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小型資料點和小型學法小組同時遍地開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

一、建小型家庭資料點,走一條「大道無形」的路

我們這裏是一個小城鎮,九九年邪惡迫害以後,我們的資料都是同修從外地(大城市)背回來的。我有時想:如果我有一台複印機能把同修給我的材料複製出來該多好啊。後來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師父的講法也越來越往我腦子裏打:「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精進要旨(二)》)。我想我該去買一台複印機了。我以前曾走過極端,自從聽師父講電腦是外星人造的後,我就拒絕了解所有電器,以至於想買複印機卻不知道複印機甚麼樣。我在心中求師父加持,師父讓我買甚麼樣的我就搬回家甚麼樣的。結果我非常順利的買到了一台小型複印機。

個人修煉以來,給我震撼最大也是給我印象最深的師父的講法是「那麼甚麼樣的形式能符合這麼大的法的要求在常人社會中傳而不玷污他呢?那只有一點,就是「大道無形」,所以我們真正的做到了這一點。無形,沒有常人社會中的任何形式。但是,我們卻能夠使人真正的修煉,真正的提高。」(《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所以自建家庭資料點開始我就不讓任何人(包括同修,因為修煉中的人難免有常人心)知道資料來源。做好的資料傳給同修但不告訴資料是誰做的。

二、在同修心性沒達到標準時,不「強迫」同修建資料點

在傳遞資料過程中,發現甲同修對資料的需要量越來越大,我問甲同修:「這麼多人需要資料,就沒有一個人想做資料嗎?」甲同修說:「他們只看經文,《週刊》都很少看」。我說:「要不你買一台『佳能298』小型複印機,承擔幾十位同修的資料怎樣?前提是傳遞資料的乙同修也不能知道這些資料是你做的。」甲同修說:「第一,我還沒想做資料;第二,不告訴同修就是對同修不信任。」我說:「其實不告訴同修有兩點好處,第一,我們不會去顯示,例如看到其他同修手裏拿的資料是自己做的時,不會有意無意的表明,這份資料是我做的;第二,我們和同修都沒有壓力,假如其他同修知道我在做資料,那麼顯示心或恭維心重的同修會說:你修的真好,而且他會和別的同修去說,怕心重的同修會離我們遠遠的,因為做資料當時在大家心中總和危險、被綁架連在一起,同修不敢和我們說話了,正常的切磋不能保證。我們自己也不會因為做資料而怕被如何。」甲同修說:「給我一段時間考慮吧。」

通過和甲同修切磋,我悟到一點:原來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我以前總認為我想建資料點,別的同修一定也想建資料點(尤其背後還有我給提供設備和技術,以及所有耗材購買的價錢、商家地點、電話等信息。)。事實並非如此:也許有的同修在某些方面修的不錯,但他不想建資料點,而有的同修在某些方面修的並不好,但他想建資料點。

幾天後,甲同修過來說:「為甚麼不告訴同修,我還沒悟到。」我說:「天機不可洩露」。他說:「我明白了,是師父借你的嘴在點化我。」甲同修開始做資料了。後來由於乙同修的需要量越來越大,甲同修找到了乙同修、我找到了丙同修分別提供了一台「佳能298」小型複印機,我和丙同修做好的資料全部由甲同修傳給乙同修。這樣做了一段時間總覺的不對勁,像是大資料點在分配。而且這期間見面後,只是傳遞資料和切磋,沒有坐下來集體學法,導致以下後果:甲、丙同修由於干擾大,不做了;乙同修那裏,由於很多同修都知道他家是資料點,壓力太大(這其中有我的責任,沒有直接找乙同修正面溝通,甲同修片面理解了「大道無形」,沒有告訴乙同修他會「佳能298」小型複印機的相關技術,在技術和法理上與乙同修沒有得到充份溝通。請注意,在給同修提供設備的同時,可以不告訴同修你在做資料(視同修的修煉情況和心性,告訴也行),但一定要告訴同修你會這個設備的技術,讓同修心裏有底,同時你也可以在技術上幫助同修)。通過單獨和乙同修在做資料方面切磋,乙同修認識到了單線聯繫的重要,現在乙同修的資料點隱藏起來了,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為甚麼同修建了資料點又不做了?大家不也總是互相提醒要多學法嗎?和甲同修同時做資料的丁同修天天學法,法學的很紮實,在他的眼裏某某、某某某同修沒有否定舊勢力,某某同修的哪句話容易被鑽空子被迫害,好像除了他自己外,沒有人能做資料。甲、丁同修反映的共同情況是:大家要的師父經文一份不落,《週刊》很少,真相就更少了,甚至有同修將看完的資料(只一份)又送到做資料同修的手上。這是為甚麼?

三、建立小型遍地開花上網點同時,小型學法小組也遍地開花

一個偶然的機會(其實都是師父的安排),我認識了一位外地懂技術的同修戊,他教會了我上網、裝系統等電腦技術,經過不斷實踐,我發現建一個完全獨立的上網、打印、刻錄的小型資料點並不難,只需要一個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刻錄機,這幾樣東西體積小、容易隱藏,平時幹活時拿出,不幹時放起來,只要自己不說,任何人不會知道這是個家庭資料點。後來,我認識了同修庚,幫他建了小型上網點(上網、打印、刻錄一步到位),他的資料點真相資料需求非常大,而且同時多個學法小組在穩定的學法,他又將建資料點的技術教給比較穩的其他同修。我終於悟到,建立資料點受阻的原因是沒有建立學法小組啊!

我想建學法小組了。開始找不到更多的人,就和同修辛兩個人學,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辛又組建了幾個學法小組。大家是這樣學的:一個星期兩次,每次輪流讀《轉法輪》一講,每人一段,中間遇到整點就發正念(一般能發兩到三次正念),學完法後切磋怎樣證實法。通過不斷學法、切磋,該學法小組集體證實法做得也越來越好。他們的做法是在晚上(或其它時間)出去掛橫幅、貼不乾膠、發資料、噴字等。很多本來學法紮實、三件事做的也不錯,自認為自己修的很好的同修由衷的說:整體學法的環境太好了,同修修的都很好,同修都是偉大的神啊!隨著學法小組學法的不斷深入,同修辛的真相資料也供不應求了。

認識到集體學法的重要性,學法小組也就不斷增多,資料點也像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現在的資料點都是同修教同修了,而且基本上都是獨立的上網點。

當然,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建立資料點的。同修中有很多是幹事心比較強的,做三退、發資料很積極,但在學法小組中當同修給其指出不足時,他經常說的一句話是:不要遇到任何事都向內找、謹小慎微的;當同修給其指出某些事情(如電話使用上)大大咧咧時,經常說的一句話是:你們就是怕心重,做事太拘謹。

我認為其實這不是沒有「怕」而只是表現(顯示)出「不怕」。這樣的同修也有想做資料的。我和同修切磋後認為,這樣的同修暫時不要讓他做資料,多讓他在學法小組中熔煉,等他說話、做事穩當了再教他技術。再有上面說的同修丁,我不建議他去教同修技術,建議他多建學法小組,自己學法紮實了,帶動周圍同修多學法,因為這過程中自己也在提高。

四、學法小組與資料點配合,大道無形有整體

目前我們的學法小組很普遍,可以說是浮在明面上吧(因為同修修口很好,不會將學法小組的地點說出去),而我們的資料點卻在很多大法弟子的背後,幾乎是隱形的,同修相互之間也不知道(初期教技術時,我有一個原則:你如果告訴傳資料的同修你們家是資料點,我就不教你技術,同修有的說我太刻薄、有的說我謹小慎微、有的說我走極端,有時爭的臉紅脖子粗的,我說:不管怎樣,「修口」的原則要遵守、單線聯繫的規矩不能丟。現在好了,同修相互之間不打聽某某是否是資料點,幾乎成了習慣。)

在大法的威嚴下,邪惡想鬧事也鬧不起來。舉個例子:有一次邪惡放出話來說是要蹲坑並抓捕幾個同修。同修庚馬上組織他接觸的幾個學法小組揭露邪惡、發正念,做在了前面,後來大家取得共識,所有的學法小組不但不停止學法,而且每週增加一次集體學法,學法時到整點針對此事發正念。幾天後,再也聽不到邪惡想鬧事的話了。

由於資料點多,曾經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由於營救同修,同修上午做好的資料傳到其他資料點,下午就有同修找到我說有幾處不合適,原因是怕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與這位同修又將資料修改了一遍,將近傍晚,我拿著優盤趕到負責印資料的同修處,同修看著我,一字一句的說:「上午拿來的已經發遍了大街小巷,收不回來了,我覺的挺好的,為甚麼要改?」看過修改的材料後,同修說:「我不認為改動後的更好,相反原來的稿更好」。針對此事切磋後,我們悟到,每個同修的層次不同,不可能大家都做一樣的材料,但每個同修做出的材料對邪惡都有震懾力,那麼我們就針對某件事做出多種材料,豈不更好?

現在在證實法中,我們走的比較成熟了,有的「片」(只能用「片」這個字了,因為個別同修建了很多學法小組,背後有不止一個資料點)同修做的非常好,真正達到了「聚之成形,化之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證實法中,當資料一夜之間鋪滿大街小巷時,給常人的感覺是大法弟子真了不起。

我們做的還很不夠,有的地區我們沒有聯繫上同修,還沒有為同修創造穩定的修煉環境(學法小組);有的學法小組剛剛建立,在證實法中還不成熟;有的同修怕心重,不來參加集體學法,等等。這些都是我們下一步需要協調的。

由於修的不夠紮實,有些悟到的法理沒有講明白、沒說透,有不足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