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擾 堅持參加集體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我們的學法小組從恢復到現在有兩年多了,在這兩年內,由於自己種種原因,也只參加了三次。二零零六年七月最後一個星期學法,我參加了,有位同修對我說:現在可以參加集體學法了。我心裏想,以後我每次學法一定參加。

參加學法第二天,早上八點鐘吃過早餐,自己感到有點發冷,風一吹過來感到寒,於是上床蓋被子,一連幾天,粥都吃不下,眼看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快到學法日了,心想: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參加。八月初第一個學法日我又參加了,第二天,剛吃過早餐,牙齒開始痛,由早上八點多一直痛到晚上七點多,的確難忍又難受,晚上大約七點多,我就對著牙齒說:你痛吧,不管怎樣,這一關我一定衝過去。就這一念,馬上感到舒服多了,我又想起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牙痛馬上煙消雲散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時才感到肚子餓了。

過了幾天,集體學法又到了,經過這兩次身體上的過關,我明白這都是干擾我不想讓我參加集體學法,我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擾堅持下去。我今年六十歲了,學法不到一年我把眼鏡都摘掉了,至今看書是清清楚楚的,這是法的偉大。那天學法就是看不清,濛濛的,但我仍堅持學完。又一個星期過去了,這次學法和平日一樣,大家坐在一起學法,因我是非常敏感的,突然聞到一股腥味,很難忍,差點吐出來,回家後,我就向內找,在家自己學法,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才起來,從未有這樣的干擾,為甚麼參加集體學法就干擾那麼厲害呢?為甚麼呢?我跟一位同修切磋,同修說:舊勢力給你下的機制牽動著,要全盤否定它,同時自己也悟到了,我堅持參加,舊勢力的因素就會跳出來干擾,但我相信它很快就會自滅。「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煉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得多。」(《轉法輪》)

九月上旬的第一個學法日我參加了,第二天起床,身體非常難受,背部如電鑽般痛。這樣又過了幾天,第二天又到了學法日了,晚上我正在學法,突然電話響了,是二兒子打來的。當時,我動了常人心,結果第二天沒有參加學法,因事離開了家。由於二兒子的這個電話,對家裏每個人打擊很大,家人心情很沉重,非常難過。這一次對我真是身心一起過關,我告誡自己,我是一個修煉人,萬萬不能跟家人一樣想法。

我反覆學習《2006年加拿大講法》師父講法,「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

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

師父這段法在我腦海裏不斷出現,我下決心妥善處理這件事,當下與丈夫商量好,打電話叫兒子回家。放下電話,我繼續學法,不到十五分鐘,突然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第二天兒子真回來了,說一切事都好了,過去了。我馬上明白師父又一次幫我化解了矛盾。

九月二十一日,我洗完澡把窗門打開,一打開,整個人馬上跌倒,頭部臉骨正碰在坐廁磁盆上,那一瞬間甚麼也不知道,醒來後還以為自己死過去了,馬上意識到:不對!修煉人沒事!結果臉上連皮都沒破,我又過了一個生死關。

接下來的集體學法日,我一次都沒有落下,現在再也沒有甚麼能干擾我啦。

發生的這些事,我一直想寫出來,由於覺得文化水平有限等,一直未動筆。當我拿起筆、下筆寫時,突然有一些壞的東西從我身體出去了,我更加悟到:只要時時刻刻正念強正念足,正視一切,甚麼干擾甚麼阻礙,對我都不起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