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破除干擾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2日】我曾在資料點上做了將近一年的大法真相工作,最後由於執著於親情被干擾的狀態實在不行了,我回到了老家。臨走前,那位年長的負責人一再囑咐我說「你可千萬不要被情拽住了呀,你一定要記住無數眾生對你的期盼,你可千萬別糊塗了呀。」回到老家,爸爸、媽媽和哥哥們為了讓我回到待遇優厚的工作崗位上把我鎖在家裏要我配合單位寫保證書,書不讓看,功不讓煉,飯不讓吃,對我寸步不離。終於在一個晚上我在院子裏煉起了第一套功法,可憐的老父親大冬天穿著幾層棉衣坐在院子裏看著我煉功,第二天家裏人對我說「你愛上哪上哪吧」。家裏人的反應和冷酷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來到自己的家中,丈夫以我癡迷法輪功為由已提出離婚,面對曾經溫馨的家痛苦開始肆無忌憚的嚙噬我的心,在睡夢中我看到了師父給我一點一點的清理身體,那一刻我震撼了,人中的親人尚且還因愛生恨傷害我,可師父對自己從來就不離不棄。我坐起來開始靜靜的思考,反過來看自己執著的這個情,看執著情的那個自我,那一刻我覺的很羞愧,覺的自己很可笑,非常可悲。

接下來我走出家門去找工作,工作並不好找,那時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對我的傷害已經使我感到自己有點神經質了,我是半開著修的,不但能看到邪靈,還能聽到。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公安要抓我,單位開除我,家裏逼我寫保證,丈夫要與我離婚。真是到了窮困潦倒,既吃不上飯又無經濟來源,還無立身之地的地步了,在人這兒是這樣。另一方面,邪靈對我的攻擊到了連覺都睡不成的地步了,它們在我睡覺時把床頭砸的鼓一樣響,把床搖的搖籃一樣,我一夜數次起來發正念直到天明,發正念時窗子、門、家具都喀嚓喀嚓的響,一晚上就跟在戰場上一樣,幾乎天天如此。白天就無精打采,再後來我整夜失眠,偶爾睡著卻經常被邪惡定在睡夢中。精神上的傷害加上生活上的困苦,愁的我開始一把一把的掉頭髮,眼角的皺紋多的開了花一樣。

以前在資料點上聽同修講一位三十出頭的同修在資料點連續被破壞,同修連續被抓後挑起負責人的工作操心白頭的事,聽聞此事時我並沒多大在意,現在可真親身體會到了,我也為自己在資料點上時對年長的負責人的苦口婆心的交流並不入心感到後悔和自責,那位同修也不過年近四十,可兩鬢已經白了。處於困境中的那時的我在心中叫苦不迭中求救於師父,師父在夢中的黑板上寫下了幾個字「前生勝過去,今生勝前生,面向未來」,師父還讓我看到自己一個王的模樣,耐心,細緻,有條不紊的安排眾生去處理一件件事情。比起夢中那個王的模樣的我來,現實中的自己真是亂了陣腳了也太狼狽了,而且如果沒有師父的點化,那時的我覺的自己真快要崩潰了。

我明白了師父對自己的期望和自己應該具有的心態後開始靜下心來背法,在夢中也背,管你邪靈怎樣,管我自己在哪,是睡是醒,反正就是背法,背法,背法,發正念,發正念,發正念,豁出去了。漸漸的,邪靈少了,即便在夢中我也不怕邪靈來了,反正我要與法同在,不管走到哪,不管在哪個空間我就這樣了。漸漸的,我的境況也隨之開始好轉,在睡夢中我看到邪靈圍著我的床愁的一把一把的抽煙,煙頭都扔了一地了,還有個邪靈手裏拿著手機哭著對它的同伙說:「她又看見我們了,她又要發正念了」,我開始高興了,我明白這回該是它們崩潰了。

與此同時,家裏的人不再難為我並且告訴公安要是抓我就跟他們打官司,公安還真沒來抓我;法庭開庭離婚時我沒去,結果我丈夫也沒去,離婚的事不了了之;我的哥哥最終也幫我找了份收入千元的工作,也是因他的轉變和對我的幫助一個月後他升調到省裏去了,忙活了七八年也沒解決的晉升問題就因為幫我找了工作後提升了。父母親眼看到這樣的變化後終於不再為我給家裏帶來的壓力和影響耿耿於懷,我也終於有了經濟條件做大法材料了。

就在那時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在操場上的沙坑旁,那些變異的神手中拿著尺子要量量我能跳多遠,結果我蹭一下子跳出老遠,它們手中拿的尺子的長度已經沒法量我跳的距離了,最終它們目瞪口呆的站在那裏。我明白在這段它們想要毀掉我的所謂「考驗」中它們失敗了,在慶幸的同時我也後悔自己在夢中為何不發正念鏟除它們,因為對它們的所作所為我們決不能認可。

這段從資料點回到家又到從新開創出家庭資料點的歷程花了近大半年的時間,期間的艱辛和走過來之後的更加堅定和成熟,讓我更加體會到了我們能夠依靠的永遠只有師父和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