搶著回答。同時簡單告訴孩子電視上演的自焚自殺都是假的。

2004年秋季新學期開始了,校長找我談話:真捨不得你走,但你原工作過村的村支書、家長代表上政府要你,回他們村教書,鎮政府已同意了,明日就去報到。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那裏的眾生需要我,為的是不失時機的講真相、救眾生。我經常隨身攜帶真相資料、護身符、光碟、條幅、不乾膠,隨機在上班所經過路途的樹上掛條幅,在電線桿上貼標語。在村口、橋頭撒上真相資料。有時路過村屯也進去撒一圈。晚上下班,時間充足,就一邊撒,一邊向過往路人、學生講真相、時間長了,村民都知道是我做的,此事傳進親人的耳朵裏,親人們都紛紛打電話:你倒注意點呀!政府領導、派出所都知道是你做的,你現在是重點,一有風吹草動、第一個就抓你。我聽了不為所動,請師父加持,並發出強大的一念:大法弟子做的事是天地間萬古以來最純、最正的事,誰也不配迫害。並請當地同修正念支持,形成一個整體。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2005年,正法進入新的階段,講三退。講三退不像講真相那麼順利,剛開始給本校老師講過多次也不退(都知道大法好),給九評也不看(說反黨反政府),我知道是共產邪靈在做怪,就加強學法、發正念,解體全校師生背後的共產邪靈。現在六名教師退了四個,全校有二十多名學生退了隊。為了讓所在地村民及時了解大法信息,經常利用中午放學時間到村裏送資料、九評書碟。現在本村舉報過我的村長、書記也都知道大法好,本村已有二三十個村民進行了三退。為了讓更多的人早日三退,在所經過的橋欄、磚垛、石礅、鐵道口都放上九評書碟,在路上與有緣人講三退。

幾年來,無論環境寬鬆、緊張,我都一如既往的撒著、講著、貼著、掛著;只要有同修找我做真相,無論環境、寬鬆、險惡、路途遙遠、不以任何藉口推托,身上經常帶著真相資料。走到那裏做到那裏,讓更多的人,早日了解大法真相多一份被救度的機會。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跌跌撞撞走到今天,這期間曾經被停止過工作(2個半月),被當地派出所扣押過(5小時),妻子與我離婚過(沒離成),被政府副書記威脅過(送勞教),被市、區本地惡警搜查過,惡警到家抓人師父點化提前走脫過,講真相被手持菜刀的村民追趕過,被跟蹤舉報過。但無論怎樣我都做著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每一次都在師父的呵護下,順利的做完所要做的事情。

最後,讓我們牢記師父的話:「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轉法輪》)讓我們放下人心,放下最後的執著,勇猛精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