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勸三退的一點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8日】我今年元月從看守所出來,10號的晚上到家。書被惡警抄走了,我就聽法、煉功。只要有大法的資料和師父的講法我就騎車送給同修,讓大法弟子早日看到師父的講法。

當九評出來後,我就騎車往返四十公里把這珍貴的資料送到大法弟子手中。那時的天氣真熱,往返的路上我沒喝一口水也不覺的渴,回來後也不覺的累,放下車就幹家務,我明白,一個50多歲的人能騎車跑那麼遠的路全是師父加持著我、呵護著我。

「九評」碟子出來我就組織大家(常人)看,看完後我就跟大家講三退的事,有的人不明白,認為自己早就不是團員不用聲明了,都退了好多年了。我就跟她們說你們那種退是常人的一種退法,可在另外空間裏那個獸的記印還在等等。他們明白後很快就聲明,包括家人也聲明退出邪惡組織。

在我家兒子好勸,一說就通,可我那老頭子就不好勸,他是一個死心塌地跟邪黨的人,他的爸爸是一個老革命,大小是一個邪黨利用的官,為邪黨賣命太重,命不長。我第一次勸老頭子退黨他連喊帶罵。我第二次勸他時把共產黨的所作所為都講出來,還引用了泰國大海嘯一位老者的話,我講在全世界只有法輪功的人是最聰明的人。他態度好一點了。第三次勸他時他警告我:「你這是第三次勸我,你要是再勸我,我立即把你告到法院跟你離婚。」我當時沒有生氣,也沒動心,心想著師父在《芝加哥市講法》說「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我認識到這是我正念不足,我開始每天發正念時都把他帶上,同時也抓緊時間背法,一天背5─6頁,過了幾天我看他挺高興,又提起這個事情他很快同意了。我也告訴兒子在學校可以勸同學退團退隊。

10月1日我去給一個人講真相,一到辦公室,看她很忙,我就先發正念,然後講真相勸其退黨,她說:「我不退,也不聲明,你走吧。」我當時想,這件事情發生在我本人身上,是我哪顆心沒去?是我哪裏沒做好?走了一路也沒想出來,走到家還自言自語,孩子馬上說了一句,是法沒有打到她腦子裏去。我知道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我就回想我講過的話,原來法理講的少,常人的理講的多。

通過這一次我又總結經驗,對甚麼樣的人說甚麼樣的話,這樣才能效果好。比如:文化低的人,開始就問:「你說世界上有沒有神哪?」然後往上講,最後勸其三退。文化高的人,開始講:「社會的變化就是天象的變化,過去一個朝代推翻另一個朝代,那都屬於天象的變化,現在這個社會,以後的天象變化就是『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因為中共壞事做盡,從執政以來殺人無數,你也是它的一份子,你也應該早點退出,保你生命,保你平安。」

由於我坐了一個月的牢,我那老頭子非常害怕,把我看的很緊。我就趁他上班時出去做三退。他上早班我就早上出去,他上中班我就下午出去,他上夜班我就等他睡覺了再出去。我還叫那些一說就通的人去做其家人或親戚的三退。我能做的這麼一點全靠師父的支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