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真正的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叫歌蒂(Guerti)。我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我想通過打坐更好的認識自己。我不緊不慢的煉功並讀《轉法輪》。為了溫習一下我第一次閱讀時可能沒懂的問題,我又讀了一遍《轉法輪》。很長一段日子裏,我基本上甚麼都沒懂。

我繼續閱讀,還是不緊不慢的。漸漸的我意識到法輪功是一個很強大的功法。需要把真善忍溶進生活中,而這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我與別的同修們交流並慢慢的走著我的路。

法會期間,一些修煉心得讓我能更深層次的看到了這部法的龐大。

很長一段時間裏,我覺的我還需要一點甚麼東西,一個明確的提示或者一個信號來告訴我大法是正法修煉。後來,我明白了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是對所有修煉人的要求,我之所以希望有一個提示、一個信號,是我求捷徑的執著心在起作用。師父明確的告訴過我們要靠自己的悟性來修煉。

不久,一位同修鼓勵我做翻譯工作,一開始我覺的很榮幸,但是我又覺的這項工作不適合我,因為我的法語不夠紮實,我沒有太多的時間,我甚至不會用電腦。其實,懶惰、驕傲、不想改變我的生活方式,這些才是我缺乏積極性的真正原因,

翻譯工作使我更進一步走進大法。首先,我更進一步的了解到了在中國所發生的事;中共的迫害、酷刑、障人耳目的謊言,還有那些學員們堅定的信念。

有時,在我講述修煉者們所受到的種種殘害時淚水會湧上我的眼眶。在翻譯一篇有關被殘酷折磨並毀容的高蓉蓉的文章時,我用手指輕輕的在鍵盤上打字,不忍傷害到她。

有多少次收到同修們切磋的文章卻都恰好是我當時困擾的問題?師父在以他的方式、通過這樣的一個工作來幫助我,同時,這也是一種講清真相的方式。

最近我的電腦出了很多問題。就好像一切準備就緒了,而我卻要用一些新的工具。每次回到電腦前都出一些問題。有一天我為了這個哭了,真的哭了。兩三天後,問題又開始了。焦急的淚水又湧入我眼眶,但這次我覺的這不是一個修煉者解決問題的方式。我為甚麼要哭?是我常人的一面為無可奈何而哭泣,是我常人的忍耐力到了極點,我的思想完全被常人的觀念所佔據,我不是在為不能完成講真相的工作而痛苦。這只是在強調自我。

記得在四年前,我想向我城市的一所青少年中心介紹法輪功。我先把法輪功向這個中心的主任介紹了一遍,我沒有掩飾法輪功有修行的一面。他同意讓我去做了,而免去了請示所有理事會同意的手續。參加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我向他們解釋功法的原理,真善忍,並告訴他們這可以改變他們的生活。我向他們提供書籍,但還沒組織過集體學法。與他們煉功時,我儘量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總體上來的人感到受益匪淺。

寫這篇心得體會促使我認真審視我在大法中所做的事,做事的理由和方式。

我看到有一些讓我動搖的疑問,有一些讓我覺的師父不會要我當弟子了的自責自卑,我看到我對某些藥物的放不下。

我問自己我的修煉動機到底是甚麼呢。是為了長生不老嗎?是為了不生病?是因為我害怕?還是順著慣性而修煉?邪惡就利用我的這些有求之心到處鑽這些思想的空子,這些都不是正念。

師父說我們要珍惜修煉的路。他說我們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與修煉有關。師父通過各種方式讓我看到我修煉中的所有不足,怕心,小聰明,懶惰,求身心安逸的心,自私心,我感受到是師父在引領著我走正道,這條路就是師父的安排。

(二零零六年法國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