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做資料點遍地開花中一朵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們每個大法弟子也應該跟的上這個進程,在法理中昇華,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到我們應該做到的。

師父早就講過資料點遍地開花這層法理,在《明慧週刊》同修的文章中也多次談到,可是我覺的這些好像是對別人說的,對有條件、有能耐那些同修說的,並非自己,仍然在等、要、靠。同修送來資料我及時的發下去。有時還幫資料點的同修做點工作,覺的自己做的還不錯,已經知足了。就是這種知足的心,使自己一直停留在這個層次,不能看到更高法理。師父講過「只有放棄才能得到」的法理,我老抱著舊的理不放,新的法理能進來嗎?師父在《轉法輪》中講:「講人的悟性問題,這是指在修煉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層次或者是師父講的某一種東西,某一種法,你對它的理解程度。」

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為了我的提高,巧妙的安排我和一同修相遇,在幾次相處中我從同修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比如她嚴格要求自己,對大法的事更是嚴肅對待,常人話很少,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的那顆心,對我很觸動。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同修的表現不就是這層法的體現嗎?相比之下自己修的太差勁了。

有一次我和這個同修一起切磋時,她鼓勵每個同修都應做資料點遍地開花中的一朵。我嘴上沒說,但心裏冒出一大堆不好的念頭:心裏想,七二零後我曾幾次被抓被迫害,幾年來給家庭和自己身心都造成傷害,現在環境寬鬆了,如果建了家庭資料點讓邪惡抓到把柄再遭受迫害怎麼辦?這些為私為我的念頭沒能及時排除,同修可能看到了我的畏難心思,一段時間沒再對我提這件事。一次偶然機會她談了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當時對我觸動很大沒有了上次那些不好的念頭,感覺全身輕鬆,決定要改變自己等、靠、要的現狀,當時就對同修說我要做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同修讓我多學學法,再好好想想、慎重一些,不能一時衝動,要穩健走好每一步。

在以後的學法中悟到,同修和我談資料點的過程,就是去我最根本執著的過程。在幾年的迫害中,自己身體內,不知不覺留有舊勢力的因素和共產黨邪靈的物質。今天是師父的巧妙安排把隱藏多年的物質因素解體了,謝謝慈悲的師尊,我一定會做好的。

悟性上來了,我從根本上解體了邪惡,感到全身輕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心性上來了,別的東西都跟著往上上」,在以後的學法中和以前的理解不一樣了。看哪本經文都能看到這方面的法理。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講到「我告訴大家,那就是修煉,那就是遙遠體系中生命境界的特點。因為那種境界的提高也是把生命對這種技能的認識與法容在一起的,在認識中提高,也是無止境的向上攀登」。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還講道「也就是說,用地球人的概念講,你能夠創作出好東西來,是因為你人好,或者做甚麼好事。反過來講,神看你人好才給你智慧」。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幫我辦起了家庭資料點。正如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講:「如果你創作的東西路子對了難度就小,路子要不對難度就大;或者是在一個問題上認識的有問題難度就大,認識的沒有問題難度就小,保證是這樣。」

在建資料點的過程中很順利,幾天時間設備就齊了。同修說,真順利,想要甚麼就有甚麼,就這樣我建起了資料點。在開始操作的時候,心裏老發慌,很不穩,各種念頭有時還往外返,我加緊學法及時發正念清除,現在心穩了,也熟練了,幾個月以來做的很順利。打印機和電腦也成了我證實法的一部份,我經常跟它們一起學法、發正念,它們也有時幫我提高。在打印的過程中如果沒有粉了,打印機會發出響亮的聲音告訴我,有時候操作很正常,但印的資料頁數重複,我就馬上停下,一看錶,發正念時間到了,我會和它們一笑說聲謝謝。

在做的過程中認識到,做資料不是唯一目地,關鍵是我們從中得修出來。師父在《轉法輪》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這都是師父為我們提高安排的。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講的一層法理,我建議所有真修弟子,都行動起來,替做資料的同修減輕一點負擔,同時也提高了自己,特別是和我一樣受過迫害的同修。去掉這層障礙,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才會重返家園。

《明慧週刊》中關於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很多,希望同修們都能以法為師跟上正法進程,做資料點遍地開花中一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