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北京的大法弟子交流影響遍地開花的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很早就想寫這篇文章,又覺的自己修的不好,被這觀念障礙住。今天學法時又想到這個問題,於是一氣呵成。

就我個人理解遍地開花是大法對每個弟子的要求,每個弟子都應該是一朵花,花不在大小,要萬紫千紅春滿園,那樣的話邪惡抓誰?抓誰也不管用,抓不過來,大法真相資料照樣滿天下,最後邪惡自保還來不及,同時每個大法弟子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圓滿了自己、救度了更多自己該救的眾生。

北京市民經濟條件較好,市區內基本上家家有電腦甚至有打印機和刻錄機,有的人在單位就是用電腦工作,而農村也比較普及。我知道的同修幾乎家中都有電腦,有的還能破網瀏覽,可就是不下載、不打印,伸手向同修要資料;有的在單位就做複印工作,周圍的同修有很多都沒有資料來源,可就是不能在家裏搞個小型複印機複印,伸手向同修要資料;有的一提上明慧網就說:那危險,不安全,不能在家上;有的退休在家,時間充裕,才五十多歲就認為自己歲數大了,不想學。那麼你想過師父要求的大法弟子要多學知識嗎?當證實法中需要我們學技術救度眾生時,你為甚麼不聽師父的話呢?有的認為我們用的機器都是「高科技」,花大量的時間學技術耽誤自己學法、影響層次提高,等自己學會了正法也結束了。這些同修都認為自己不適合做資料,把自己放在常人位置上,忘記大法是超常的,所造就的大法徒也是超常的,在信師信法上大打折扣,被自己的後天觀念、求安逸心和怕這怕那的人心障礙著,阻礙著資料點的遍地開花。

這些同修還普遍存在著對別人的安全的忽視。體現在一是:不修口,人心重。對於資料的來源、資料點的情況隨便對同修說,隨便打聽,任意傳,常人心理,意思是:人家做的,不能埋沒了人家的功勞,不能讓人家做幕後英雄。自己的人心把同修置於危險境地。二是:不注意電話方面的安全使用,總說自己正念足,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有師父保護,要出事早就出事了。做事不考慮別人,而師父要求我們的是做事首先考慮別人,師父說做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大法弟子的安全,你不按法的要求做,能說是正念足嗎?是否在保護顯示心和證實自己的心呢?

我們都是人在修煉,都還有人心,還有你認識不到的觀念與執著,還有你所在層次對「正念」的認識的侷限。即便你正念常在,你接觸的同修的修煉層次不同,狀態不同,對法的理解認識也不同,心性也不同,你考慮到做資料的同修的承受力了嗎?你給傳資料與做資料的同修造成的巨大壓力與承受(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哪點能體現出你修大法應有的正念與慈悲與善呢?人為的製造了內耗。這也是影響資料點遍地開花的主要問題。那些有怕心的同修一看你這樣對待資料點,他/她就更不敢邁出重要的那一步了,這樣也不利於同修的提高。

我理解正念是所思所想符合法,符合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不同要求,是用從大法中學到的正見對待人與事,同時歸正自身不符合法的因素,是對大法、對同修、對自己、對眾生的負責任,而不是停留在人中的正氣。安全的意識是既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同時又有人中的安全措施,言行才符合法對修煉人的要求。

就我知道一個家庭資料點要供應幾十人、少的也有二三十人的資料,這些資料點一般只有一個打印機和一個刻錄機。那麼這幾十人的經文、週刊、以及上傳下載、維護網絡安全運行、機器維修、購買耗材、以及為同修灌制MP3、電子書等是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的。這幾十人中很大一部份人只拿經文與週刊和自認為對自己層次提高有幫助的資料,並讓同修為自己灌制MP3與電子書,卻從不拿真相資料,也不講真相;這些同修被為私為我的舊因素包裹著、被「怕」壓迫著、被「人」拖拽著不能精進,只從大法中索取而不付出的同時擠去了同修很多做真相資料的時間,使真正想發資料的同修得不到滿足,使做資料的同修沒時間學法煉功;而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是以救度眾生為己任的,那麼這些人不是在拖累、影響著其他同修做證實法的事嗎?

就我知道北京地區的一些資料點運行不下去和艱難運行的不是資金問題,是除了以上提到的這些問題外,還存在有的人認為我出錢了我就證實法了,掩蓋自己不講真相的怕心,又不修口;有的認為我出錢了,我給你錢了,在資金上幫了你,你似乎是欠我點東西,你就應該無條件的滿足我。有的沒出錢自己就不能坦然要真相資料,給多少拿多少,給甚麼拿甚麼,從不反饋講真相資料的發放效果也不提建議,想多要又不說。

你出錢了,那是你在建立自己的威德;你不出錢,也不缺你那點資金;證實法中不存在人情、買賣關係,是要對眾生負責;因為自發自願建立家庭資料點的同修都是在資金上能獨自支撐維持運轉的。造成運轉不下去的根本原因是拿資料的同修對做資料的同修的不負責任。體現在不修口、沒有安全意識、沒有整體意識,你能幹你就多幹吧,甚麼都找你幹。使做資料的同修承受著各種各樣的人心的衝撞,又沒能及時的在法中純淨自己提高上來,致使心性上和體能上都達到了承受的極限。是同修的人心阻礙著資料點的運行。

這裏所談到的全部問題也是北京同修形成間隔不能凝聚的一個因素。當然我不是說北京的同修修的不好,我這裏只談我看到的問題,希望擺出問題大家能多向內找,多學法,學好法,多以法衡量自己,走出人來,走出舊宇宙法理的制約,在法中共同精進。

有人認為你做資料是因為你發了願了,我不做是因為我沒發願。我個人認為:發願沒發願,那都是舊宇宙中的事,是現在用人心看不到的。而師父告訴我們「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新宇宙的法也要求我們只有救人的份。我們轉生在北京一定是發了大願的,我們都是遍地開花中的一朵花。如果同修儘快在法中提高上來,破除觀念,抑制、淡化、清除怕心,擔起自己的責任,各盡所能,兩三個、三五個人組成一個資料點,互通有無,能上網的就要下載打印,能刻錄的就刻錄,甚麼都不能的還能用手寫真相張貼、郵寄呢,還能在錢上寫真相短語呢。錢人人有,人人要用,字人人會寫。即便不會寫的現學這幾個字也能寫,因為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呀,不識字的都能通讀《轉法輪》呢。每個大法弟子不都是主角嗎?不都需要加大力度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嗎?不都應該是「蓮開滿天庭」(《洪吟(二)》〈香蓮〉)中的一朵蓮花嗎?

讓我們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中提高上來,攜手救度更多的眾生吧!

個人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歸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