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的修煉過程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5日】回顧近半年的修煉過程與體會,想記錄下來,我知道自己水平不高,學法也不深,怕寫不好,反正留著自己看。明慧週刊上也在說寫心得體會的過程,就是一個昇華提高的過程,也是一個剖析自己,認識自己的過程,所以我還是寫了。在寫的過程中確實體會到師父的偉大慈悲,我也真切感受到自己一點一滴的收穫提高,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得以實現的。

一、去掉人心,靜心學法

在做好三件事中,明知自己做的不好時,仍不決心改,還為自己辯護,自己原諒自己。如為了掛心晚上12點整發正念,常常弄的整夜睡不好,又怕影響第二天早起煉功,心想還是順其自然吧,醒著就發,如果睡過去了,明天清晨煉功前4時整再補發一次,總是放不下一個我字,不能嚴格要求自己,不能嚴肅對待修煉,想反正可以補的嘛!就放鬆了自己,這是不精進的表現。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講:「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每想起師父的教導,我總覺慚愧。

看到明慧週刊上國內外同修的無私精進全心盡力的文章與他們的正念正行時,我總是感動的流淚不止。他們在曼哈頓、在使領館門前的證實法和近期歐洲學員在胡訪問期間請願;德國總統傾聽學員講真相;同修們在胡的車隊多次經過的地點請願,讓他直接看到了路邊學員的橫幅「胡××,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車隊中一些人一直都在注視著請願的人群,「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呼聲隨處可見。當我看到這些心情十分激動,我一會兒像自己也身臨其境和同修們一起說明真相;一會兒我又自責不精進,師父給我們開創了這麼好的環境,同修們多好啊,走在證實法的最前面,而我還這樣那樣的執著想個不停。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找到了還未去的人心,當即我對自己下了規定,每天頭一件事,定下心來先學法。

二、以法為師

我一直覺的自己修煉中很平淡,用通信、郵寄、訪親、同事聚會和菜場買菜等方式和有緣人講真相,似乎提高不大,可能我與同修接觸少了,所以我決定多去同修處走走,學習他們的長處;又想組織學法小組;又想把一位同修停止的去外區接資料的事擔當起來;好多些資料,及時發放出去好讓更多的人看到……。想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我一有了勸退名單,總想及時送出去。開始兩次去某同修家,委託他交出去辦了,還比較順利,可第三次,我在3天裏去了6次,還加一次電話,都碰不到同修的面,我向內找:我是否太心急,是否有潛在的顯示心,是否我在他家附近學校商店發了郵件而干擾了他,是否師父不讓我這樣走。最後我去了另一位同修家,托他把名單送出去了。

明慧週刊199期一篇關於以法為師的文章中說:現在我們應當以法為師,有明慧這個交流的大環境,有大法,不要去學人,那是很危險的。此話驚醒了我,是呀!我身邊有大法,有明慧可看,我到人家家裏去湊甚麼熱鬧,找甚麼榜樣?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講過修煉過程中要以法為師,說明我平時學法不紮實,遇事向外求,找榜樣。師父在《轉法輪》第137頁中說:「其實,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範人物做榜樣,那是常人中的榜樣。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我現在知道不能看表面形式,不能用人心看待修煉中的一切。

經過了反反復復的思想波動,我終於靜下心來了,想起了師父的一首詩《無阻》:「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我悟到了我應當安心在我的環境中精進、學法、發正念,找尋各種機會,不放過每天在接觸的人群中講真相勸三退。

三、講真相,勸三退

在師父的點化幫助下,我一大家人絕大多數三退了,他們開始似信非信,真讓我擔心,最後擺脫了共產邪靈。一位同修說是你親人你急了吧!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勸告,要讓我關心更多的人,讓我放下自我,把眾生裝在心裏。不管甚麼人,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除了以前經常做的證實大法工作外,我每天尋找一切機遇講真相、勸三退。

收有線電視費的業務員來了,他是新調來的,我們不熟。但他熱心的幫我調整頻道,一個電線插頭壞了,換一個2元錢,不收上門費的。我說,你真行,不亂收費往錢眼裏鑽。我把話題轉向了揭露共產邪黨,轉向了提倡真善忍的法輪功。他有點怕,他說你們(還有我老先生)可做我父母了(他50多歲),看你們很和善,所以告訴你們。我知道現今政府邪惡,壞人當道,他們手段辣,宣傳工具很厲害,我找這份工作不容易。當即我想起師父講過「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我說,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你不會有任何危險的。他笑了,放心的談起了自己的想法。原來他是團員,他上過網知道共產邪黨沒救了,為了生活,不敢講甚麼。最後我只能說,我們不是叫你為法輪功做甚麼,你要明白邪黨的邪惡,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做個好人。他高興的說,我知道了,我會的。

我們小區大修房子,腳手架搭到三層樓高時,奇怪就有油漆工、水泥匠、修理工不斷向我要水喝,或接近窗戶操作時與我聊天。我們慢慢的熟悉了,問他們是甚麼地方人,家鄉有煉法輪功的嗎?他們雖然有不同的回答,但也有人說法輪功好,我們聽說過。也有的說,我們要保飯碗,法輪功,(惡黨)政府要抓的,我不參與,但也不反對。我告訴他們不是叫你參與甚麼,要你認清邪黨的邪惡。文革運動你們沒有經歷過,當時邪黨叫民眾向黨提意見,幫黨整風,人家真的提了些意見就說是攻擊黨,把他們打成右派或壞份子,搞的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們70歲左右的人都知道邪黨搞各種運動,整不同意見的民眾。我講了「六四」學生被殺,講了法輪功被迫害,江澤民搞假惡鬥,法輪功講真善忍,其中一個青年搶著說真善忍好,人應該要真不造假,要善良……,所以我說法輪功出來講真相,揭穿邪黨邪惡本性是反迫害,是為了制止邪惡的迫害,不是搞甚麼政治,××黨不允許民眾講話,怕老百姓相信法輪功,所以誣陷法輪功搞政治來嚇唬你們。另一位年長些的說,是的,邪惡的政府是只許他們騙人、迫害人,不許群眾說真話,是不公呀!還有人問,那麼這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從自己身體情況與思想境界的提高談起,並告訴他們不能聽廣播電台一些騙人的話,記住邪黨會領你們走邪路的,你們一定要分清是非,記住真善忍做好人。

我家的洗衣機壞了,兩位青年來維修,其中一個青年說,你們老倆口身體很好。另一個青年遞過來付費收據。哈,這下我話題多了:說我身體好,我是煉法輪功的。而這張收據上這個零件那個維修費加起來要150元,而只收了135元,你們怎麼也跟著政府造假,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你們單位在搞鬼。這樣我們談開了,他們說他們老家城鎮有文化的人有學法輪功的,聽說政府要抓他們,我們一是怕,二是文化低,所以農村村幹部有煉的,一般農民不煉。我介紹了法輪功的情況,文化不高也一樣可以學煉的。一個青年說今後甚麼時候可以學呢?我想過要學的。因為我在單位接到一個電話是法輪功打來的,跟我說了很多,我不敢告訴人,怕領導知道。他們走時,我給了一些真相資料,送了護身符。他倆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會來看你們的。

我家的熱水器用了8年了,天冷火打不上來,就以舊換新。安裝工小楊一本正經,不能搭話,我老先生給他一支煙,我也倒了一杯熱水給他,並不停發正念。我問他幾歲了。他開始說話了。他40歲,很結實,他愛吃葷菜,很少吃素菜。隨著談農作物,談天災人禍,我談到海嘯,紅眼石獅,談了現在天要滅共產邪黨。他聽的很認真,有時停下了手裏的活,專聽我講。當我談到共產邪黨宣傳無神論,談到現在老百姓受邪黨文化的毒害不信神了。末了,他回過頭來對著我說:「我信,我們蘇北老家大多數人都信神拜神。」接著他講了他家鄉兩個故事,並反覆說,這是真的,所以我們那裏人都信神,幾代人都信。

故事一:我們那裏有土地廟,有城隍老爺,我們老百姓常去祭拜。有三個光棍也去土地廟,說了一些胡話後,用腳踢土地神與城隍老爺。真奇怪,也真是神了,踢倒的馬上就會自動立起來,又踢倒了,又自動立起來了。他們再踢,不管怎麼踢,土地神與城隍老爺就會自動站立起來。三個流氓看真是踢不倒,就說你們是用木頭做的,我們把你們燒了看你們還能立不立起來,他們拿來樹枝木柴,架起點火,把土地神與城隍老爺像全燒了。這事發生以後不久,這三個流氓相繼都是被火燒死的。這是真實的,我們那裏人都知道。

故事二:有一個青年,從外省市讀書畢業回家鄉,當上了小學校長。可是他說他不信神,覺的這是木頭、泥巴做的。他看別人拜,他在旁邊說髒話,看人走了,他也用腳去踢菩薩、踢神像。當即感覺一隻眼睛迷糊,就回家了。回到家裏,一隻眼睛就看不清東西了。家裏老人問怎麼啦,你出去做過甚麼壞事嗎?當老人知道後,一家人就去廟裏求拜,表示等眼睛恢復了,我們會常來燒香的。幾天後眼睛慢慢復明瞭。這件事也傳了千里,所以我們老家人是信有神的。

我說,對,這世上是有神的,每個人做了壞事神是知道的,我們師父說過:三尺頭上有神靈,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給他看了真相資料,給了他一張護身符。事隔一週,他又來了,進門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是否再給我一張護身符」。

以上是我的部份回顧,不很周全,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