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我在九七年經同事介紹有幸喜得大法。當時對修煉的事一無所知,看完《轉法輪》,只知道他是讓人做好人的,是修煉。

由於當時悟性不高,孩子小,時間緊,沒有抓緊學法煉功。到了九八年,我丈夫晚上能照顧孩子了,我就有了時間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了。我們集體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一起學習《轉法輪》和經文,逐漸的使我懂得了甚麼叫修煉,如何修煉,人為甚麼要做好人,為甚麼要返本歸真。思想和身體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九九年,惡黨魔頭為私為嫉,一意要取締和鎮壓法輪功,我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做好人難道有錯嗎?我要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所以我們就走上了上訪的路,到天安門被抓回。我們寫信向國家機關反映情況,但信件被退回。我們不灰心,逢人就講大法的真相和被迫害的情況。由於被迫害,我們這些煉功人行動和言論不能自由,總是受到監視。一年中的大小節日和敏感日,都要被派出所警察和街道幹部騷擾。但是隨著我們不斷學法和提高,在這種惡劣環境下,更增加了對師父和大法的堅定信念,對師父的法理更加明確了。

通過這幾年的風風雨雨,使我在修煉道路上越修越明白,法理越學越清澈。遇到魔難能夠正確對待,用大法衡量每一件事情,不管是自身的還是外在的。

記得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發現女兒脊椎骨側彎了,不能直立坐著,這是派出所和街道對我的迫害造成的。當時這些惡人經常到我家來騷擾,給家人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壓力。孩子經不住驚嚇的場面,每次惡警來時她都被嚇的抽縮成一團,多次恐嚇使得她經常縮成一團睡覺,結果導致脊椎骨側彎。為了給孩子治病,我們跑了北京各大醫院,所有的醫院都說只有動手術,沒有其它辦法。讓準備四至五萬元手術費。我們收入很低,拿不出這麼多錢。但是我心裏明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說過:「在魔難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精進要旨》)在去各大醫院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背師父的講法和《洪吟》,我一直告訴自己,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難都要正確對待,人的一生都是註定了的,孩子的一生我也左右不了,絕不能讓這件事干擾我。

回家後同修告訴我把心放下,多學法。我知道師父給每個人安排的道路都是根據我們個人根基決定的,不是隨意做的,師父不會讓弟子去挑擔不動的擔子,只要心性提高上來,沒有過不去的關。我就一遍一遍的看書學法,捫心自問:我差在哪裏了提高不上來?我努力向內找,找了好長時間也沒有把心放下。有一天,我無意看書突然看到了這麼一段話:「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轉法輪》)當我看到這一段話時,心身一震,怎麼這麼多年看書我都沒有看清這段意思呢!是師父讓我提高呢!當時這顆執著的心就放下了。通過這件事我悟到:煉功人要站在法理上看問題,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是要你在法理上提高了,不能侷限在某一件事上繞圈子。心放下了,孩子的病也逐漸好了。

我在單位是負責出入庫的,每天也接觸不少來來往往的人。我記住師父的話,廣傳真相,救度眾生。我們這邊資料點被破壞後,到手的真相資料很少,於是我就出去用口講,用手抄寫,無論是護身符、短語、短詩,還是破網軟件,還是揭露真相的,只要能做到,就不等不靠。出去見到的有緣人,就不放棄機會,完全真心實意的去救他們。先找話題再切入正題,把大法的美好,把惡黨的本質和醜陋,把讀《九評》、「三退」保平安的信息講給他們,絕大部份的人都能接受並退出了相關組織,脫離了邪惡。

在二零零二年和零三當中,當地惡人惡警多次到我家和單位找我,讓我去洗腦班洗腦,都被我嚴厲拒絕。我對他們說,我就聽我師父的,我在這條修煉路上走定了,我決不背叛我師父,誰也別想讓我改變。我發著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的邪惡因素。後來他們說,行,只要你在家煉我們就不管你了。我認為,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我們心中堅信師父和大法,遇事大法來衡量,甚麼都干擾不了我們。 我們就做好該做的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水平有限,請同修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